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题焦点
28/10/2021
【冠病遗孤/02】悲伤过后回归现实,遗孤权益如何保障?
报道:本刊 白慧琪、图:受访者提供

当一名孩子因冠病失去父母,良善地想,他的叔伯、姑姑或阿姨、舅舅也许会挺身而出,担起抚养重任。经过一段时间磨合,孩子兴许就能融入新家庭,治愈好丧亲的哀伤,继续人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会不会有其他情况?儿童权益倡议组织CRIB基金会联合主席斯里维亚(Srividhya Ganapathy)列举,冠病遗孤可能失去继承权,或被有心人士利用成为童工。剥夺儿童权益的方法千百种,而通常在身边保护孩子的是父母。“但现在的情况是,突如其来的瘟疫让一批孩子成了孤儿,而我们的政府没有一套完整方法帮助他们。”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面对冠病遗孤,有意抚养的亲人该怎么做?父母留下来的遗产该怎么处理?遗孤有什么权益?

●报道:本刊 白慧琪
●图:受访者提供

由民间组织希望行动(Ops Harapan)和CRIB基金会发起的#JomPayung计划,不只关注冠病遗孤的心理健康,也重视他们享有的法律权益。他们于7月底开始这项计划,当时疫情还很严重,亲友要介入帮忙都有困难。CRIB基金会另一名联合主席阿吉特(Ajeet Kaur)见过的案例,老大才念中五,就得担起重责照顾弟弟妹妹。

ADVERTISEMENT

冠病遗孤面对丧亲巨变,非常需要精神上的支援。此外,外界也不能忽略现实问题,他们明天要吃什么?这个月的租金怎么办?要搬去叔叔阿姨家住吗?接下来的教育费用……

孩子若失去双亲,通常祖父母或近亲会很自愿且主动地接手照顾遗孤。也是执业律师的斯里维亚提醒,“在法律上而言,这只是非正式领养。”当孩子长大要报名入学、办理公民登记等官方事务时,问题就会一一浮现。

阿吉特:近亲接手抚养遗孤,务必向警方备案,否则可被视为诱拐儿童。

“领养者必须向儿童法庭申请领养,并向福利局申报。当局会发出庭令,声明这个孩子现在由谁照顾,并注明他的身分与关系。”在一般情况下,福利局还会派员查看领养者的条件、居家环境适不适合领养小孩。“但目前的情况,我国的福利局人员未必足够。”斯里维亚担心道。

身为执业律师,阿吉特提醒,孩子在任何情况变成遗孤后,其他家庭或家族成员有意照顾,一定得先向警方备案。备案书上得注明遗孤的姓名,抚养人与遗孤的关系(叔侄、姑侄、外甥)、与往生双亲的关系,并声明从今起代为照顾他,接来同住,列明地址和联络方式。

“如果没有向警方备案,可被视为诱拐儿童!”阿吉特提醒,接管遗孤首要向警方备案,再尽速通知临近的福利局。这不只是保障遗孤,也保护扶养人的权益。例如,孩子双亲去世后,父母双方的家族成员,或者一方的兄弟姐妹都有意领养,很有可能发生争执。

斯里维亚坦言,换作平时因意外过世的情况,他们也见过双方家族成员争夺抚养权的戏码。“因为涉及金钱。孩子是遗产继承人或保险受益人,接管孩子的人有机会动用到那些钱财。”她无意一竹竿打翻一船人,也相信许多人是真心诚意愿意抚养遗孤。“所以,有心抚养遗孤的亲人,也要懂得保护自己。”

ADVERTISEMENT

要有预防意识,遗孤可能面对收养家庭伤害

还要预防的是,孩子在失去父母保护的情况下,可能面对的其他伤害,例如被迫成为童工、遭受性虐待或儿童性侵。同样的,这不是要推翻领养者的善意,而是社会大众必须留意和避免憾事发生。

斯里维亚和阿吉特长期关注儿童权益议题,她们指出,儿童性侵是一种机会犯罪(Crime of opportunity),很少案件是陌生人闯进屋子伤害儿童。大部分儿童性侵或性虐待案都件发生在家中,罪犯往往是孩童熟识的对象,且他们的犯罪意识无法从外表察觉出来。

