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讲堂摘要
25/10/2021
陈胜强.胡须佬碰上矫情派
陈胜强

马来西亚是个世俗国,也是个多元种族的国家。各族文化一直相安无事。要说酒精伤害穆斯林,那不合理,因为酒精不会自己流到人的嘴里,也没有正常人会去怂恿穆斯林喝酒。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前天结束了领导学的硕士班。其中的内容啊,我们谈到了一位领导人如何塑造出领导必须具备的影响力。我引用亚里士多德在《雄辩的艺术》(The Art of Rhetoric)里提及的ethos、pathos和logos来解释。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长话短说,pathos说的是通过与听众引起情感共鸣,好使听众更容易接受讲者的思维,ethos是给自己树立可信度。这样,听众才会觉得讲者本身有公信力。logos说的是内容的条理性和逻辑性,例如引用权威人士的观点或数据来强化内容的可信度。

这么一说,是不是觉得有点熟悉?好些培训或演讲,讲者都得在开始时自曝来头,吹一点自己的成就,这样才能让听众觉得讲者有“料”,并最低限度,避免听众思维封闭地否定讲者的内容。

接着,讲者就得控制气氛,确保听众的情绪对得上讲者的内容。在进入重点时,一大堆的“马云说”、“巴菲特说”、“数据显示”、“历史显示”更是不绝于耳。

ADVERTISEMENT

虽然亚里士多德的雄辩术目的是在于说服别人,但其应用范围却很广泛。在领导学里,同样有参考的价值。因为,一个领导人在一众团员间,必须持续展示自己的领导威望,引导团队的正面情绪,还有注意本身言论。相处的时间一长,团员对于领导人的形象才能定格。

雄辩术在日常生活里也有其用途。跟谁对话都好,若想把话说进对方心里,还得想想对方有没有把你看进眼里。内容不需铿锵有力,但至少也得合情合理。无需特意制造气氛,但也得看时机说话。

看看最近的Timah新闻,好好的“最佳马来西亚威士忌”,怎么就和宗教有了争议?

Timah不把穆斯林当作销售对象,品牌命名与产品设计也不迎合穆斯林市场。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码事,就因为胡须与矿物名,又怎么关系到挑拨或混淆的意义?

马来西亚是个世俗国,也是个多元种族的国家。各族文化一直相安无事。要说酒精伤害穆斯林,那不合理,因为酒精不会自己流到人的嘴里,也没有正常人会去怂恿穆斯林喝酒。

要说酒精成了个诱惑,那为什么不处理禁不起诱惑的人,反而对付那些根本没想过去诱惑别人的酒精?要说Timah带有挑拨意义或试图制造混淆,那更无辜。

ADVERTISEMENT

对于伊斯兰青年团的立场来说,Timah获得国际认同是个侮辱,那或许只限于个人,但不至于是整个国家的侮辱。若要把一个信仰强加于所有公民身上,那也是不合情不合理。

一个人啊,不管身分地位,不管情绪渲染,如果内容错了,又要怎么去说服别人?会跟着起哄的,也只有同样不知现实的人,以及马屁精。明知道讲错话了却还在各种狡辩,结果只会让自己看起来无比矫情。

哪天孙子翻出了阿公年轻时的光头照,然后说阿公以前出过家,谁受得了?这跟把将威士忌引进大马的胡须佬一样,自己的品味无端端的就与宗教中特定概念的标志有挂钩,那很无言。

ADVERTISEMENT

陈胜强
讲堂摘要
喝酒
威士忌
Timah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