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本报特约
28/10/2021
谭政宗医生.冀财案更注重国民健康
谭政宗医生

尽管我国解封了,但仍处于大流行之中。而冠病疫情暴露并加剧了我们医疗保健系统长期以来的人力、设施及资金不足等等缺陷。所以,政府必须慷慨解囊提高卫生部的拨款,以应付冠病带来的长期挑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卫生部长凯里上任后说:“卫生部是疫情期间最重要的部门,没有之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是一个非常具有影响力的谈话,也让我对即将在本周五宣布的2022年财政预算案感到特别期待。政府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拨出306亿令吉予卫生部,紧接着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增加了4.3%至319亿令吉,以应急冠病抗疫行动。政府将在2022年财政预算案中给予卫生部多少拨款呢?

换一个角度来思考,卫生部获得的拨款会是占国内生产总值(GDP)多少比率呢?卫生部的拨款由2016年占GDP的4.2%慢慢涨到了2020年的4.7%,而财政部长东姑赛夫鲁9月时就已经宣布了我国医疗支出预计将达到占GDP的5%。所以,目前,我对于此事的看法是乐观的。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公共医疗系统的预算拨款向来不高。2021年预算案仅将GDP的2.2%分配给公共医疗系统,这是远远不够的。相比之下,中等偏上收入国家平均把GDP的3.8%用于公共医疗系统。为我国公共医疗系统添增拨款是我们可以、应该,而且必须做到的。

ADVERTISEMENT

众所周知,我国医疗保健系统在疫情期间承受重大压力。马来西亚医药联盟以及马来西亚医药协会日前极力呼吁把公共医疗系统拨款增加到至少占GDP的4%。

不仅如此,早在2019年,卫生总监诺希山提到我们的公共卫生体系处于资金和人手不足的情况,医疗设施难以负荷其使用率,医疗人员不但薪金低,也过度劳累。他希望政府能增加拨款、增加医疗人员人数,以及提高工资标准。这些都不是单一卫生部做得到的。这也是财政部伸出援手的地方了。

尽管我国解封了,但仍处于大流行之中。而冠病疫情暴露并加剧了我们医疗保健系统长期以来的人力、设施及资金不足等等缺陷。所以,政府必须慷慨解囊提高卫生部的拨款,以应付冠病带来的长期挑战。

今年7月,合约医生穿黑衣以及罢工来向政府反映他们所面对的困境。2022年财政预算案必须处理这件事。在医护人员短缺之时必须珍惜我们现有的医护人员,并给予必要的培训让他们成为专科医生。正如凯里所说,我们需要将专科人数增加一倍以上来应对日益增长的医疗保健需求。

我们也必须要把注意力专注于悄悄来到的精神病大流行。《柳叶刀》的一项研究指出继冠病2020年初次爆发,全球范围内增加了5300万例抑郁症和7600万例焦虑症。虽然我们还没有得到马来西亚的数据,但我们必须将资源分配给精神卫生设施、培训员工,并加强社区支持。

2021年财政预算案给予精神健康计划拨款了2400万令吉,以及3.13亿令吉给予卫生部属下的精神科和心理科。有两项数据值得一提:其一,精神科和心理科的拨款与2020年财政预算案相比,其实是减少了9%。其二,我国在冠病肆虐后施予精神心理科的拨款仅为总数的0.037%。比起澳洲的0.17%和美国的0.2%,简直就是天渊之别!

ADVERTISEMENT

当然,其中许多事项不仅仅是通过金钱而是政治意愿来解决。不过,财政预算案中的拨款确实是其中一项。笔者希望政府能够为凯里和他的卫生部团队提供一切支援。正如凯里所说,“因为若没有健康,其它的都不重要了。若没有健康,我们又何来的繁荣呢?”

我们放眼2022年财政预算案,希望大马一家政府会宣布一个以人民身心健康为重点的2022年财政预算案。

ADVERTISEMENT

凯里
冠病
卫生部
财政预算案
谭政宗医生
公共医疗系统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7分钟前
8分钟前
30分钟前
6小时前
8小时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