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07/11/2021
黄沙掠窗过 / 庄益安
作者:庄益安
尼泊尔首都加德滿都(Kathmandu)无论是打卡景点、神庙、街道小路、村民生活都充滿神秘,古色古香的浓浓色彩。

早上9点,首都加德满都烈日当空,昨晚才14度,今天升上36度。用了早餐,下到酒店门口,一辆浅绿色旧式车子出现眼前,车里下来一个魁梧约193公分的汉子,外表敦厚,皮肤黝黑,看样子应该是老实人,他微笑客气自我介绍,是今天负责接送我一日游的司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出发前,他把话说在前头,简略讲解每个景点不限时间,如果需要付入门票的景点他会代付,因为旅费全包括在内,但是不当导游,全程个人自由活动;他会在停车场附近等我,傍晚6点之前送我回酒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激动、兴奋之情在内心澎湃,终于可以亲睹这充满神秘色彩、令人着迷的城市。数年前不幸遭遇地震,被摧毁的建筑物、屋子,歪歪斜斜凹凸不平的痕迹,至今仍然处处可见,据说很多景点地区大部分都已迅速重修,以应付更大量的游客光临。

我在路过时,曾看见一个妇人在露台从容地晒衣服,她的窗口东歪西斜只剩下一扇门,贫困家境没有多余钱装修,整幢房子扁扁横斜着,那一刻,真庆幸自己有个完整的家是多么幸福。

万万想不到,一场令人振奋又期待的旅游,却因临时加演一段毕生难忘的插曲,使这趟旅程更充满戏剧味,至今回想起那画面,不禁失笑当年不成熟的失序行为。

记得当天早上出发时,空气清爽,微凉的风迎面清吹,司机与我一路闲聊甚欢,给我的印象极之不错,然后告诉我间中会抄小路行走避免塞车,我没有意见。

是有很多小路通行穿梭,熟悉的导游司机为了节省时间,抄小路司空见惯,窄小弯曲的小路,简陋的屋子住着平民百姓,小路黄沙遍地漫天,每辆车摇摇晃晃飞驰而过,都掀起一股黄沙扬砾,车子有如陷入在滚滚黄沙走石中,惊险又刺激。

之前坐在旅行车倒没觉得什么,用手掩住鼻子就行,但是汽车的情况就有些不同,才导致两个男人上映这出紧急开窗关窗争斗战。

当车子第一次转向小路,黄沙在四轮下迅速汹涌飞散车边周围,整辆车在一霎那陷入黄沙旋转之间,司机即刻喊说:关窗,快关窗。

我看情势不対,赶紧关窗,旧式汽车没有手按自动开关,我只好去扭转那笨拙手转开关,但不及黄沙快,被喷了一脸黄沙。

不久,司机熟练绕个圈很快又回到大路,我俩仿佛重返人间。

司机松口气说可以开窗了。

景点一路沿着浓厚满载历史遗迹,我在古老的寺庙神殿、猴庙停下足迹,观望街边小孩自力更生售卖矿泉水,因为语言不通,身旁放着小形计算机,方便与游客商议价钱;还有街上兜卖削好的黄瓜、椰子的小伙子,都是村民刻苦耐劳生计写实。

间中司机在景点下车陪我到入门处,付了门费便自动失踪,让我自由游逛,但是每当我回到车位时,不用5分钟他很快又神出鬼没出现,不用我左等右等,工作效率我是由衷佩服,无话可说。

下午,司机说马路上开始繁忙了,都会尽量抄小路走,那时候烈日曝晒,气温升至36度左右,当第二次车辆转向小路,果然前路滚滚黄沙正等待着我们。

司机再次紧急发号:关窗,快点关窗。

我有了第一次经验,机警又是去扭转那笨拙的开关,谁知道竟然失灵转不动,此时黄沙盖地而来,司机着急大声吆喝:关窗,快关窗,你想要谋杀我吗,我眼睛睁不开看不到路了。

被他这么一喝,我脾气也来了:我关不到,你的开关坏了扭不动。接着我使力扭转,发出“ 格、格 ”声音。

“ easy easy my friend 。” 他心庝他的车,语气依旧不友善。

我也生气了, “ 还easy, 不大力转怎么关得上? “ 我没好气反驳,心里嘀咕你这种老爷车,而我原先大好心情也破坏一大半。关好窗,车子继续向前飞驰,黄沙在车后急急如影随形。

走了一段路,我在车里汗如雨下,才后知后觉问他:你为什么不开冷气,真的很热,我不能呼吸了。

“ Sorry,你的旅行费没有包括汽车冷气 。” 他回答。

“ 什么,我没听说过有这回事,也没有人告诉我要付冷气费,再说你不热吗?” 我想我已经热到失去理智,开始向他咆哮,之前的好感也一扫而空。

偏偏这段鬼路特别长远,一直未到下个景点,然后我看见他那件白色丅恤湿透一片,背上映贴出黝黑皮肤,和我一起热到失控。

我对着望后镜狠狠盯住他,只见汗如雨下的他不时用右手臂去抺额头的汗,接着又换左手。此时他发现镜子里有对眼睛在瞪着他,四目交集,我忍不住向望后镜扮作一个幸灾乐祸的表情,嘴角露出冷笑,心想若再不开冷气,索性就来个同归于尽。

没有给他小费

几秒钟之后,他忍不住妥协了 “ ok ok ,我就开一会冷气,就一会 。”

“ Whatever, ”我没好气回他一句,反正我变成烧猪有他作伴。

冷气在车厢里发出呼呼声响,缕缕轻烟缓缓从冷气孔直吹,我闭目养神,享受这刻用一肚子气换来的冷气,大有久旱逢甘霖之感。

很快的,冷气像失去了性命,不再呼呼作响,他果然真的只开一会,我在车内已经热到麻木,抗议无效,唯有接受这般残酷的命运。

唯有每一回在景点下车后,我仿如重回大自然,不由自主开心迫不及待,去拥抱这魅力无穷的每一寸土地,偶尓停下脚步歇一歇,喝一杯当地香浓奶茶,吃一块甜点,随意自拍,车上一切不愉快的情绪,很快便抛到烟霄云外。

当旅程即将圆満结束时刻,我有点意犹未尽,忽然有点不舍,放下自尊闲闲的问司机:现在你要送我回酒店了吗?

“ 是的,旅程完毕了 。” 这是我们最后一句対话。

我在酒店门口下车,从口袋抽出一张10块美金,想付他小费,但是回想在路上给他如此对待,心有不甘,手中握紧着钞票,犹豫不决。

司机并没有下车挥送,车子直接转向大路慢慢驰去,我望着车子背影,在太阳余晖下渐渐消失远去,心里闪过一丝失落,非常没有及时给他小费,都是出来找生活,也许人家还要养家糊口,我又何必为点小事去斤斤计较、记仇?

我在酒店门口站了一会,希望他会转回这个方向走,但是他没有回头。

后来,我在离开之前,向酒店讯问处要求同一个司机来载我去机场,这样我就可以弥补上一次遗憾,小费双倍奉上。

酒店人员告诉我,旅行社派谁来他们不淸楚。结果当天驰来的是辆小红车,司机是一个陌生人。

上了车,我不知不觉打开车窗,望着窗外掠过数日陪伴我的喧闹城市,无限惆怅,真心希望眼前这位司机是他,也许我们可以握手道别,让这趟旅游抹去瑕疵,有始有终。

记那一年之旅。

庄益安
尼泊尔
后悔
星云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7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