斯里维亚:突如其来的瘟疫让一批孩子成了孤儿,而我们的政府没有一套完整方法帮助他们。

虽然目前他们还没接获类似投报,但斯里维亚和阿吉特都认为,这两年内无法得知会有多少起案件发生。因为过去的儿童性侵事件多是透过学校老师揭发,他们发现孩子的行为异常,才进一步厘清孩子的遭遇。

阿吉特说,孩子不管是被肢体或性虐待,都要等到他们觉得环境安全了,有信任的对象才会愿意透露实情。就算有心理辅导员跟进,目前的方法也只是透过电话沟通,很难建设起信任。“再来,孩子也要认知到哪些肢体接触是不妥的,而我国生殖系统教育却不普及,儿童可能缺乏认知。”

立遗嘱,为孩子的未来作准备

ADVERTISEMENT

另一方面,冠病遗孤接下来的生活费、教育费该怎么办?马来西亚财务规划理事会财政洪善楠直说,政府所提供的“保护人民与经济复苏援助配套”(PEMULIH)和冠病特别援助金(BKC)都是单次发放的援助。

洪善楠认为,政府应拨出一笔款项来帮助这一群体到一定的年纪,以确保他们可以继续生活和接受教育。“若政府有意拨出这笔款项,也必须确保透过非政府组织妥善发放,真正帮助到这些孩子。”

就在10月23日,首相依斯迈沙比利才推介大马一家基金(Yayasan Keluarga Malaysia),提供冠病遗孤的生活和教育援助直至18岁。

洪善楠坦言,从财务规划的角度,很多事情都是事前规划,及早准备。应对冠病也一样,全马人民都受冠病影响,应先立遗嘱,避免事后争议。财务规划谈的是资产管理,资产分配好,家人才能顺利继承和善用资产。

“但我想孩子才是父母最重要的‘资产’。”洪善楠建议,父母可在遗嘱注明若不幸去世,谁是孩子的监护人,遗产应该由谁暂时帮孩子管理,直到成年。

洪善楠:孩子才是父母最重要的“资产”,应在遗嘱注明若不幸去世,谁是孩子的监护人,遗产应该由谁暂时帮孩子管理,直到成年。

立遗嘱并不需要忌讳,斯里维亚分享,马航370事件后,很多人发觉一趟普通旅程也可能一去不复返。当时立遗嘱的人变多,为孩子的将来做好准备。“同样的,冠病仍然存在,现在立遗嘱并不迟。”

ADVERTISEMENT

立遗嘱时应注明信托人处理遗产的权利范围

斯里维亚解释,父母可以指定信托人(Trustee)和监护人(Guardian)。信托人负责管理财物,而监护人负责照顾孩童的生活起居。“当然,父母要事先取得这些对象的同意,并考量他们的居住环境和生活习惯,因为那将是孩子以后需要适应的。”

监护人照顾孩子需要花费,因此,阿吉特通常会建议,监护人也是其中一名信托人,才较容易动用钱财来照顾遗孤。而另一名信托人最好是监护人熟识的,两方可以合作照顾遗孤。

她也建议,父母立遗嘱时应注明信托人处理遗产的权利范围,例如为教育或升学目的才可变卖资产。如果没有声明,信托人也要以适当的理由向法庭申请变卖资产。“若有争议,法官会根据遗嘱判决,遗嘱相当于代替死者说话。”

如今,我们已知社会上至少有逾5000名冠病遗孤。透过民间组织在第一线的观察,我们得知他们会面对哪些心理问题,以及现实生活中的各种状况。斯里维亚呼吁,“如果你知道家族里有谁接养了孩子,请偶尔关注、关心他们的情况。”

“政府也应该认真思考如何帮助这批遗孤。”尤其经济援助,政府要确保援助间中透过谁发放,有无真正下达到孩子身上。领到援助金后,当局也要确保用途正确,而非被大人随便挪用在其他用途。“事后监督很重要!”阿吉特语重心长道。

ADVERTISEMENT

延伸阅读:

【冠病遗孤/01】冠病孤雏泪,谁来抚慰?

相关稿件:

【关爱弃婴行动/02】这个意外不惊喜!全面性教育势在必行?

冠病儿童隔离记

ADVERTISEMENT

焦点
冠病遗孤 冠病孤儿
立遗嘱
遗孤权益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天前
4天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