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古城真情告白
25/10/2021
黄元珠 | 沙巴2.0?

在选举委员会宣布甲州州选日期之后,各政党的领袖已经非常勤劳到马六甲走动,不管是推介竞选机关,还是会见党基层的活动,都已经如火如荼的进行中。

重点是,即便马六甲已经提早宣布进入第四期国家复苏计划中,首相也已经宣布可自由跨州,随之而来的便是人民及各政党对病毒的无视。好像冠病病毒是听令于我们首相大人,他说开放了,病毒便会退散;因为马六甲要州选了,所以病毒会离我们远远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从选举委员会宣布日期的当天,就已经违反了所有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记者必须在现场采访,但现场满满的人,根本无法保持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更生气的是,有人将大批媒体采访的照片放到脸书上,还要遭到网民非议说记者不遵守SOP!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但是在有限的空间里,记者想要遵守SOP也不能,加上这些空间内,往往有很多无关紧要的人也跟着“假扮”记者,与记者一起凑热闹,占去记者的位置不说,还要跟记者紧贴在一起听大人物说话。

接下来一场又一场的推介活动、会见领袖的活动,都是“人满为患”,记者要在这些狭窄的空间内采访本就已经是非常不易,在不知道病毒是否在你左右时,也不能退缩,还要看到一大堆不戴口罩的人在狭小的空间内活动,我们心里的苦只有自己知。

日前,我派采访土团党的一项活动。试想想,在一个密封的冷气房内,有超过100人同时脱下口罩吃东西,话家常,有什么病毒的话,大概也就在那个时候传染的吧。我看着大家若无其事的脱下口罩进食,我也懵了,因为就在前一天,马六甲刚刚上榜是国内出现最多德尔塔(Delta)变种毒株的前三。

ADVERTISEMENT

但我看,大家都觉得无关紧要,因为大家都吃得很香,我当时只想找个窗户快点跳出去,但无奈有采访任务在身,我难啊!

我们戴着口罩,本就是为了防止口沫横飞,但很多人却在讲话的时候,习惯性将口罩脱了下来,这是令我们所有记者感到不可思议的举动。确实,戴着两层口罩说话,除了呼吸不顺畅,声音也变得比较模糊不清,但比起感染病毒,还是将口罩戴好吧!

现在记者在外工作,已经很多情况让我们分心,因为我们除了要注意那些大人物在讲什么,我们还要看看身边是不是有一些不遵守SOP之人,还要想办法远离他们。就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中,政治人物被记者包围,但很多无关紧要的人在周围围绕,而这些人都不戴好口罩,我们记者能怎样?

如果民众在电视上看到大人物在空旷无人的地方召开记者会,并且遵守着SOP,这些大部分时候都是经记者提醒。但是,事实上是大人物后面可能会堆满一群人,而这些人有可能不戴好口罩或站得太近,只有在经过记者提醒,他们才暂时“离开”相机的视线。

马六甲州选会不会是沙巴2.0?若卫生部或国安会没有定下严格的SOP,马六甲正在通往沙巴2.0 的路上。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