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暖势力最新文章
19/10/2021
肿瘤供研究 5年才下葬 · 癌患捐大体圆遗愿
报道:梁盈秀 摄影:林毅钲
供暖势力。罕见癌症往生者捐献大体供学习及研究
陈庆华教授、张紫莹及其孩子合照。(林毅钲摄)

(八打灵再也18日讯)“我的丈夫生前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宁愿在大体上割错千万刀,也不愿在活人身上割错一刀!所以,等到5年后才办葬礼,我觉得可以,我为他的所作所为,感到无比的骄傲!”萧柯陞(36岁)的遗孀张紫莹在接受本报记者的专访时如此表示。

生前和妻子一同经营补习中心的萧柯陞,因为患上罕见的癌症,在医院接受治疗时,认识了无语良师学院的创办人陈庆华教授,继而得知关于无语良师的种种细节,发愿在他往生后,捐出大体供医学生学习。

罕见肿瘤送实验室研究

陈庆华在受访时表示,由于COVID-19疫情的影响,在萧柯陞往生前,他进行了好几次的新冠病毒测试,直到他往生前,检验结果呈阴性,而由于萧柯陞的癌症肿瘤很罕见,陈庆华经过家属的同意,在萧柯陞往生后,再为他动一个手术,把他体内的肿瘤取出再送到实验室研究。

供暖势力。罕见癌症往生者捐献大体供学习及研究
在采访时, 张紫莹的两个女儿也静静的跟著母亲,一言不发的模样令人感到既心疼又心酸。(林毅钲摄)

当记者采访张紫莹时,她的两个女儿也静静的跟着母亲,一言不发的模样令人感到既心疼又心酸。张紫莹说:“我的丈夫曾经告诉我,他最后想做的事就是捐献大体,我也已经答应了他,可是我没想到的是,由于疫情的关系。他的大体要做防腐处理,我的心情很复杂,虽然他已往生了,但什么葬礼礼仪都没有做,感觉好像空空的,就如你知道这个人已经往生,却没有葬礼,虽然这是他的遗愿,但每次当面对人群的时候,我又需要重新再解释一次,为什么我先生往生了,我却没有帮他办葬礼,连个牌位都没有。所以在这段时间里,我就在佛堂为他安置了一个牌位,可说是个家里的老人家和小孩,至少有一个念想。”

张紫莹回忆起和丈夫共同打拼的日子,两夫妇共创的补习中心,现在就只剩她一人独自打理。

供暖势力。罕见癌症往生者捐献大体供学习及研究
张紫莹说:“我的丈夫最后的遗愿,就是再一次当老师,虽然心有不舍,但我还是遵从他的意愿,把他的大体捐出,圆了他最后的遗愿。”(林毅钲摄)
隐瞒补习中心家长孩子

“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如何面对在中心补习的小朋友和家长,因为我先生是很有孩子缘的人,中心的孩子都很黏他,就算在家,两个女儿都由他负责哄睡。由于现在还是以网课教学,每当有家长或者小朋友问起我的丈夫,我都会避而不谈。葬礼会在5年后才举行,我到底该如何让他们知道呢?我身边的朋友也有质疑我的决定,然而,丈夫的父母仍旧还是很坦然的接受了,每当有人问起。他们都会很自豪的说,儿子去当老师,为很多的医学生,奉献他的大体。”

“我的丈夫最后的遗愿,就是再一次当老师,身为妻子的我,虽然心有不舍,但我还是遵从他的意愿,把他的大体捐出,圆了他最后的遗愿。”张紫莹在采访的最后,跟记者如此表示。”

捐大体
分享到:
热门话题: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