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都市动态
17/10/2021
路边摊贩:频遭取缔挫生意 “我们只想要营业执照”
报道:庄舜婷、黄文民
摄影:黄冰冰

焦点社区:甲洞卫星市美佳斯杜亚道

me04(大都会)跟进甲洞卫星市路边摊贩被取缔/12图
吉隆坡市政局在甲洞卫星市竖立多个告示牌,通知该区为禁止小贩营业的区域,左一为游佳豪。

(吉隆坡17日讯)吉隆坡市政局一连几天到甲洞卫星市美佳斯杜亚道(Persiaran Mergastua)进行取缔行动,严禁路边摊小贩营业后,当地小贩希望当局给予合法化,发出执照让他们继续在路边摆档营业。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市政局为了解决该区交通拥挤问题,对路边摊小贩发出通告,严禁他们在该处摆档营业,市政局执法官员于上周五(15日)起连日来进行取缔行动,并于昨天早上在该路段竖立多个告示牌,以此“警告”该区为禁止小贩营业的区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me04(大都会)跟进甲洞卫星市路边摊贩被取缔/12图
市政局为了解甲洞卫星市美佳斯杜亚道交通拥挤问题,发出通告严禁路边摊小贩营业。

《大都会》社区报记者在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政治秘书游佳豪陪同下,巡视甲洞卫星市路边摊贩营业的情况,并了解路边摊小贩的心声。

多次申请不获批

受访的小贩透露,他们只想合法化,获得执照摆档营业糊口,但多次向市政局申请均申请不到,近日市政局官员频频展开取缔行动,开出罚单及充公货物,对他们造成困扰。

ADVERTISEMENT

有小贩则表示,他们摆档不是为了与早市小贩抢生意,因此希望当局允许路边摊小贩在早市收档后的中午时段才开始营业。

游佳豪:小贩商家须寻平衡点

游佳豪指出,甲洞卫星市路边摊小贩营业的课题要从两方面来看,而小贩与当地居民及商家各有所需,必须寻求一个平衡点。

他表示,小贩的诉求是想要合法化,获得执照来做生意糊口,而不是与其他商家或早市小贩抢生意。

“若可以选择,他们也不会想当小贩。我向小贩了解到,有者原本有丰厚薪酬,却因疫情来袭而转当小贩,如其中一名50岁的小贩原本是会计师,但被裁员后无法找到新工作,唯有当小贩自力更生。”

他说,这些小贩当中,不乏想要通过合法的管道获得执照来营业,但经过不断申请也无法获得,而且他们也没有合适的地点经营。小贩必须要有策略性、具有人流的地点营业,而不是一个了无人烟的空地。

ADVERTISEMENT

他们也希望执法人员公平执法,允许他们在一个合法的平台或地点营业。

商家投诉霸车位影响生意

“另一方面,我们一直也接获当地商家投诉,指路边摊小贩营业对他们不公平。主要是该区的泊车位有限,被小贩占据后会影响商家的生意,让要付租金和门牌税等的他们来说,则需承担更大的成本开销。”

他指出,这些无牌路边摊小贩在商家店门前营业,除了直接影响他们的生意,也会让外来顾客不愿进入该区光顾。

他透露,在行管令期间,他们作为人民代议士的服务中心,希望两者之间达到平衡,希望执法单位在疫情最严峻的时候网开一面,不要对付小贩,同时也希望商家可以体谅,让小贩暂时渡过难关,但这不是长远之计。

me04(大都会)跟进甲洞卫星市路边摊贩被取缔/12图
游佳豪(右一)向吉隆坡市政局甲洞分局官员了解小贩申请执照事宜。

车位没颁布宪报 属违法营业

ADVERTISEMENT

“随着迈入国家复苏计划第四阶段,吁请那些可以回到工作岗位的小贩恢复原来生活,至于那些已失去工作的小贩,我们希望通过市政局的申请,找更多合适的地点让他们经营露天小贩的生意。”

他补充,该区许多路边摊小贩是在疫情后才出现,但只要泊车位没有宪报颁布为商业用途,小贩在泊车位上营业仍属于违法。

me04(大都会)跟进甲洞卫星市路边摊贩被取缔/12图
多名甲洞卫星市的路边摊小贩向游佳豪(左一)反映他们的心声,希望可以获得执照,合法化营业。

余保凭:路边摊阻碍交通

甲洞社区服务中心主任余保凭受询时指出,自去年3月中落实行管令(MCO)起,甲洞卫星市巴刹外围,即美嘉斯杜亚道的停车位及小巷就开始出现没有执照的路边摊小贩摆档营业,而基于的疫情关系,市政局一直对他们持包容的态度。

