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文化空间地方DNA
25/10/2021
卓衍豪/我很丑,可是我一样有价值
作者/摄影:卓衍豪
【地方DNA】卓衍豪/我很丑,可是我一样有价值
我由怡保有机农夫朋友阿鸟处买的B级番薯。

巴刹或超市里贩售生鲜食材的摊位或货架上,那些看起来过熟或被刮伤的食材……你有想过它们最终会流落到哪里吗?你又是否想过,还有一些长得不够标致、畸形的蔬果,连进入市场机会都没有,它们的下场又会是如何?

数据显示,马来西亚每天生产3万8000吨垃圾,其中1万7000吨是厨余——数量足以填满7个奥林匹克标准泳池,这造成了每年620万吨的食物被报废;在所有的厨余当中,每天约有4080吨是仍然可被食用的食物,可以提供给300万饥饿的地球人果腹。根据联合国食物与农业组织(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简称FAO)的调查,全球有三分之一的食物是被浪费掉的,食材由产地到餐桌到垃圾桶的生命过程,每年为全球“贡献”13亿吨的报废食物。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在台湾全联福利中心总裁徐重仁写的《走一条利他的路》书中,读到许多拯救“丑蔬果”,解决“剩食问题”的精彩案例,荷兰连锁超市Albert Hejin接受员工的提案,在旗下开设了INSTOCK“剩食餐厅”,厨房采用的食材有80%是抢救回来的,当中用不完的“丑蔬果”还供消费者自由取用。英国的Jenny Dawson则将“丑蔬果”制作成连英女王都喜欢的果酱、甜辣酱,这个高级果酱品牌“废弃中的宝石”(Rubies in the Rubble)一年创造600万营业额,并让5万吨“丑蔬果”免于被废弃。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DNA】卓衍豪/我很丑,可是我一样有价值
B级番薯蒸熟后切开,内里一样漂亮,口感味道始终不输A级番薯。

“丑蔬果”的春天在全球各地展开,日本的A-dot株式会社创办人伊达晃洋,每天在巴刹休市前买进卖相不佳的各种生鲜食材,转卖给合作的餐厅。这些餐厅会在门口标示,为了减少浪费而在消费链中将这些被排挤掉的食材拯救回来,因此才能以更优惠的价格售出餐点。此举让A-dot计划获得巨大回响,消费者用相对廉宜的价格吃到一样美味的餐点,餐厅业者获得了消费者更深的认同感,食材供厅商减少了报废的成本以及库存的压力,而A-dot在当中获得合理的差价;环环相扣的交易和消费链中,每一个环节对于减少浪费、拯救食物的付出,共同创造了这个“善循环”。

来自日本青森县的年轻妈妈木村尚子,发辉创意将回收的废弃蔬果磨成粉,加入米油制成适合供小朋友使用的“野菜蜡笔”。这个名为Mizuiro的蜡笔品牌,使用蔬菜本来的原色为画画颜料,南瓜色、栗子色、红萝卜色、青葱色等还带有蔬菜气味的“野菜蜡笔”,让孩子在学习绘画过程中即使误食颜料都没有关系;不仅如此,孩子还因此认识了更多的蔬果食材。Mizuiro利用创意给了废弃蔬果新的生命,在媒体的推波助澜下,除了一年可以卖出3万套“野菜蜡笔”,消费者也开始注意到青森的蔬果特产;与此同时,也给了原本已经没落的蜡笔制造业带来了新的商机。

卖相不佳的蔬果,并不等于营养价值较低,反而由惯行农法种出来的蔬果,“颜值”越低代表农药残余越少。“垃圾变黄金”的故事,原来也可以在餐桌上演。食物作为人类生存不可或缺的元素,我们消费食物的行为以及对待食物的态度,也为人类文明进展留下了意义深远的刻度。

ADVERTISEMENT

【地方DNA】卓衍豪/我很丑,可是我一样有价值
《走一条利他的路》封面。

延伸阅读:
卓衍豪/产业六级化——价格到价值的转移
卓衍豪/“爆品”逻辑
卓衍豪/如果新村是一个品牌
卓衍豪/颜值年代,我们漏看了什么?
卓衍豪/绿金产业
卓衍豪/让家乡变成一所风土学校
卓衍豪/没有脸孔的巨人

ADVERTISEMENT

地方DNA
卓衍豪
丑蔬果
剩食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星期前
3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