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28/10/2021
性别“女”/林卿柔(蕉赖)
作者:林卿柔(蕉赖)
在这段还在持续“成为”(becoming)什么的过程中,我意识到自己身为女性的生活经验,有时遭遇不舒服的境况,不是因为我自身能力或先天身体的缺失或瑕疵,与此同时,我好像也因为这样的觉醒,而更懂得对那些看似理所当然的不合理要求感到愤怒,并且也越来越不愿意轻易妥协。

懂事以来就隐约感受到在这副女性身躯里,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好像要多花上一些力气,即使仅仅是“成为自己”这件事,也好像被一张无形的渔网罩住。当时年纪还小,没有受过任何性别平等教育的启蒙,却似乎懂得自身有挣脱这隐形大网的必要,至少去尝试。

于是,在小学,当老师要求帮忙搬动作业簿的时候,分配给男同学的分量较多,因为他比较有力气,而我总要较真,请老师给我一样或更多的分量,然后再三步并作两步地想要比男同学更快回到班上。我要证明些什么呢?不过是我和你一样,你能够做到的事,我也可以而已。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然而在体育课的时候,老师依然经常点名男同学去搬动体育用具。女同学,你们都到树荫下,别晒伤了白皙皮肤。脏活累活儿让男生来,他们天生就该那样。和女同学站在一起的,还有那位体格较弱小、说话轻声细语的男同学。不过他和其他男同学好像都合不来,因为他们下课时的游戏时间都不会叫上他。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家里有天我也不再听话,因为突然发现身为长女的我,比起小两三岁的弟弟,分担家务的时候经常都是我在负责,我就该学会洗碗晒衣添饭。我不满为什么母亲点名的总是我,而不是同样也在紧追电视卡通剧情的弟弟。所以,我自主发起一个人的“不服从运动”,甘愿冒着惹到母亲青筋浮现吆喝的风险,来争取要做家务的话,就得和弟弟一起。印象中这个家庭革命偶尔会成功,而在父母眼里,却可能只是迟早要降临的孩子的叛逆。

因为身处环境使然,养成自身早熟性格,我很早就深知“没有背景,只有背影”的现实条件。所以在中学时期,顶着应付繁重课业压力的同时,也积极参加了很多的课外社团活动并担任干部。高中三毕业前夕,一位男同学在给我的毕业纪念册,薄薄的一张彩色纸上,祝福语的栏位,写着这么一句话:你是个很有能力的女生,但每天这么忙,你现在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将来肯定要花时间相亲的。就这样,得到了一句我没有请他预测的预言式“祝福”。

不愿意轻易妥协

其实,结合自身以及身边女性或男性友人的经验,成长过程中多少遭遇过性别不平等的境遇,而这一切我还得要等到念了社会学“开了天眼”后,学会看见很多社会制度下的“肮脏东西”,才了解自身所经历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像20世纪西蒙·德·波娃在其影响后世深远的《第二性》里被无数次引用的名句一样:“女人并非生而为女人,而是成为女人”。

ADVERTISEMENT

在这段还在持续“成为”(becoming)什么的过程中,我意识到自己身为女性的生活经验,有时遭遇不舒服的境况,不是因为我自身能力或先天身体的缺失或瑕疵,与此同时,我好像也因为这样的觉醒,而更懂得对那些看似理所当然的不合理要求感到愤怒,并且也越来越不愿意轻易妥协。相比小时候的自己,现时的我虽仍有疑惑,但不迷惘;仍有担忧,但不畏惧,因为我知道,走在这条趋向平等的道路上,我并不是一个人。我以女身感到骄傲,我可以坚强也可以柔软。深深期许在人生百事前,我们都可以先是一个人。

ADVERTISEMENT

女性
林卿柔
性别
觉醒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