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21/10/2021
相见两茫茫/黄秀美(沙亚南)
黄秀美(沙亚南)

一朵花绽放的时间有多长?是否短暂犹如你我相遇相知到离别?

雨树挺拔参天,依旧;风铃木花盛开,树上粉色缤纷已不如当年;曾经回荡我们青涩年华欢愁的小木屋消逝了,两栋白色钢骨水泥建筑物矗立我眼前,多少有点失落。岁月流逝,物换星移本是最自然的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3年前,我回到燕子城,我们缘聚缘散的地方,我却没机会告诉你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燕子城小木屋是你我故事的开始。

我甫踏出象牙塔,肩负育人使命,被委派来这气候干燥,据说很多燕子的小城。人地生疏,夜里孤单落寞,常常让自己坠入黑暗洞穴。半年后,你来了,小木屋前风铃木花正开满树,一片粉红花海,耀眼醉人。我带领着体态丰腴,笑盈盈的你来到小木屋,告诉你,这就是我们居住的教师宿舍。你二话不说,就把行李一股脑儿搬入一间房,又一屁股坐上床,然后对着我笑呵呵,不错不错。你的反应让我惊讶,这么简陋的小木屋,你似乎很满足,殊不知我第一次踏进这小木屋时悲伤落泪的情绪。

你的出现,小木屋开始有了笑声。夜里,我也不再躲入黑洞,喜欢和你促膝长谈,都是华文教育传承者,话题特别多。你爱笑,我则不然。你喜欢逗我,喜欢看我哭笑不得模样。无可否认,你乐天派个性,确实改变我许多,我的日子不再那么多的愁云惨雾。人生苦短,笑也一天,哭也一天,何不就开开心心过日子。你总是以网络名言劝我。

ADVERTISEMENT

小木屋后有棵雨树,经年枝繁叶茂,每每风吹雨落,呼啸声如涛,一阵阵,一波波,仿佛吞噬小木屋。我们躲在屋内,不停祈祷雨歇,一颗心被风雨怒吼声吊在半空,你说,别害怕,没事没事……有你在身边,我感觉万事安心。

我们的卫生间设立在小木屋外,就在雨树旁。曾经一次沐浴,我看到出水口一双眼睛,惊慌失措披衣冲出,一个男人身影从卫生间后面匆匆闪过,消失于雨树间。那天起,你成了我的守护者,经常陪我出入。我沐浴时,你更守在雨树旁,监视周围风吹草动;夜里上卫生间你一样陪伴在侧,雨天就为我撑伞,不让我淋湿头发。我万般幸运,在这陌生的城市与你相遇。

我们从此断了音讯

放学回到小木屋,我们齐心弄羹汤,准备晚餐。我祖籍福州,没吃过面粉糕,且好奇面粉糕为何不是糕。你特地步行到菜市场选购材料,亲自下厨让我品尝。我帮你搓捏面团,你告诉我面团必须多次用力高处抛下,吃起来才有嚼劲。搓捏抛下,再搓捏抛下,欢笑声散播四周。那天,我第一次吃到江鱼仔汤味十足的面粉糕。

从小木屋沿着一条柏油小路,我来到我们共事的中华国民型中学。学校多了一排两层校舍,我们共桌的办公室依旧。两排面对面办公桌,往事历历浮现。曾经为了办活动,我们留宿在这里。没有床,就一张椅子和桌子,我们伏案而睡,半夜还得轮流视察学生状况。轮到我值勤时,你不放心,硬撑开惺忪双眼陪着我巡视一间又一间课室,然后累得伏案呼呼大睡。

学校小,属于半日制上课,我们喜欢放学后留在办公室备课批卷。当下,你总是开着唱机,播放时下流行歌曲,时而摇摆着身体,随着歌手唱;时而以手掌托着下巴看我严肃批课业,然后调侃我死鬼认真,而死鬼因而成了你呼唤我的昵称。死鬼,现在想起来,我是真心喜欢你这样呼唤我,感觉那么亲密。

两年半后,我离开了燕子城,随夫婿到另一个城市展开新生活。离开那天,适逢风铃木花盛放季节,正如第一次迎接你走进我的生命一样。微风吹,落英缤纷,几分凄美。你目送我,依旧满脸笑容,只是多了几句伤感的话语。我向来不多话,当天更沉默了。这一离别,没想到我们就此断了音讯,在那个科技落后,没有手机的年代。

ADVERTISEMENT

人海茫茫中,我曾经寻寻觅觅你的身影二十多年,渴望再度与你相见,却没料到接到你的消息时竟是你的噩耗。情绪一时失控,视线模糊中,你缓缓向我走来,依旧开心对着我微笑。我冲向前,你却忽焉隐没我的视线中。如梦似真,我情愿是梦,不堪接受残酷的事实。午后氛围交织着你爽朗的笑声,随着浮现的小木屋记忆扩散,散落了我一日的思绪。

当年,我在风铃木花纷飞中迎接你;而今你走了,风铃木花凋零,我无法飞花中向你告别,只能清风中目送你渐离渐远的背影,你频频回头,告诉我,不必追,你到另一个世界去了,然后消逝天与地的尽头。

(杨丽萍老师卒于2021年6月9日。谨以此文悼念。)

ADVERTISEMENT

风铃木
相遇相知
告别
黄秀美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3月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