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新教育教育专题
20/10/2021
道路安全研究:马路虎口中和死神抢命
报道:本刊 梁慧颖、照片:受访者提供

本期【新教育】访问刘德华,此刘德华非演艺圈那位刘德华,而是从事道路安全研究的博特拉大学副教授Law Teik Hua博士。

刘博士早年转换跑道进入工程学领域,从那时候开始从事道路安全研究。道路安不安全除了会影响交通和地区的发展,更关乎道路使用者的性命,所以不管怎么看,道路安全研究都非常有意义,跟所有人的生活息息相关。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新教育(10月19日)封面故事:道路安全专家
刘德华说,道路安全牵涉范围甚广,除了可以从工程学角度做研究,还可以从心理、教育、法律、经济等层面着手。

博特拉大学有一个道路安全研究中心(Road Safety Research Centre,简称RSRC),顾名思义就是研究各种跟道路安全有关的课题,包括从工程学角度研究道路应该怎样设计才算安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交通规划实则是一门庞大复杂的学问,若要细分可以分成几个不同专业。博大道路安全中心主任刘德华博士举例,比如运输工程(Transportation Engineering)和交通工程(Traffic Engineering),虽然字面意思相近,但其实是两个不同领域,运输工程比较宏观,因为运输包括陆路、航空、铁路、水上等交通,而交通工程则聚焦陆路交通。

他以布城为例子,当政府要发展一个地区,最先登场的是运输工程师,由运输工程师负责规划交通,例如怎样把布城各个地区连接起来,以及如何衔接高速大道。接着,交通工程师负责设计道路,比如决定要建造多少个交通灯、需不需要交通圈。另外,建造道路还涉及路基路面工程(Pavement Engineering),例如路面排水设计、挡土墙设计等。道路建好后,事情还没完结,因为如果路上常发生车祸,这时候就由道路安全工程师(Road Safety Engineer)检视到底是不是规划或设计出了问题,以及研究如何跟其他部门合作以减少车祸。

除此之外,还有高速公路工程(Highway Engineering),这个专业更专注于高速公路的规划设计与修建,而前述提到的这些工程学专业,都属于土木工程(Civil Engineering)的分支。

ADVERTISEMENT

开发智能交通系统

虽然建造道路属于工程学的范畴,但是道路安全问题错综复杂,其中还牵涉法律、交通工具的设计以及人性问题。因此,博大道路安全研究中心的团队不只有工程系的人,还包括工程系以外的其他领域人才。

博大道路安全研究中心于1980年代创立,跟马来西亚道路安全研究所(MIROS)关系密切,如今做的研究不只着眼于交通意外,也尝试开发智能交通系统,比如跟外国公司合作开发智能交通灯,按实时交通流量调节灯号,既可纾缓交通堵塞问题,也有望减少道路使用者闯红灯的情况发生。

另外,博大道路安全研究中心还有一项正在进行的研究也是运用大数据建立资料库,一旦哪里交通异常堵塞,系统就会分析可能的肇因和情况,然后通知有关单位采取行动,缩短民众等候救援的时间。

新教育(10月19日)封面故事:道路安全专家

新教育(10月19日)封面故事:道路安全专家
刘德华说,博大道路安全研究中心针对摩托车做过多项研究,发现最有效保护摩托车骑士的方法是设立摩托车专用道。摩托车专用道基本上分为两种,一种是巴生河流域联邦大道的那种专用道,与汽车使用的车道完全区隔(Exclusive Motorcycle Lane,上图);另一种是共用车道,在车道外侧以双白线或交通标志分隔出摩托车专用道(Inclusive Motorcycle Lane,下图)。值得一提的是,联邦大道的摩托车专用道是我国乃至全球第一个高速公路摩托车专用道,最初由世界银行赞助修建。
做研究“好玩”还能救人

