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专题
03/11/2021
百业待兴上篇 | 苦撑2年终迎SOP放宽 餐饮 服装 制造业 绝境重生
报道:李成友、李佳憓
摄影:蔡伟传、何正圣、黄玲玲
茨厂街面对近2年萧条后,华人商家重新入主这条商业街,让它重新散发光彩,出现购物潮。(蔡伟传摄)

冠状病毒病引发全球灾难,已经接近两年,疫情像海啸侵袭世界各国任何一个角落,不只导致医疗系统崩溃,更对生命带来威胁、颠覆日常生活作息、严重打击经济活动,使各行各业陷入凄风苦雨。

目前,随着疫苗接种计划如火如荼进行,国内确诊病例明显下降,不过,之前因为了防范疫情扩散,政府采取各式各样措施,包括行管令、禁止出境跨州县,甚至禁止任何户外群聚活动、不允堂食,引发整个起居和经济关系链深受牵连。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报深入直击了解疫情下的百业,在面对近两年来的“折腾”、“煎熬”后,如何经历百年首见的最大苦难之际,渐渐走出疫情风暴的谷地,逐步恢复元气。受访的行业都同声一诉“从绝境中重生”,他们如浴火凤凰在灾难中重新站起来,以坚定的信念重振创伤。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黄守群:接宴会订单是珍贵讯号
餐饮业是受疫情冲击最大的行业之一

马来西亚姑苏厨业茶酒楼联合总会会长黄守群受访时说,餐饮业逐渐恢复,开始接到订单,对同业来说这是多么“珍贵”的讯号,因为经历长期没有订单,不管婚宴、聚餐、寿宴或庆功等订单归零,可说是苦撑了近两年。

他说,虽然允许外卖,但对酒楼来说,生意额占不到15%,任何一家餐馆都无法用外卖方法维持,所幸已恢复堂食,市场逐渐动起来,开始有订单,生意额增加约20%,希望疫情不要再卷土重来,希望永远消失,那是最完美的结局。

他指出,该总会酒楼和餐馆的会员有1万名,目前总算看到一点曙光,原本展延的宴席重新来谈,社团宴会也开始洽谈,这是一个重要指标,一旦社团活动开始,其他会跟着来,包括寿宴及喜庆等。

ADVERTISEMENT

黄守群坦言说,餐饮业巅峰时期令人回味,以他本身经营的餐馆来说,疫情前可容纳3300人,可同时进行5个组合婚宴,这是令人向往的餐饮业盛况,不过,目前算是疫后重生,一切得重头开始。

咖啡店茶室生意渐稳健

也是马新咖啡茶业联合总会总会长的黄守群说,在疫情期间,国内的咖啡店和茶餐室的打包生意比酒楼好,而且在政府宣布允许堂食第一周,生意额明显增加20%,第二周更恢复了50%,恢复的情况比较稳健。

他说,全国有2万名会员,主要经营咖啡店、茶室,餐室等,同业要面对的挑战是确保遵守标准作业程序(SOP),确保顾客完成两针疫苗接种才能堂食。

林德来:前空姐来酒楼应征

雪隆姑苏慎忠行餐饮业公会会长拿督林德来说,近两年的疫情明显改变了整个生活作息生态,很多人晚上少出门,逐渐习惯用完晚膳后早睡,更出奇的现象是,一些顾客上了酒楼不会点餐叫菜,需要接待员重新介绍菜色。

他说,后疫情时期,首要面对的是百货价格上涨,其二是寻找职业的变化,许多人转行应变,餐饮业甚至接到空姐来应征工作。

开放堂食活化酒楼

他指出,酒楼无法靠外卖经营,一般顾客只打包炒面、炒饭、油菜及烧腊等,很少人外卖海鲜及蒸鱼,这些都不适合外卖,影响口感,因此开放堂食才是为酒楼餐馆注入新生命力。

ADVERTISEMENT

“最艰难时期总是过去了,政府逐步开放,允许堂食,餐馆期待陆续接到喜宴、做寿及满月等订单,不像以前,办宴会至少要1、2星期前下订单。”

