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绵里藏心
06/11/2021
何俐萍.疫下砂选,你有压力,我有压力
何俐萍

砂盟还是铁了心必须尽快了结这桩心头事,未必是他们认定胜券在握,名义上是不能一日无政府,也必须维护民主制度,但不能否定的事实是,再拖下去,夜长梦多,变数也大,愈是可能不再掌控中。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明知疫情仍笼罩,也不是不知道在野党都火力全开猛攻,全是因为怕了让18至20岁群体有机会在砂选举初尝投票的机会,砂盟仍执意不等紧急状态自动解除,而非得在2021年结束前解决5年一次的大事,你会认为他们是一点压力也没有吗?初次领军砂盟上战场的阿邦佐哈里说:“这是艰难的决定……”,我相信他这句说的都是实话。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或许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也是险中求胜。对砂盟而言,这一关过了,哪怕是成绩不如预期的标青,又一个5年政权到手,却也意味是轻舟已过万重山。

政坛流传的消息是,按原定计划国家元首的御准解除紧急状态的信函原是在本周一就要公布,因副首长詹姆士玛欣在预计公布的前一天病逝,而使宣布不得不延后多几天。但从同样冒着詹姆士玛欣的葬礼刚举行就迫不及待掀开选战帷幕的批评,砂盟还是铁了心必须尽快了结这桩心头事,未必是他们认定胜券在握,名义上是不能一日无政府,也必须维护民主制度,但不能否定的事实是,再拖下去,夜长梦多,变数也大,愈是可能不再掌控中。

詹姆士玛欣染疫后又因心疾而失去宝贵的生命,这对砂盟是不小的打击。这不仅仅是因为詹姆士玛欣是8届的州议员,而是这位政党老将曾经领导位处第2把交椅的达雅党(PBDS),到后来他创立砂人民党(PRS),在达雅族群深耕多年。詹姆士玛欣的猝逝,也让砂盟措手不及,群党崛起,各个是磨刀霍霍,暂不说有没有能力夺取席位,但乡民对砂盟犀鸟的标志还陌生是隐患,多少也会分散选票。可别忘了,乡区一直都是砂盟的主战场。

ADVERTISEMENT

从近月来的舆论塑造和铺陈来看,在野党,尤其是行动党以往都透过一场又一场的选民集会的出席人数和选民的反应来测试民意,如今因疫情而设定的竞选SOP已使在野党失去实体竞选的优势下,在野党必然把火力集中在攻击砂盟是怕了18至20岁选民这群体的论调,城市选民大半对此说法也是深信不疑,砂盟在这点上是处于挨打的份儿,只能守,欲反攻则不易。

另外是在疫情笼罩下,城市选民普遍都认定每日公布的确诊病例因缺乏病例追踪及主动检测,以致无法反映疫情的实况。最让人不放心的是,砂拉越每日通报的积压死亡病例都是介于10多至20宗,目前为止的最高记录是34宗。死亡病例的高企,且高居全国之首,恐惧和愤怒的情绪已占据人民的心头,在野党只要这课题上加把力,选民在选票和生命之间权衡轻重后,毫无疑问是以保命要紧,若放弃投票的效应逐渐在民间扩大并形成一股力量,在低投票率的情况下,对砂盟也形成不利。在这引述一位老选民的话:“何必以自己的生命去成全别人的富贵腐化?”,在城市选民群体当中,对投票兴趣乏乏者只会多不会少,外加游子因疫情不会大举返乡,投票率低也不出奇。

砂盟在防控疫情的工作上,从一度的资优生变成大部分人民眼中的负评,这对砂盟成员党,尤其是努力在打翻身仗的人联党,恐怕也是一大包袱。

在野党之中,希盟的成员党必是会以“禁讳让年轻选民投票”以及“疫情下执意选举是不顾人民安危”为主攻的两大论点,借以淡化希盟在22个月执政期纵容马哈迪说了算。希盟在城市选区虽然仍占上风,但若不能与其他在野党,如砂团党、民志党等搭配成合作伙伴,我不认为在野党能缔造历史。

这场选仗也注定是冷风吹,倒是从投票率上反映出选民的心态可以看出,这些年鼓吹的独立风,是已成气候,还是只是嘴上说说自爽罢了。

ADVERTISEMENT

行动党
何俐萍
砂盟
詹姆士玛欣
年轻选民
綿裡藏心
城市选民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7小时前
12小时前
2天前
3天前
4天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