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异见萌芽
29/10/2021
邱颖慧.大马当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自豪?
邱颖慧

大马当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我们该感到自豪吗? 除非政府行使政治意愿,去进行改革并避免将人权用做捞取国家利益工具,否则我们不能为之自豪。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大马近期以183票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76届联合国大会是于10月14日选出包括大马在内的18个成员国,3年任期从明年1月开始。其他通过不记名投票选出的国家尚包括芬兰、阿根廷、贝宁、喀麦隆、厄立特里亚、冈比亚、洪都拉斯、印度、哈萨克斯坦、立陶宛、卢森堡、黑山、巴拉圭、卡塔尔、索马里、阿联酋和美国,一起担任2022年至2024年度成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大马已第3次入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一般每届会有4至5个亚太国家入列,大马上一次任期是2010年至2013年,首次担任理事会成员则是2006年至2009年。

这席位对大马有意义吗?

人权理事会是联合国系统中的政府间机构,由47个国家组成(每年改选约三分之一成员),负责在全球范围内加强促进和保障人权工作。联合国大会于2006年3月15日成立该理事会,以处理侵犯人权情况,并就此提出建议。

ADVERTISEMENT

不过,人权理事会本身就是一个颇有争议的机构,特别是当选理事会成员的国家,在国内的人权记录表现不佳,而受批评。

大马也面对同样的批评。我国在国际人权公约上表现差劲,所签署的公约数目吊车尾。

截至目前,仅签署了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CEDAW)、儿童权利公约(CRC)、残疾人权利公约(CRPD)。即便如此,大马仍有所保留,没有提供完整的人权保障。

在大马,人权没获得保障,我们继续目睹政府限制言论、集会、媒体自由,外劳和难民、原住民权利没获保障,也有种族歧视等。

联大第60/251号议决成立该理事会时,促请各国在投选时“考虑候选国对促进和保障人权的贡献”。 理事会成员必须在国内外“以最高标准维护促进和保障人权”,并“与理事会充分合作”。

尽管公民社会中仍对大马表现存疑,但这种认可即成为理事会成员,可作为我们继续监督政府是否有保障人权的工具。看回国内,一些政府早前的承诺,仍未兑现。

ADVERTISEMENT

举例说,2018年3月1日推介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NHRAP)。大马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做出的承诺中,提到有关文件,“大马正与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密切合作,与联合国驻马代表处共同制定一个符合相关人权公约、可持续发展目标,和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普遍定期审议监督机制。”

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参考了联邦宪法、世界人权宣言(UDHR)、开罗宣言及政治和社会文化等各方面,作为其核心框架。然而,它没有表明将如何调和关于我国政治文化背景,与世界人权宣言、开罗宣言之间现有的紧张局势和相互冲突的人权框架。

开罗宣言将人权明确地限制在伊斯兰法规定内,仅此一点就与首相提及的说法有出入,例如使用世界人权宣言,作为保障人权指南。

我引用首相依斯迈沙比利的推文,“我们正准备发挥积极作用——成为调解与合作的推动者,和建立共识者……大马将与联合国成员国密切合作,推进世界人权宣言所阐明的全球人权议程……随着我国为冠病疫情后复苏和包容性奠定基础,人权须继续成为努力核心。团结一致,为人服务。”

这只是我国政府作出矛盾承诺中的其中一个例子。如果我们不继续监督,并向政府施加压力,把他们的承诺,转化成为大马会更实际地承认和保障人权的愿景,那么它可能会被忽视。

大马当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我们该感到自豪吗? 除非政府行使政治意愿,去进行改革并避免将人权用做捞取国家利益工具,否则我们不能为之自豪。

ADVERTISEMENT

Khoo Ying Hooi: Malaysia elected to UNHRC: should we be proud?

ADVERTISEMENT

依斯迈沙比利
人权
邱颖慧
异见萌芽
公民社会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国家人权行动计划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5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