“相关路边摊小贩的营业阻碍当地的交通,也让当地商家面对顾客无位停车,以及巴刹内有执法的小贩面对生意出现竞争的情况。”

me04(大都会)跟进甲洞卫星市路边摊贩被取缔/12图
市政局执法官员在星期日(17日)上午到美佳斯杜亚道小巷取缔路边摊小贩。(余保凭提供照片)

他表示,当局于本月11日发出禁止相关路边摊小贩在该处营业的通告,也在本月15日、16日及17日前去该处,对依旧有在相关地点营业的路边小贩采取取缔行动。

ADVERTISEMENT

他表示,鉴于目前经济经已开放及复苏,上述的路边摊小贩是时候应回到他们之前营业的地点营业,而不是继续占用相关小巷及停车位,以免再遭当局作出取缔行动对付。

me04(大都会)跟进甲洞卫星市路边摊贩被取缔/12图
黄先生(饼干及零食小贩)

黄先生(饼干及零食小贩)

只想获得合法摊位摆档

“我希望能申请到执照,让我们合法化营业。我只想获得一个合法摊位摆档营业,但多次申请始终无法获得。

近期吉隆坡市政局执法人员频频前来取缔,我也接获罚单,但没有被充公货物,有些小贩的货物被充公。

我们是在车上摆档,平时从10时开始营业,希望市政局批准让该区的早市收档后,我们在中午才开始营业;我们摆档只是为了糊口,不是为了抢早市的生意。”

ADVERTISEMENT

me04(大都会)跟进甲洞卫星市路边摊贩被取缔/12图
张先生(水果小贩)

张先生(水果小贩)

仅部分小贩接罚单

“我们承认确实是违法摆档,而我们也愿意接受罚单,但当局只开出罚单给部分小贩,有些则给予时间他们收档而不开罚单,所以希望当局应一视同仁。

执法人员在本月内几乎每天都前来巡视,只是口头警告不能摆档及给予时间收档,没有取缔,直到近期,执法人员声称接获许多投诉而连日前来取缔。

我在这里营业逾10年,行管令以来越来越多小贩入驻营业,以致摆满整条街,有些小贩甚至霸占多个车位,不让其他人泊车,确实有些过分。

这里总数只有30至50档,并没有夸张的多达100档,希望当局妥善安顿我们。”

ADVERTISEMENT

me04(大都会)跟进甲洞卫星市路边摊贩被取缔/12图
刘先生(豆腐小贩)

刘先生(豆腐小贩)

曾申请临时执照不成功

“我在这里营业11年,但市政局突然不允许我营业,我的年纪也大了,难道要去打工,还有谁会聘请我?

我们也曾试过申请临时执照,但不成功,我需要养家糊口,之前封锁期间我也停业了3个月,所有积蓄也用完,如今市场开放了却不让我们营业,那我们该何去何从?

我无法营业,装满整辆车的豆腐也不知道该送去哪里,只能送往老人院。”

me04(大都会)跟进甲洞卫星市路边摊贩被取缔/12图
庄先生(炸虾饼餐车小贩)

庄先生(炸虾饼餐车小贩):

ADVERTISEMENT

指定地点缺乏人流

“我拥有餐车执照,但却没有地方落脚营业,市政局所指定的餐车营业地点并不适合做生意。

甲洞区只有一个餐车营业地点,但只设有6个餐车的专用车位,根本不够让所有餐车营业,而且该地点缺乏人流。

我在甲洞卫星市营业4年,希望当局可将该区的数个泊车位规划为餐车的专用车位,让餐车业者营业,或是提供妥善及策略性的地点营业,但必须要有人流。”

me04(大都会)跟进甲洞卫星市路边摊贩被取缔/12图
吉隆坡市政局出动拖车到甲洞卫星市,取缔违例摆档的路边摊小贩。
me04(大都会)跟进甲洞卫星市路边摊贩被取缔/12图
市政局执法官员充公小贩摆卖的物品。(余保凭提供照片)
me04(大都会)跟进甲洞卫星市路边摊贩被取缔/12图
市政局在美佳斯杜亚道安装多个告示牌,“警告”小贩禁止在路边摆档。

ADVERTISEMENT

甲洞卫星市
美佳斯杜亚道
路边摊小贩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月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