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31/10/2021
【深耕散文组】鼠夜/黄秀美(沙亚南)
作者:黄秀美(沙亚南)

结束一天忙碌,皓月高挂穿梭云层,迷蒙月影泻下,为庭院花草披上层层轻薄白纱,已经是入夜时分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走进卧室,开了房灯,一团黑影从我脚下跑过,然后匆匆钻入衣柜底下。我吃惊喊出声,是它吗?怎么跑入我房内?我战战兢兢走近衣柜,往衣柜细探,不见那团黑影。于是,我如常沐浴,例行睡前小习惯,然后半躺床上看书。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今天下午与友人发生误会,加上近日瘟疫肆虐,心神万般不安宁。今夜,房里又来了不速之客,心情烦躁至极。说是看书,其实心中仍然悬念着刚才那团黑影匿身何处?会不会再次钻出来吓唬我?从跑动的速度,还有经过我脚底毛茸茸的触觉,我知道那是我又怕又恨的老鼠。

相信世人都恨鼠,要不就不会有“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这句话,诗经也不会以老鼠影射贪婪狡诈的剥削者:硕鼠硕鼠,无食我黍,无食我麦,无食我苗。像唐朝柳宗元笔下的某氏,因为肖鼠而恣意让老鼠横行仓库厨房大吃大喝的人,毕竟少见。

小时候居住村落,屋子小,家中堆积杂物,常见老鼠出没。每每它出现,我总是吓得爬上餐桌全身抽搐嘶喊,那嘶喊声常惊动左邻右舍,引来他们好奇的眼光。母亲说,老鼠遇着我,本就无意吓我,却被我的喊叫声吓死。我告诉母亲,老鼠要是追我,前面就算是大海,我会选择跳海自尽。母亲想像那个画面,不禁笑出声来。就这样,老鼠追我和我跳海自尽成了家人茶余饭后的笑话。

ADVERTISEMENT

我怕鼠,偏偏它就像冤家般经常与我相逢。有天上学前,我正想穿校鞋,伸手拿鞋里的袜子时,忽然感觉手指如被尖物刺咬的痛。我抽出手,一只小老鼠紧咬着我食指,我惊恐地甩手,老鼠却死咬着不放。我浑身发抖,霎时感觉体内血液凝固,双脚一软跌坐地上,面色如土嘶哑地哭喊。母亲从屋里出来,用长尺拍打老鼠,老鼠方逃脱。那一天,我在学校惊魂未定。一天的课结束,我完全不知老师教了些什么。回到家还连续吃了三天惊风散。从此,老鼠更成了我的梦魇。

翻了好几页书,我的心思完全无法专注在书上。终于按捺不住,我从床上跳起,势要找出它匿身处和出入地。拉开窗帘,窗户半掩着,不可能从窗户跳入;观察天花板、浴室,没有任何洞隙。房里地上空无杂物,一切摆设都井然有条,老鼠不该有躲藏之地,而它到底又来自何处?我猛然想到空置一年的邻家,房屋周围堆积许多纸箱破瓦,雨后密封形成的潮湿,或许正是鼠辈渴望之家。今夜,或许它途经我家,迷失方向,误入我室内,正惊慌寻找出路。

我再次趋近衣柜,上观下察,就是不敢用手机灯光照底部最幽暗的角落,害怕惊动它跳出,我会当场晕厥。于是,我将灯全关上,希望老鼠能安静与我共宿一夜,别扰我清梦。偏偏黑暗中,我隐约嗅到一股气味,还感觉一双贼溜溜的眼睛不断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我打从心底一个寒颤,却始终敌不过厚重睡意。我盖上暖丝丝被单抱着小枕头细数绵羊,渐渐进入甜梦。忽地,脸颊被突如其来软绵绵毛的触觉惊醒,天啊,那团黑影乍然再现,竟然钻入我被窝与我共眠。我吓得魂不附体地跳下床,开了床头灯,黑影快速沿着床边跃下,再绕着房间四周墙边钻动,唧唧又吱吱,声音由左至右飘移。我冒着虚汗,想到刚才与它耳鬓厮磨,脚掌头皮皆发麻。

丢失了一夜的睡眠

匆匆,我打开房门,提取了枕头被单冲下楼,打算以沙发为床度今宵,让老鼠独霸卧室。机灵老鼠见卧室开着门,随即跑出,沿着梯阶下,跑动声由楼上而下,由远趋近。我屏息凝神,深恐它四处乱撞,撞上沙发上的我,再度与我缠绵。所幸,一切声音静止于楼梯下的储藏室,它应该又找到匿身处了。

我惊吓过度,睡意全消,躺在沙发上,微闭双眼,脑海回荡着当年母亲捕捉老鼠的画面。一份诱饵一个鼠笼,老鼠一夜之间就被困在笼中。母亲烧了一壶滚水,朝老鼠身上淋下去,老鼠在笼中挣扎跳动,最后一声凄厉惨叫,就静止不动了。我虽恨老鼠,却还是于心不忍它的下场,常常责怪母亲太残忍,母亲却调侃我鼠死假慈悲。

屋外,街灯一夜安静地闪耀着;屋内,我被一只老鼠纠缠搅扰,丢失了一夜的睡眠。

ADVERTISEMENT

迷迷糊糊的似梦似醒中,夜色渐渐苍白,天空晨光初露,我在万象苏醒时刻有种乍醒的幻觉。天大亮后我决定买鼠笼去。至于捉到老鼠后该如何处置,我暂时还不敢想。

【导师评语】

这篇散文叙述了作者的一夜惊魂。

文中穿插了童年的阴影,延伸到今日的“偶遇”,并且引用经典,表达对老鼠之厌恶与惧怕。

从遇鼠后采取的行动、到被鼠“侵袭”后的行径,最后,姑且让老鼠留在储藏室中,不做处理,可见作者惧怕老鼠至极,并完全处于毫无抵抗能力的状态。然而,想起母亲滚水烫死老鼠,以及最后虽准备去买老鼠笼,但“该如何处置,我暂时还不敢想”,都流露出作者善良的本质,印证了“人善被鼠欺”的道理。

行文温婉,整体自然流畅,充满趣味,对鼠恐惧的描绘都相当细致,而对鼠的恐惧、无力招架句句甚是浓烈。开篇以“入夜”开始,结尾则以“晨光初露”结束,也表现了难熬的一夜有多漫长。(方肯)

ADVERTISEMENT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善良
老鼠
方肯
散文组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