陈天保:缺外劳 制造业抢工人

马来西亚纺织制造商协会会长拿督斯里陈天保说,面对近两年疫情冲击后,制造业主要克服的挑战是成本增加及劳工严重短缺。

他说,由于制造业工厂必须遵守SOP,每星期为上百上千员工进行检测,增加开销,至于劳工短缺,主要是非技术型,属于劳力(苦力),以目前情况,疫情后合法外劳已从原本的220万名,减少至110万名,如果加上非法外劳原本有400万人,现剩下不到200万人,合计起来,外劳减少了300万人,对制造领导来说肯定不足应付。

他指出,特别是恢复经济活动外,发现到找不到工人,甚至出现抢工人现象,最近该会进行一项调查显示,23家公司参与回应就发现至少需要1万多外劳,估计整个纺织行业需要5万个外劳。

盼适度开放外劳

他希望政府正视制造业面对的困难,需要适度的开放外劳,让整个生产链恢复原貌,另外,也希望政府提供到位的援助,包括动用中小型企业每年缴交的外劳征税(Levy),协助同业转型,迈向自动化。

也是马来西亚时尚纺织服装联合会主席的陈天保说,大马市场面对很大的挑战,包括中国竞争者,因此要提升生产线才有办法找到新方向,虽然政府注重出口,实际上也必须把重心转移到大马市场。

ADVERTISEMENT

他说,在这次疫情中,纺织同业同时遇到机会,由于疫情严重,当时严重缺乏防护衣供应,政府和该会洽谈要求协助供应,经过努力后,联系上防护衣主要原料,即无纺布(Non Woven Fabric)最大生产商,争取到把部分原料供本地需求,因此同业成功在短短2个月内生产500万件防护衣。

陈天保也是马来西亚雇主联合会理事,他说,虽然政府鼓励居家作业,但制造业、工厂生意不能居家,毕竟不能把机器带回家,目前逐步开放后,要重振制造业最有效的方法是开放外劳,况且种植业和建筑业已允许增加外劳,制造业也应开放。

洪细弟:政府宣布开放措施后,看到整个市场活跃起来。(蔡伟传摄)
洪细弟:商贩最需要流动资金

吉隆坡小贩商业公会主席拿督洪细弟说,茨厂街是国内百货、批发、零售重要基地,但面对疫情冲击下奄奄一息,在今年8月前,根本看不到曙光,政府在10月宣布逐步开放后,经济氛围有所起色。

他说,很多商家、顾客逐渐返回市场,尤其允许可跨州跨县后,整个市场就看到动力。

他指出,在恢复经济之际,商家最希望政府加大力度落实亲商政策,协助中小型企业在困境中出发,其实和整个经济链息息相关,只要各行各业旺起来,流动资金在市场充裕就可以加速振兴,如果缺乏资金,市场根本无法动起来。

洪细弟说,对小贩和商家来说,也是考验大家的智慧,同业必须群策群力、团结一致,积极开店做生意,不要因生意不佳不开,而是要在困境中“抱团取暖”,只要80%以上的店面重开,公会才能争取旅游部多做宣传,即使暂时没有国际游客,先吸引本地游客。

ADVERTISEMENT

茨厂街零外劳 恢复“唐人味”

他说,这次疫情也为茨厂街带来“变身”机会,因为随着外劳减少,茨厂街正打造一个新卖点,就是“零”外劳,恢复从前充满“唐人味”风貌,都是本地人在开档、开店、开摊,这才符合百年老街的历史意义。

他也温馨提醒小贩和商家,不可聘请外劳是吉隆坡市政厅(DBKL)的政策,任何小贩都要签署“承诺书”,内容是不可聘请外劳,如果不遵守执照会被吊销。

他强调,疫情后,茨厂街应要适应不依赖外劳,毕竟在20年前这里也没有外劳,同样可拼出一片天,这样才能保持茨厂街原貌、特色和优势,如果之前“外劳街”污名不除去,无法吸引到本地游客消费,因此游客更重视这里百年传统的原味、历史和古迹。

“可以这么说,茨厂街曾是华人立业、创业的天堂,甚至生老病死的行业都可以在这里找到。”

