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19/10/2021
冰谷/蕴含华人血脉的长河(下)
作者:冰谷

蕴含华人血脉的长河(上)

前文提要:那晚,在月色清明的长河边岸,我们尽兴而来,也尽兴而归,既赢得鲜鱼大虾,也促进友谊。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2、与森林大盗过招

联邦种植公司在风下之乡投下资金,执意发展市价火红的可可业,选定了京那巴当河沿岸的大平原沃土,累积了2万5000英亩森林,向可可业探索。我条件未协、聘书未签,人已在长河边岸的丛林里开疆拓土。这样的就任基于互相信任,雇员双方乃旧识——邦谷园的股东,知己知彼。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旧雇主捎来的消息如同急时雨,让我从卡拉OK灯红酒绿的苦海中解脱,回到伐木种树的农耕岁月。盛酒的瓶樽始终适于盛酒,我像一尊平凡的酒瓶。

我从橡胶林出身,对可可种植窍门得从零起步。感恩雇主给我机会,训练我的种植技能,在新环境中学习成长。任何职业,罕有一帆风顺,中途难免出现挑战、遭遇挫折。我上任3个月,对新环境尚未熟悉之前,就被“森林大盗”盯上,向我的地盘伸出无情“铁手”,盗伐了我管辖的森林资产,使我在公司功名未立就写下缺点。

5000英亩的密林丛野,浩浩邈渺,不知边界在哪里。每天巡视近千英亩的发展地已感精疲力竭,枝荣叶茂的可可收采是我督工的重点。那森林边缘轧轧响起的推机翻枝倒树,和链锯啪啪的震荡,已被我的耳朵堵在九霄云外了。我还蒙在鼓里,认定隔邻园地开垦,晚餐时欣然向同事汇报。机灵的Kenny一听,觉得事有蹊跷,说:“近日盗木猖狂,怕是进入我们的地界偷木,明天一起去巡察。”

ADVERTISEMENT

经Kenny点醒,我惴惴不安,当晚夜不成眠。Kenny服务公司有年,掌握地界比我精确。于是,次日一早安排好工人,我就找Kenny一起出发,探个虚实。

推树砍伐的地段是密林,四轮驱动车也轧不进去,我们只能向着推树机轰隆轰隆的方向走。当我们气尽神丧赶到现场,发现林木已削去一大片,露出云朵飘渺的天空。Kenny向那司机打手势,示意停驶。火爆性子的Kenny爬上去,二话不说就抽掉机车的锁匙,大声呵责:你有没有打听打听,这片森林是谁的!

回答:我只是司机,老板带我到这里,叫我推树我就推树。

我说:兄弟,你踩上我的地盘了!

Kenny说:你不知道,盗木偷树要坐牢的吗?

回答:我根本不知道,森林是你们的。我不想惹麻烦。

ADVERTISEMENT

我说:你马上停止活动,机器和树木不得搬动,留在现场。等你的老板来解决。

再追就下去也没有结果,我叫Kenny抄录对方的手机和身分证号码,也抄下他老板的名字和联络处。Kenny一看名字,紧蹙眉头,在我耳边细声说,“遇到劲敌了,他的幕后主持叫‘捉鬼’,全沙巴赫赫有名的森林大盗!不管政府森林或私人地,多年来进出如无人之地,巧取豪夺,累积成富,还逍遥自在呢!”我初临乍到,什么“捉鬼”“森林大盗”一概懵懂,看来荒山野地也暗流汹涌,有不少要经历的不明势力。

回到办公厅,我即刻拨电通知李总盗木的经过。他听后反应激烈:“什么?被偷盗大片才发现,不是火烧屁股吗!”我语塞,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应对。

“势如山崩地塌的树倒枝裂,冲天遁地的声音也听不见,你塞紧耳朵巡园吗?”电话那头语带愠怒的发难,我默然承受。李总理直气壮,足足谴责了10分钟才放下电话,说,“明天我进园,中午等我。”

未及中午,李总和我已在盗树边界下车了。沿着昨日和Kenny走过的轨迹,我带领上头进入藤蔓缠绕的荒野,我以长刀劈开障碍,让上头走得舒畅些,减少连串的嘀咕嘀咕。

李总执事耿直,尽责倾力,赢得“包青天”外号。飞来风乡之际,园主在机场训言,拜作李总属下第一要忍、第二要忍、第三还是忍。我待了3个月,没发现异状,直到“捉鬼”搞局。

ADVERTISEMENT

蹭蹬了一句钟,到了盗树现场,果然守诺,机器停息,没有继续翻土毁树。李总嘱我把树木名字数量悉数记录,我拿着口袋日记,“森林木桐……呵呵……”我在橡胶园25载,懂的都是胶树品种,产量数字,对这些森林之宝,我目瞪口呆,说不出半个名堂。

正在无比尴尬之际,李总突然嘱咐,“我念,你记录。”

“ Merbau 4条,belian 2条,kayu malam 3条,chengal batu 4条……”李总一路点算下去,我默默地写。真钦佩他的认树能力,把多达40条十余种树木辨出,如数家珍。全属优质硬木,价值不菲,难怪李总追根究底。大盗有眼无珠,触犯“包青天”的饭碗。深切感激“捉鬼”和李总,让我上了一堂免费的“森林课程”。

一物治一物,跳蚤治木虱,“捉鬼”误闯“包青天”官邸,磨到他半死;除赔偿损失,还得免费将树桐载到我们的码头,真赔了夫人又折兵。

吊诡的事件峰回路转,后来怨事变为结缘。联邦公司有段沼泽芭要开伐,密长的半咸木价值连城,却没有人肯投标砍伐,因沼泽水芭运输困难。没想“捉鬼”自动请缨,高价买下了沼泽芭林木,替公司解困。

“捉鬼”虽奸,专从后庭放火,却偶显温情,不失其为森林枭雄本色。或凭这点让他能长期逍遥于丛林荒野,成为草莽人物。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沙巴
散文
冰谷
京那巴当岸
河岸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2天前
2天前
3天前
4天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