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新闻线上
7:50am 02/11/2021
黄振威.大惊小怪
黄振威

当一家企业被迫面对有部长支持的高级官员时,无论多么痛苦,除了让步还能做什么。

ADVERTISEMENT

如果有一件事是绝大多数大马人都同意的,那就是承认我们事先对牌威士忌没有任何了解,直到它成为一场争议。

负责制造这项争议的政客似乎已经实现了他们的使命,因为政府最终进行了干预,坚持要求制造商改名。

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长拿督斯里亚历山大说,在与政府讨论后,该公司已同意考虑改名。

好吧,当一家企业被迫面对有部长支持的高级官员时,无论多么痛苦,除了让步还能做什么。

它可以在本地改名并在国外继续保留原名,或者转移到印尼或新加坡,这将会造成很大破坏且成本很高。顺带一提,印尼是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自1929年以来一直在生产Bintang牌啤酒。

据报道,就连该部副部长拿督罗索华希在国会回答这个问题时,也同意这不是一个问题,边佳兰区国会议员阿莎丽娜也持同样看法。

“很久以前,当我们年轻的时候,A&W有hot dogs(热狗)和coney dogs(康尼热狗包)。我的孩子喜欢吃热狗,那么我是否告诉她不要吃anjing panas(热狗)?”

这恰恰发生在2016年,在大马伊斯兰发展局(JAKIM)的压力下,美国蝴蝶脆饼连锁店的大马分行Auntie Anne不得不放弃“pretzel dog”——其著名的热狗脆饼的名称,以取得清真认证。

这是否意味着不久之后,我们也将不得不禁止或重新命名root beer(根汁汽水),因为我们不想被混淆?

这正是问题的关键。关键词是“很久以前”,因为多年来,莫名其妙和看似不宽容的行为已经渗入我们国家的政策和决定。

我国政府可能因为政治和宗教上的权宜之计,向这些有权势的个人和政党让步,他们现在可能在我们的机构中担任重要职务,以便有效地发挥他们的影响力。

现在,在政府中,它将追求其教义上的野心,而其竞争对手诚信党则会变得更吵闹,以一较高低。

事实上,政治学者黄进发认为,是诚信党/希盟的人试图通过指责伊党在许多问题上妥协,来削弱伊党。

黄进发可能是对的。现在,据说诚信党副主席慕加希提出了一项政策,限制穆斯林参与酒精饮料的制造或销售,但一个代表酒店、酒吧和餐饮业员工的工会立即拒绝了该“酒精政策”,其总秘书罗斯里阿凡迪表示,食品行业的大多数员工是马来人。

他说,他们的生计将受到影响,特别是在当前疫情的情况下,他们的工作将被外劳取代。

罗斯里说,目前穆斯林只是在打工,而不是在工作时饮酒。

同样的,马航机舱服务人员,包括穆斯林,自成立以来一直为头等舱和商务舱乘客提供酒精饮料。

大马可能以穆斯林为主,但它仍然是一个多元社会和一个中庸国家。大马不是沙地阿拉伯、伊朗或阿富汗,我们都必须发挥自己的角色,确保它仍然是我们所知道和想要的马来西亚。

我们所有人都必须挺身而出,以慎重和尊敬的语气,反对以牺牲我们中庸立场为代价的任何形式的塔利班化。

在全国大选之前,有这么多以马来人和穆斯林为基础的政党在竞争,我们可以做好准备,因为大马人,不幸的是,即使在独立60年后,仍然固守着种族和宗教。

因此,如果我们大多数人没有听说过Timah,我们也会对大马产威士忌的存在感到惊讶。

当此事成为一个课题时,我打电话给我的酒类经销商。我订了一瓶售价144令吉的威士忌,等待着品尝它,但由于某些原因,我被遗忘了。这是最精彩的部分——经销商的全部库存只有200瓶,几乎尚未移动,就在24小时内被卖光了。

而且由于伊党制造了这个课题,他成功地清空了他的库存。Timah可能赢得了一个国际奖项,但我们这些喝威士忌的人都没有听说过。直到现在,我们许多人已经不再对声称获奖的品牌或个人留下印象。甚至连米其林星级餐厅也是值得怀疑的。

同样的,当我看到社交媒体上关于名为Hadi的葡萄酒的贴文时,我决定查查它是否是真的。结果发现它是真的,是澳洲产品。

但该镇上似乎没有人喝,因为用他们的话说,这牌子不是很好喝。简单地说,Hadi——也就是这种葡萄酒——味道不好,所以没有一家像样的商店下单。

同样的,大多数大马人在上周之前,从未听说过来自马六甲冬牙峇株的公正党国会议员鲁斯娜。

她可能参与过国会辩论,但媒体一定是睡过头了,或者完全不感兴趣,直到她发表了喝威士忌就像“喝马来女人”的无厘头言论,才引起了全国的注意。从社交媒体上的评论来看,甚至那些支持Timah改名的人也嘲笑她的比喻。

然后,你又猜对了,大马又因为错误的原因登上了国际新闻。

这位来自玛拉大学的前法学教授在其言论发表后数小时内就登上了新加坡《海峡时报》,并登上了MSN和Flipboard等网媒的“热搜”。

如果还有一件事我们能达成共识的话,那就是许多政客已经变得非常可笑。上周,行动党日落洞区会议员坚持认为巫统华玲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阿都阿兹用淡米尔语分享他与野象交流的经验是“侮辱”之后被逐出国会。当阿都阿兹用淡米尔语重现他与大象的交流时,这让雷尔大为光火。

雷尔需要进行愤怒管理,因为他似乎对非常小的事情都会感到心烦意乱。如果他的行为不是为了戏剧化效果,那么他需要寻求帮助。但我们许多人已经厌倦了这种粗鲁行为。

当大马人正在努力抗疫,确保我们的孩子在学校的安全和恢复我们的生计时,我们必须妥善应付这些立法者,他们似乎与现实脱节并正在制造问题来转移我们的注意力。

更糟糕的是,我们许多人被他们的种族和宗教叙事左右。

说实话,这就是我们的一些国会议员在议会中的所作所为吗?那我真的需要喝一杯了。

打开全文
伊党
黄振威
雷尔
新闻线上
Timah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2小时前
12小时前
14小时前
18小时前
1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