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我心向阳
22/10/2021
蔡镇燊.应强制接种疫苗吗?

在改变一名反疫苗者想法的成本变得过高之前,我们还能有多少方法做到这一点?

首位有名的反疫苗者来自美国。留着胡子、神情严肃、端庄的已故牧师雅各布森肖像,如今被张挂在反疫苗者家中,反疫苗标签,远远超过了他作为贫困移民劳工教会创始人的声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一百多年前,麻萨诸塞州剑桥市爆发天花疫情,这病毒在17世纪是最具毁灭性的传染病。为阻止疫情散播,该市强制所有人接种疫苗,并派员逐户劝说,当负责人员来到雅各布森住家时,他拒绝接种,并指没人能强制他注射东西进体内。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雅各布森言之有理,当时强制疫苗接种就像场黑暗行动,政府在半夜派出好像突击队一样的疫苗接种人员进入社区,检查居民手臂是否有接种疫苗痕迹;如果没有,接种人员就会将针头插入他们的手臂中。

人心惶惶。有人在慌乱中破窗逃离住家、有人找医生签署假疫苗接种证明。有好几次,还动用暴力强制民众接种疫苗。

在社区和律师支持下,雅各布森起诉当地政府的案件,一路上诉至最高法院,案件获得极大关注,主要争论点在于“大流行病中的个人自由与集体利益,何者为重”。

ADVERTISEMENT

在法庭上,反疫苗的论点主要是“不自然”、“不敬虔”和“违宪”——这点与今天的冠病疫情晶片阴谋论(注射疫苗等于植入晶片进体内,让人可查行踪)不一样,后者是三者合为一。

法院最终裁定,只要一个人身体状况适合接种疫苗,这人就不可拒绝接种,因为健康和安全的集体利益,远远大于个人权利。事实上,所谓真正自由,前提是您没对他人生存造成伤害的情况下,可才成立。就如政府可组军队,要求民众从军,因此在对抗致命病毒的战役,政府也可强制民众接种疫苗。

尽管最终政府获胜,但该裁决反引起一股反疫苗热潮,并将疫苗接种形容为“医疗暴政”。从此以后,每当大流行病来袭,而当局又开启强制接种疫苗措施时,就会看到反疫苗运动再次兴起。

但正好是强制接种疫苗,人类才可以根除天花病毒。当天花灭迹多年后,人类又再次迎来另一绝症爱滋病。

我们可以从雅各布森事件中,吸取2个教训。第一,强制接种后随之而来的是反疫苗运动升温风险,其二则是每个人都可能要在个人自由及选择上有所妥协,包括接种疫苗方式或基本权益受损。

因此,最佳对策是将强制接种疫苗作为最后手段,但对拒接种者设下更多限制,进而让他们在生活上面对困难与不便。政府应授权商界、社会和个人,设定他们想要的疫苗接种规则。

ADVERTISEMENT

如果餐厅、时尚精品店或商场,想在要求民众在进入前,出示接种记录,应鼓励之。如果一家公司强制员工接种方可上班,或没接种者须罚款等,则应赋权他们如此做。又或者有一对情侣,不邀请未接种的朋友出席婚礼,他们也有权如此做。

任何人性化的政府,都须站在科学、经济和可行性角度出发。科学证据已证明疫苗功效,且在降低确诊病例和住院人数方面无可置疑,反对者论点站不住脚。在经济方面,因疫情而遭重击的行业,如娱乐、餐饮、学校等领域,疫苗是一大契机可让他们自救。

最后,虽然我们仍尊重个人选择和人身自由,但我们还要耗费多久的时间,继续理智地去说服反疫苗者改变想法?我们可以尝试不同的教育方法,通过社区领袖建立信任,并提供案例,但在改变一名反疫苗者想法的成本变得过高之前,我们还能有多少方法做到这一点?

诚然,反疫苗团体非坚不可摧,且并非每位反疫苗者都是好斗、不合作和傲慢。这也是为何我们仍提供这群人空间去改变想法,但在病毒肆虐的情况下,时不予我。等待越久、威胁越大。

随着时间流逝,仍有一小撮反疫苗者以疫情好转将恢复常态作为护身符,是时候告诉他们:“时间到”。

ADVERTISEMENT

蔡镇燊
我心向阳
反疫苗者
强制员工接种
医疗暴政
人身自由
天花病毒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2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