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开门见山
06/11/2021
黄泉安.酒杯里能创出信仰自由吗?
黄泉安

民间对吉隆坡市政局及各地方政府严限售酒指令开始慌张,却对长年的政治因果不闻不问,更对伊斯兰党复兴伊斯兰法庭(刑事权限)修正法案(355法案)波及非穆斯林权益使国家转向伊斯兰化的意图普遍冷感,显示选民意识多么天真无邪。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民间对吉隆坡市政局及各地方政府严限售酒指令开始慌张,却对长年的政治因果不闻不问,更对伊斯兰党复兴伊斯兰法庭(刑事权限)修正法案(355法案)波及非穆斯林权益使国家转向伊斯兰化的意图普遍冷感,显示选民意识多么天真无邪。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伊党时势造英雄,顺水推舟参与国盟、国阵及砂拉越政党联盟共组联邦政权,赢得3正部长5副部长分配,同时受委的上议员直接出任首相署宗教事务部长,宗教事务副部长也一拼交由伊党包办。要问:朝野两方,是否有人反对首相依斯迈沙比利此种刻意安排?

10月中旬,依斯迈沙比利宣布,355法案近期将在伊斯兰法及民事法协调会议中,提呈给各州作例行检视;首相署宗教事务部长依德里斯阿末随即声明,355法案及限制和制约非伊斯兰宗教发展法案势在必行。显见两者互动,合作无间。

国民担忧的是,伊斯兰刑事法一开展实施,效应绝对不会像伊党花言巧语只针对穆斯林施法而不会影响非穆斯林的权益。

ADVERTISEMENT

理由很简单,我国非穆斯林目前仍是壮实的少数民族,但在政体运作下,非穆斯林像极了与榴梿排列一起的黄瓜:黄瓜自己滚动或被榴梿滚动,都会受伤!

非穆斯林唯一保障是联邦宪法,这是每个国会议员必须捍卫的公民底线,不得推搪。

马来西亚奉行君主立宪制及宪法至上,国会民主制度确保我国是多元民族与宗教的国家,政体是属于世俗国而非马哈迪与伊党口中兜售的伊斯兰国家。

希盟显然过于热衷改革与政治稳定备忘录给予的套路,国阵之中的非穆斯林议员及倾政府青蛙议员,莫非也为了个人存亡而自甘典当尊严感,对巫统默许伊党宗教同化攻势,可有任何策略性防范措施?

民间问得更直接,行动党42名国会议员之中,除了方贵伦有在国会追问伊党宗教同化、侵袭宪法精神的议题,其他火箭和律师议员为何噤若寒蝉?

伊党为全国性实施伊斯兰法庭(刑事权限)修正法案进行长期部署,除了早在吉兰丹、登嘉楼州立法议会通过并接纳备用,目前的“只欠东风”是等待国会采纳全国性母体法案,得逞后就可以全国通行无阻。

ADVERTISEMENT

这个政治效应,自1981年“哈迪训示”(Amanat Hadi)争议事件以来,我国律师公会、学者及国际研究员曾冗文分析前因后果和来龙去脉,同时也为我国日后政体的安危路向,提出许多见解和警惕。

现在,依斯迈沙比利推波逐浪,指示首相署宗教事务部长将355法案及限制和制约非伊斯兰宗教发展法案提呈给各州过目,可被视为潜移默化、但却渗透性修改建国条约的计谋。

伊党(甚至和巫统)为何如此狂妄,完全不再兼顾非穆斯林的法权和感受?

翻开我国政治史迹,伊党曾于1974年被已故首相敦拉萨收编,1974年加盟国阵而引爆内讧,1977年因“丹州危机”而脱离国阵。

80年代,在中东伊斯兰复兴运动下,众多深具中东宗教教育背景的少壮派崛起,典型人物包括诚信党议员慕扎希父亲尤索夫拉瓦、哈迪阿旺等人,在国内宣扬原教旨主义思潮,终于第7届全国大选(1990年)夺得吉兰丹州政权,权势延长至今。

以宗教挂帅的吉兰丹州政府也从此变成联邦财库的负担,丹州更沦为西马经济力最弱的州属,不时等待中央的财资救济。

ADVERTISEMENT

2018年希盟执政中央,丹州政府宁可厚颜向中央申请预早下拨2450万令吉,才有能力支付公务员薪酬。今年提呈的第12大马计划,吉兰丹也在通讯与多媒体部长(吉兰丹巫统议员)安努亚慕沙穿针引线下,将丹州通讯基建拨款,从7亿令吉提高至10亿令吉,名堂是要促进州经济。

与此同时,伊党主席哈迪阿旺也扮懵诈傻,喜来登行动后就开始周旋巫统(全民共识)与土团党(国家联盟)之间,左右逢源,寻找齐人之福的套路。际此甲州选举及全国大选跫音渐近,伊党最新的套票诡计,竟是大打塔利班牌。

美国从阿富汗全面撤军的期限未到,伊党就迫不及待,抢先恭贺塔利班武装分子胜利,宣称塔利班以恐怖和暴力管理阿富汗的日子已成过去,如今的塔利班是更有同情心、更加成熟的组织。

首篇立场告白,是来自该党国际事务与外交关系组主任莫哈末卡里尔,也是哈迪阿旺儿子兼登嘉楼州峇都布洛区州议员;次篇声明是来自哈迪阿旺本身,由党报《哈拉卡》大力宣传。

最近伊党举行党选,伊党青年团也把中国和外交部长王毅摆上神台,一边赞扬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为阿富汗注入数十亿令吉的发展资金,一边喊话:“如果共产主义的中国都可以向塔利班统治下的阿富汗伸出援手,我们作为‘伊斯兰手足’,为什么不能呢?”

要知道,本届国会伊党权势重再茁长甚至当权,政治本钱只需18个国会议席,等于222席代表权的8.11%,也只及希盟89席权势的两成。

ADVERTISEMENT

2013年大选,伊党在雪州56席州议会中赢得12席,获得分配3个行政议员做奖赏,即使伊党中途退出希盟州政府,也能保留权位直至任期届满。2018年大选,伊党在雪州输剩1席(N51昔江港)。

换个视角来看,伊党在西马西海岸(除吉打州外)几乎被连根拔起,这是选民发挥的集体功力,还是希盟领导力所致?

巫统创党于1946年、伊党创党于1951年,是两个党根深扎的马来单元政党,势力不容小觑。来届大选若要完全杜绝伊党枷锁中央权势伊斯兰化我国政体的意图,别只单看酒杯里的自由,我们还有大把实际功夫要干!

ADVERTISEMENT

依斯迈沙比利
希盟
黄泉安
开门见山
伊党
哈迪阿旺
伊斯兰法庭(刑事权限)修正法案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6分钟前
2小时前
4小时前
8小时前
21小时前
1天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