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北马大新闻笔
12:00am 03/11/2021
洪东凯|低俗当有趣

​2018年的6月,离开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日大约一个月又13天,民政党宣布退出国阵;今年2月,民政党终于“按捺不住”,选择加入国盟,成为其中一个没有民选议员的主要成员党。

继去年的沙巴州选后,马六甲州将迎来第十五届州选,这场州选是因为4名州议员会晤希盟领袖后,撤回对原任首长苏莱曼的支持,导致马六甲州政府垮台,后来甲州元首同意解散州议会并举行州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民政党似乎对州选雄心万丈,频频有所动作。他们的宣传组上星期还制作了一段水准低俗的视频,大数媒体记者的不是。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媒体的新闻确实无法尽如人意,但是,批评媒体的低劣手段比某党有过之而不及,却不是民政党向来的处事作风,还大大降低民政党的格调。

在槟州,从国阵到国盟,民政党与媒体都保持互相尊重,民政党槟州前主席邓章耀多年前曾说过:“国阵执政槟州时也面对不少媒体批评我们的弱点,但我们从未谴责”。结果,今天的民政党因为不满媒体,用社交媒体的便利,制成短视频谴责媒体。

现在,马六甲州选还没开始,民政党选择与媒体交恶,接下来要如何赢回媒体的尊重,甚至要如何通过传统媒体宣传他们的战略,想必也是一道难题。

ADVERTISEMENT

1969年至2004年,民政党的基本票主要来自华裔选民。2008年如同从神台上重摔下来后,几乎得不到华裔的支持。尽管民政党部分领袖多年来很努力揭发对手的弊端,但是,有些选民选择视而不见,显然地目前还不是民政党翻身的时机。

民政党2018年竞选时在国会时只得到1.07%选票,非但没赢得任何国席,有的州议席还失去押金。加上民政党今天在国盟与被戏称“后门政府”的土团党和伊斯兰党一起共事,大部分华裔选民根本瞧不起民政党。

这也难怪当年倡议成立国阵的民政党自称在第14届大选后失去方向。如果民政党今天仍留在国阵,卧薪尝胆,在巫统领导的政治氛围中,民政党应该不会让甲州以外的州级领袖与媒体陷入尴尬的处境吧?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大新闻笔
洪东凯
低俗当有趣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4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