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冷眼横眉
16/10/2021
达祖丁教授.反思宗教教育
达祖丁教授(PROF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没有人愿意碰宗教话题,哪怕是卷入。宗教是神圣、敏感和爆炸性的。宗教也是排他性的。

而在我看来,向年轻人甚至是成年人传授宗教的方式对国家充斥着破坏,我可以就此课题写一本书。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相信,这不是任何一个特定宗教,而是所有宗教的真实情况。我可以坐在任何宗教信仰的布道或讲座中,我都能找出其中许多被我视为“破坏国家”的一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如果我们要创造一个和谐的全球秩序,让人们相互尊重,对所有人都抱持良善与仁慈,我们就需要稍微重新思考我们的宗教教育。因此,我想提出宗教教育的四个领域,如果我们想生活在那样一个世界,就需要解决这些问题。

我在宗教教育中看到的一种破坏性方法就是把每个信徒都围在一个有栅栏的地方或狭小的箱子里,以便他们都能“安全”地远离“外面”的世界。乍看这似乎是一种合乎逻辑的教育方法——然而,进一步研究后,它也似乎是一种愚蠢的方法。

我们是通过在孩子周围建立一个“保险箱”来教他们生存于这个世界,还是教他们面对生活中的任何挑战所需的技能?

ADVERTISEMENT

如果你注意到,这个国家的教育,从幼儿园到博士,无非是把你装进一个保险箱。这就是为什么一些社会从来没有发明、创新或产生有趣的原创思想。教育结构直接迎合了所创造的箱子。

这将是我们的未来吗?一个装满螺丝、螺母和螺栓的箱子国?

我将教导宗教,让信徒能够面对各种形式的挑战,因为灵魂只有在面对每一个挑战时才能成长。灵魂永远不可能从说明书中成长,也不可能在一个保险箱里成长。偏执狂、极端分子和激进分子是在最严密、最安全的箱子里培养起来的!

其次,宗教教导仪式、着装规范、饮食禁忌和言行举止,并兴建宗教场所。所有这些都有一个很大的倾向,即把一个宗教的信徒与其他宗教的信徒区分开来。

这种行为本身并不是一个破坏国家的问题。问题是当信徒们期望其他人理解并遵守他们的方式。这种身分建构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在没有人了解宗教本身的基本教义的情况下产生社会和政治冲突。

因此,我建议对仪式、着装规范和饮食禁忌甚至是宗教建筑的教学必须带有宗教思想的原意和目的。

ADVERTISEMENT

我们目前只是在教导有存在感的“物质身分”,但我们应该教导其哲学意义,它不一定要安静地坐在为它制作的保险箱里。

第三,大多数宗教都有一种普遍说法,即让别人改信自己的信仰是一个人可以为自己的宗教进行的最高行为。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这是公认的情况。这使宗教看起来像一个需要卖给别人的商品。

我不能让我的孩子们变成像我一样的建筑师,那么我为什么要让别人改信我的宗教?我已经把我90%的建筑学书籍捐给了两所私立大学,因为当我退休后,我的孩子们都不会追随我的脚步。

爸爸是一个伟大的学者和公共知识分子,所以呢?孩子们都不在乎这些,因为他们有自己的生活,也有自己的方式。只要我的孩子们与我和我的妻子彼此之间保持着密切关系,我没有想让他们都追随我的思想。

对我来说,宗教是个人对和平的寻求,它有一个全球和谐生活的公式。每一种宗教中都蕴藏着人类的瑰宝,可以利用这些瑰宝来实现这一目标,而不必让任何人改教。

第四,每一种宗教都不会与一个国家的社会、政治和经济叙事分开。不幸的是,只要有坏的宗教信徒对其他非同一信仰的人做出一件残忍的事情,就会在人们的脑海中刻上“宗教冲突”的烙印。

ADVERTISEMENT

我们对宗教历史和冲突的教学强调得太少了,这些冲突纯粹是人类虚荣心、骄傲和傲慢的结果。

教科书从未编写过的最重要内容之一是揭开将一种宗教置于另一种宗教之上的社会、政治和经济力量的面纱。如果不这么做,那么我们现在和未来一千年都将陷入无知之中。

我认为,现在是联合国探讨如何将宗教作为能够激发精神成长的伟大遗产而不是作为极端主义分子的武器的时候了。

联合国可以更进一步为宗教教师建立一所教学学院,让他们掌握一种全球教育工具。为了我们的孩子和整个世界的未来,这难道不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吗?

ADVERTISEMENT

冷眼横眉
达祖丁教授(PROF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宗教教育
宗教思想
和平
宗教历史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