会走上工程系这条路,刘德华形容是“阴差阳错”,因为他的本科其实是数学与统计系,毕业后在教授的引荐下跟随工程系的拿督拉丁乌玛教授做研究,才辗转跨入工程学领域,之后还到伦敦帝国学院修读博士学位。

ADVERTISEMENT

已故拉丁乌玛教授是博大道路安全研究中心创办人,曾担任博大校长。刘德华视他为启蒙老师和伯乐,对他非常敬重,每回经过他位于博大校园的墓地时都会打一声招呼,或每当有重要事情都会向他报告。

从1991年就读本科,到现在身为工程学院副教授,刘德华大半人生都是在博大度过。他孜孜不倦做研究到现在,因为他觉得做研究很好玩,“所谓好玩是可以自己决定要做什么研究。”更重要一点是,他做的研究跟道路使用者有关,若因为他的研究而能够挽救人命,那是多么有意义的事。

他强调,我们不能太依赖外国做的研究,因为每个国家情境不同,外国的研究成果未必能够套用在马来西亚。比方说,我国很多道路都是按照英国的标准来设计和修建,问题是英国的摩托车数量不像我国这么多,所以英国的标准未必适用于马来西亚,“我们应该要做自己的研究来解决自己的问题。”

交通圈不适用于拥挤城市

此外,做研究必须与时并进,因为经过时代变化,有些道路设计准则如今看来已不适用,交通圈就是一个例子。他说,交通圈固然有其好处,例如维修成本低和能够迫使车辆减速,但其实交通圈不适合出现在拥挤的城市,因为第一,交通圈占据不小空间;第二,如果交通流量很高,交通圈反而会加剧交通打结的情况,所以近代的城市规划已经越来越少纳入交通圈,道路安全的研究也必须考量不同时代的不同需求。

新教育(10月19日)封面故事:道路安全专家
博大道路安全研究中心从事各种研究,包括用假人测试汽车碰撞对人体的影响。
大马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作为道路安全专家,请刘德华谈谈在本地的开车经验,他的评语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他这么认为是因为马来西亚不像越南和柬埔寨这些国家有那么多摩托车,他如果到这些国家他不敢开车,但是同样的,他的外国朋友来到马来西亚也不敢开车,因为这里的摩托车实际上也不少。

ADVERTISEMENT

道路安全关乎生命,有太多课题可以研究,其中一个他不解的问题是,车祸仿佛也有好发季节,比如多年前曾有一段时间,巴士车祸接二连三发生,为什么会这样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问题是,每次发生这种情形,各个部门都知道问题很严重,但是往往过了一段时间后,事情就会不了了之,我们有从中学会教训吗?其实没有。”

虽然不管再怎样努力做研究,车祸还是经常发生,但这没有打击他从事研究的热忱,因为相信每个问题总有解决方法,此路不通就另觅途径,有时候得用创新方法来解决问题。比如说,本地长巴司机经常被认为危险驾驶,如果要加强司机的素质,我们可以考虑办一个巴士公司安全排行榜,巴士公司为了保护形象也许就会严管司机素质,从而减少长巴的车祸发生率。

呼吁更多新血加入行列

年轻人如果想要往道路工程这方面发展,他认为工作机会不少,比如在政府领域,修建道路属于公共工程局的工作,而在私人领域,也有一些公司专门做道路安全审计工作(Road Safety Audit),比如某条路常常发生车祸,政府会委托这些公司去研究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诚如他所说,每个国家的道路使用状况和交通问题都不太一样,我国应该要做自己的研究来解决自己的问题,不能太依赖外国。这也是为什么他说,“我还是很鼓励优秀生从事研究,毕竟马来西亚在研究这方面做得还不是很够,我们需要新血。”

更多文章:

ADVERTISEMENT

二十四节令鼓在中国高校响起

疫情视野下的华文教育

复课后的当务之急

读研,是人云亦云还是真的适合自己?(上)

读研需有的2大能力:独立思考及解决问题(下)

马来青年漂向北京求学记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新教育
交通
道路安全
规划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天前
6天前
6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