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全国综合
17/10/2021
吴恒灿:理大定义一遗址为多神论 古吉打历史或被改写
吉打双溪峇都发掘的其中一个历史遗址被多国考古学者鉴定为“舍利塔”。(吴恒灿直播截图)

(双溪大年17日讯)中国德州学院义净研究所荣誉会长拿督吴恒灿说,在吉打双溪峇都(Sungai Batu)发掘的其中一个历史遗址,被多国考古学者鉴定为“舍利塔”,但以马来西亚理科大学为主的考古队却指遗址大门朝向日莱峰,敬拜山神树神属于多神论(Animisme),而错误的定论可能改写古吉打“印度佛教国”的历史!

历史书承认是印度佛教国

“我们的历史教科书承认古吉打是印度佛教国,但如果我们的考古学者将之(历史遗址)错误定论为‘多神论’,若立案,那历史教科书的内容很可能被修改。”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也是马来西亚翻译与创作协会会长、马来西亚汉文化中心主席的吴恒灿今午在《寻思探究之旅》之六——“探究义净在古吉打的踪影”线上讲座会上,特别提到吉打布秧谷的“舍利塔”之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考古队在遗址区发现大量铁矿与制铁窑炉遗迹。(吴恒灿直播截图)
多国学者驳斥多神论

“大马考古学者的多神论遭到多国考古学者的驳斥。我们需要据理力争,望能通过理性辩论,将错误的定论在未影响史书内容之前给纠正过来。”

他说,在1978年,政府为了展示与收藏出土文物,在布秧谷遗址所在地的马莫设立布秧谷考古博物馆。该博物馆中的大量文物皆与印度佛教有关。

“其中一尊用当地陶土制成的佛像,经科技测年,其年代不晚于公元3世纪,应是东南亚已知年代最早的佛像。”

ADVERTISEMENT

“2015-2016年,我们与USM(理大)考古研究中心合作进行田野考察,在遗址区发现大量铁矿与制铁窑炉遗迹。当地遗址在古代极有可能笃信佛教,而布秧谷的地理位置与义净的记载也吻合。历史不容篡改。”

主持人是马来西亚佛教学术研究学会主席拿督洪祖丰。同时,邀请到德州学院义净研究所所长黄益参与。

上左起是洪祖丰与黄益,下是吴恒灿。(吴恒灿直播截图)
义净著作中“羯荼”是指吉打

吴恒灿说,义净在公元672年赴印取经途中,到过马来半岛羯荼(即吉打布秧谷),当时逗留了5个月。686年,义净从印度回到羯荼,逗留11个月左右,才出发前往末罗瑜(Melayu)。义净是最早有文字记载来马的唐山藏。

“羯荼一名,仅见于义净著作中。近代在吉打州发现不少梵文碑铭及其它文物,时间最早属于公元四、五世纪,证明这一区在古代曾经是南海交通的重要过往地。种种文献文物说明,羯荼俱指当今的吉打。”

他说,义净的历史定位就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求法先行者、古代东南亚文献记载第一人、将马来半岛历史提前的中国人,以及受东南亚及南亚主流社会尊敬的中国古代人物。

义净三次赴南洋弘法

大多数人都知道玄奘三藏法师往天竺取经,历尽艰辛危难,取回大批佛经,对中国佛教贡献极大。另一位唐三藏往天竺取经,返国后译经,就是义净法师。

ADVERTISEMENT

义净法师肖像。(取自社交媒体)

义净三次赴南洋弘法,所译五十万颂佛经,对后世有巨大影响。武则天女皇帝敬重佛法,在义净返国那年,亲自驾临东门外十里,恭迎法师,盛况空前。

先天二年(713年)正月十七,义净在大荐福寺翻经院内过世,终年79岁。

(义净法师背景:来源《金刚菩提海》、维基百科。)

各国义净肖像。(吴恒灿直播截图)

ADVERTISEMENT

遗址
吉打双溪峇都
布秧谷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月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