来临佳节多 服装业者盼报复性消费

也是大马时装批发进出口商公会会长的洪细弟说,疫情弄乱了整个时装市场,在去年农历新年前,当时每个商家都进货,但最后政府宣布不能开店,造成严重损失,不只消费者流失,商家还要付租金和员工薪水。

他说,服装业可说疫中求存,有很多商家开始动用储蓄金,有些经济不允许的只有选择结束营业。

ADVERTISEMENT

他指出,现在疫情好转,重新燃烧服装业的希望,从10月开始,接下来多个月都算是旺季,12月圣诞节、1月元旦、2月农历新年,这些都是带动买气的主要原因,同业更希望出现“报复性消费”。  

他指出,除了通货澎涨外,同业面对的另一个问题是劳力,颇费周章,因为在疫情时期,许多雇主和店面无法支撑,纷纷裁退员工或以减薪、轮班值方式维生,有些已离开同业,因此要重新安排雇员和员工回到工作岗位,以服装业和贩商都希望找回原来雇员,他们可以熟悉运作,立刻投入服务。  

陈汝顺:凤凰饼家遭遇百年最艰难时期。(蔡伟传摄)
凤凰饼家:恢复人气 渐获订单

茨厂街百年老店凤凰饼家第四代传人陈汝顺说,这是该店百年来第一次经历的“惨状”,疫情时间根本没有人办婚宴、喜事,更没有人来买喜饼。

他说,目前茨厂街开始出现人潮,同时先后接喜饼订单,对饼家来说,疫情的经历恍如一场恶梦,希望尽快结束,恢复生气。

下期预告:

一夜崩溃的旅游业,却需要最久的时间来重新站起来。旅游业者还在苦苦等待政府全面重开国门,才能真正重头来过。

ADVERTISEMENT

马来西亚疫情简要演进表

2020年

3月16日,时任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宣布,根据《1988年疾病控制法令》及《1967年警察法令》正式颁布行动管制令。

5月1日,慕尤丁发表劳动节献词,宣布从5月4日开始正式放宽行动管制令,但仍不可以跨州,除了工作。

2021年

1月1日,卫生部宣布第七次延长行管令至3月31日。

ADVERTISEMENT

1月11日,慕尤丁宣布从1月13日起至26日再次在槟城、雪兰莪、马六甲、柔佛、沙巴和全部联邦直辖区实行行管令,以应对疫情加剧。

1月12日,国家元首同意颁布“全国紧急状态”,有效期至8月1日。

2月24日,全国冠病疫疫计划开跑,慕尤丁率先在布城卫生中心接种辉瑞新冠疫苗。

5月10日,由于病例不减反增,慕尤丁宣布,全国重新进入行管令(MCO)。

6月7日,慕尤丁宣布,6月10日起马来西亚全国实施“复原式行管令”(RMCO)

6月27日,慕尤丁宣布将“行管令”、“全国封锁”更名为“国家复苏计划”,并划分为4个阶段。

ADVERTISEMENT

6月28日,政府加速冠病疫苗接种,以遏制封锁期,慕尤丁宣布,政府将拨款10亿令吉加强推进全国免疫计划。

7月13日,确诊病例大幅度增张,首破单日新增1万宗以上。

8月28日,慕尤丁宣布,原定8月31日届满的复原期行管令(RMCO),延长至年底,即12月31日。

9月4日,新任卫生部长凯里宣布,9月8日由砂拉越开始为18岁以下人士接种疫苗。

10月10日,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利宣布,从10月11日起,全国人民获准跨州。

10月24日,卫生部宣布,完成疫苗接种的成人占94.5%,已接种至少一剂疫苗者则有97.4%,剩下4.7%人口未接种疫苗。

ADVERTISEMENT

国内工厂生产线逐渐恢复,重返市场,惟需面对抢工人的问题。(黄玲玲摄)
林德来(右)接受本报专访。左起为星洲日报多媒体记者陈征及高级记者李成友。(何正圣摄)
马来西亚纺织制造商协会协助政府寻求无纺布(Non Woven Fabric)原料,成功在本地大量生产防护衣。(黄玲玲摄)
陈天保:疫情冲击制造业,面对成本增加及劳工严重短缺挑战。(黄玲玲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