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全国综合
18/10/2021
公民权线上论坛 | 黄锦嫦:只因在外国早产 “女儿公民权 等了5年 ”
参与者在线上论坛合照,第二排左二是章瑛。(直播截图)

(槟城18日讯)“我心疼我的女儿,我觉得她是有大马精神的,她在幼儿园,每个星期一会唱Negaraku,她也会唱Saya Anak Malaysia,但她不知道,她并不属于这里(大马)。”

黄锦嫦分享她在大马为女儿争取公民权的心路历程。(直播截图)
赶不及回马生产打乱计划

在中国生下女儿的大马女子黄锦嫦,原就希望女儿拥有大马国籍。她在怀孕时,已计划要回来大马生孩子,只是事与愿违,在回马前一天,她的羊水破了,必须留在中国剖腹生产。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打乱了黄锦嫦回国产子的计划,而女儿的早产,也导致无法取得大马国籍。于是,黄锦嫦在女儿出世后,积极通过大马驻中国领事馆,为女儿向大马政府申请公民权。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最初领事馆告知黄锦嫦,只需几个月的时间就能申请到公民权,然而数个月的等待,最后变成遥遥无期,如今她女儿已5岁,但依旧不是大马公民。

黄锦嫦与荷兰籍丈夫是科研人员,她昨晚在槟州妇女发展机构(PWDC)举办的“大马母亲和孩子的公民权利,什么问题?”线上论坛上,受邀分享海外产子后,为孩子争取大马公民权的心路历程。

“我们每6个月就会向领事馆跟进,他们也会协助我们催促大马当局,但我们每次收到的回复都一样,就是‘正在处理中’。”

ADVERTISEMENT

“如果我是男儿身,我在外国娶妻生子,孩子在一个星期内就可以拿到大马国籍,现在只因为我是女儿身,就要经历这种波折。”

她无奈地说,她与丈夫一早就有共识,把大马当成在亚洲的家,然而让她心痛的是,当他们将女儿带回大马时,国家却不承认其国籍。

黄锦嫦与丈夫及女儿在去年1月冠病疫情爆发时,从中国回到大马,之后他们发现,没有大马国籍的女儿,很难长期逗留在大马。

行管前带女儿到泰边境盖章

“我们在去年3月17日,大马政府落实行管令前一天,特地带女儿坐火车到泰国边境盖章,只为让孩子多逗留3个月。”

黄锦嫦也分享,在疫情期间,家长要为小孩到移民局更新签证所面对的各种麻烦,以及身为外籍小孩,在大马上学会遭遇的困境。

“我们回来大马了,但是不知道要如何长期在这里逗留。”

ADVERTISEMENT

吉隆坡高庭于今年9月9日宣判,大马籍女性与外籍配偶在海外所生的孩子,将可取得大马国籍,即与大马籍男性享有同等权利。

黄锦嫦说,上述裁决对于孩子无法取得公民权的大马母亲来说,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有者甚至全家为此庆祝。

“然而,政府之后却表示会对此判决提出上诉,如对我们浇了一桶冷水。”

王敏意:用学生证留在马
“无法享免费教育医疗”

另一名无法取得大马国籍的23岁女子王敏意,则是以学生签证逗留在马。

王敏意之前与父亲在国外生活,但遭到父亲暴力对待,大马籍母亲因此把她接到大马,与她和姐姐生活。

她说,为了让她回到大马,其母亲花费了不少金钱,而如今在大马接受教育,也基于她非公民身分,母亲需持续耗费储蓄让她完成学业。

ADVERTISEMENT

外籍孩子在大马无法享有公民在教育、医疗等方面的福利,王敏意除了无法像一般孩子般接受免费教育,也无法到政府医院获得免费医疗服务。

“我天生兔唇,若到私人医院动手术需2万令吉,我们负担不起,如果我是公民,那就能在政府医院免费动手术。”

她也说,母亲早在她18岁时便为她申请公民权,如今5年已过去,得到的答案始终如一,就是让他们等候消息。

参与该论坛者包括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槟州社会发展与非伊斯兰事务委员会主席章瑛、槟州妇女发展机构董事成员黄丽容、首席执行员王美玲。

王敏意(右)说,她18岁起便申请公民权,今年23岁依然没有获得大马国籍。(直播截图)
“部长有权先批申请”
张念群:修宪一劳永逸解决

张念群说,大马女性公民与外籍配偶在海外产子后,孩子所面对的公民权问题,之所以在近期引起热论,是因为家庭前线组织(Family Frontiers)与数名母亲,把此事带上法庭,随后更取得胜诉。

她说,然而,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韩沙再努丁在国会内,却表示会针对胜诉判决进行上诉,原因是希望通过暂缓判决,争取到更多时间去研究如何修改宪法。

ADVERTISEMENT

“矛盾的是,部长也说了,他对这些母亲和小孩深感同情,若是如此,那么就该实际行动去帮忙她们,而非口头上说说而已。”

她认同通过修宪来赋予大马女性海外所生的孩子公民权,因为那才是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

“但与此同时,部长可以行使权利,先批准他们的公民权申请。”

张念群希望部长行使权利,先批准本地母亲外籍孩子的公民权申请。(直播截图)
指“造成国家威胁”为不必要指控

她也认为,联邦政府不能够一直以“造成国家威胁”来当挡箭牌,就仅仅因为孩子不在大马出生,就为他们加上这些不必要的指控。

“我们有批准公民权给外国人,但为何不能批准大马女性孩子的公民权?”

她说,社会目前能做的,是持续为这个课题保温,这是对所有母亲最好的声援,也能让政府不轻易搁置或遗忘此课题,对政府有效施压。

ADVERTISEMENT

章瑛:享平等权利
“修改对母亲不公法律” 

章瑛则呼吁联邦政府平等对待母亲,修改对母亲不公平的法律。

“孩子是母亲辛苦怀胎十月生下的,无论在教育或身分认同上,母亲都应与父亲享有平等的权利。”

ADVERTISEMENT

大马国籍
公民权
海外产子
大马母亲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