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17/10/2021
一块块往事拼图:剧坊剪报辑的故事/孙天洋
孙天洋

孙天洋(左)和沈国明,以心向太阳剧坊作为平台,拼出一张大马华文剧运的图样。
心向太阳剧坊徽章。

小时候,我喜欢阅读报章连载的小说。慢慢地,剪下每天连载的篇章便成了我的习惯,哪一天忘了剪报,第二天必然心急火燎地找回昨天的报纸,生怕被妈妈拿去厨房里当作废纸处理了,用来铺垫桌子或包裹蔬果。好不容易凑齐了一篇小说的剪报,轻轻捏着一叠的纸张,厚度已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收获的心满意足,以及成品的志得意满。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后来,我的兴趣从小说开始移往更广泛的面向,举凡精辟的社论、精彩的专题、漂亮的明星照片、令人心旷神怡的风景照和旅游文字及文采过人的专栏文章,都是我剪报收集的对象。这些剪报见证了我青涩的少年时光,陪伴我度过许多孕育梦想的岁月,如今有些依然压在书橱底部,或者在储藏室的某个阴暗角落,甚至在蒙尘的床底下,静静地累积时间的重量和孤寂。我从未曾想到,自己往后的成年岁月,会遇上一个剧坊组织,可以让自己倾注所有心力和美好年华,当中的喜怒哀乐、人生的起伏高低,一一反映在大大小小的报章、杂志的剪报篇章里,像一块块往事的拼图,建构起我的,所有剧坊成员的,戏剧人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剧坊的剪报丰富,就是一座宝山,进入其中,就可一窥剧坊历年来的活动和动态。这些宝贵的剪报,都是剧坊主席国明亲力亲为、用心努力收集所得。他将每一篇收集来的剪报,整齐地收进特别的文件夹内,一个又一个的文件夹,随着剧坊一年又一年的发展、扩充、壮大,从桌上摆放到堆积在书架上的重要位置,一直到在“戏剧后巷”、“戏剧图书馆”里被展出让大众浏览,这些都是剧坊历年来成绩的沉淀,也是国明长年努力的成果。

我犹记得,国明当年成立剧坊,自己租房一个人住,房内除了私人物品,其他都是舞台剧的道具布景、剧坊文件,而他每一次搬家,剧坊的文件总是随着他一起流浪,包括这些装满了剧坊回忆的剪报文件夹。为了收集每一篇有关剧坊的新闻报道和副刊专题,国明除了向编辑和记者确定刊登的日期,也会叮嘱剧坊成员帮忙留意,在新闻或报道刊载报端那天,剪下有关报道。就连细节,他也没放过:“记得要剪下报纸的名字和刊载日期啊。”我和剧坊安娣陈玉美经常是国明求助对象,如果他漏了什么新闻,就找我们帮忙。那时候,国内5家中文报都是我们的目标,只要哪一家报章有新闻,我们必然尽量找来那份报纸;因此,有一阵子,我经常跑到7-11连锁店,在中文报堆里翻翻这份、看看那份,就为了确保剧坊新闻刊出来了,才决定购买。店员在我身后翻白眼还是狐疑的眼光,也管不了了。

即使到外地工作,国明也时时不忘剪报。我们曾经到过槟岛和猫城,搜集民间史料和进行田野调查,与当地的社团领袖或文化界人士交流,每每有新闻稿刊登时,国明第一时间就会寻找报摊,购买当天的报纸。远在半岛北部,跨海至东马砂拉越河之滨,我们穿街走巷,就为了一份新鲜出炉的报纸,报端刊登的剧坊新闻。不论篇幅大小,任何剧坊的报道都不放过。长年累月下来,这些一篇篇的剪报,记载的不只是时间地点人物,还有那一段岁月的甜酸苦辣。

ADVERTISEMENT

尽管报道集中反映了剧坊的演出宣传和活动记录,但是有些“特别”的消息,也会上报。2007年,我们的会所刚搬进斯嘉镇的商业中心店屋楼上的第一个农历新年,人人回乡过年,屋内无人。不料当国明甫从家乡回来,却发现剧坊被人破门行窃。那时候,剧坊损失了一部电脑,国明辛苦储蓄的零钱放在扑满里也被盗走了,整体损失约四千令吉。由于适逢假日,盗窃案多,附近的学院也被偷了冷气槽,所以剧坊这桩案件也被媒体报导出来,成了我们的黑色新年回忆。还有一事更值得大书特书。那一次,剧坊成员秋凤在斯嘉镇被骑摩托的攫夺匪抢了手提袋,她心有不甘,驾车到附近巡查,结果被她在对面的大同花园碰上该名匪徒,她用车撞向匪徒的摩托,匪徒倒地后,车上的另两名男生立即上前制服匪徒,在当地居民协助下,报警处理。这件事被报道出来,当事人俱称侥幸,我们局外人都不禁为他们捏一把冷汗。

感觉那就是人生厚度

面对公众和赞助商,通过报章的新闻报道来了解剧坊的动态,是一个很好的管道。尽管如今纸媒的发展大不如前,但是报章仍然具有其权威和价值,也符合我们目标群众的渠道。虽然报道围绕着剧坊和国明,但是其他成员也有机会曝光,接受副刊记者采访,畅谈自己的理想和戏剧之路。媒体对剧坊的“宽容”,对剧坊的新闻来者不拒,确实令我们感恩惜福,也激发我们更大的使命感,要对自己许下的承诺负责,对社会的期望和赞助商的回馈负责;当然,也要谢谢帮助过我们的媒体朋友们,感谢他们才有今天的剧坊。

这两册《剧运20年》出版,勾起多少回忆和唏嘘。光阴是一把杀猪刀,书里的我头发由短变长、再由长变短;现实中额头以上已经寸草不生,灯光一照,一片油亮。这本书记载着剧坊的成长,从零到有,有喜有悲。不但有舞台剧的宣传,连剧坊的会所入贼、会员被抢手提袋后联手捉匪的社会新闻,都榜上有名。回首那段荆棘岁月,我们毕竟跌跌撞撞走过来了,多少汗水,曾经辛酸,俱往矣!如今这些点点滴滴都成了厚厚的两本书,握在手里,感觉那就是人生厚度,旧的日子翻页了,期待新的明天,在下一本书。

2009年,心向太阳剧坊在吉隆坡打造“戏剧后巷”。
附:《剧运20年》上下册,是心向太阳剧坊成立20年,在国内外筹备多场的戏剧文化艺术、教育和社会关怀公益活动,将一千两百多张新闻剪报汇编出版。有兴趣支持书籍者,欢迎WhatsApp 016-2322693或心向太阳剧坊官方脸书专页(thesuntheatre)了解详情。由心向太阳剧坊发起的“抢救百年马华话剧史料运动”,至今已经展开3年搜集戏剧史料。民众如有相关的文献如演剧特刊、剧本、剪报、剧团徽章、手册等等,欢迎捐献作学术研究用途。邮寄地址是8, Jalan Mas 2/10,Taman Mas 2, Batu 9, Cheras 43200 Selangor, Malaysia。

ADVERTISEMENT

《剧运20年》
新闻剪报
戏剧人生
孙天洋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