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人物
08/11/2021
“大马剧场第一夫人”法丽达/用心浇灌表演艺术这亩田
报道:本刊 郭慧筠、摄影:本报 陈世伟、部分图相关单位提供
年届82岁的法丽达接下来仍然会致力于推广本地表演艺术。

“大马剧场第一夫人”(The First Lady of Malaysian Theatre)的美称,足以验证拿督法丽达美利坚博士(Dato’Dr.Faridah Merican)对于我国表演艺术界的贡献。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国表演艺术领域向来难以赚钱,法丽达却依然坚守着,尽己所能推动本地文化产业,只因对她而言,艺术给人带来自由,并令人感觉真实存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法丽达自小学起,便开始参与舞台剧演出,她还记得当时扮演的是莎士比亚《麦克白》(Macbeth)故事中,女巫的孩子,因尚年幼,那时她是抱着玩乐的心情表演。

后来,她升上槟城圣乔治女子中学,学习了各种各样文学作品,不仅有机会参与演出,还接触了辩论和演讲,让她喜欢上表演的感觉。

ADVERTISEMENT

而她真正被表演艺术吸引是在少年时期,那时她常到槟城新世界观赏中国戏曲和邦沙万(Bangsawan),深深地被演出中的戏服、唱腔、音乐等吸引。

中学毕业后,她到哥打巴鲁师训学院升学,之后顺理成章地来到吉隆坡当教师,同时经营演员副业。尽管演员这份副业并未给她带来任何收入,但她因此结识到许多熟悉表演艺术的人士,包括乌斯曼阿旺(Usman Awang)、拉欣拉萨利(Rahim Razali)等,“那是我年轻时,最难忘的时期,因为从这些人士身上学习了很多。”

法丽达年轻时参与过的演出,当时她把演员当副业经营。(相关单位提供)

执教5年后,她转为投身电台,成为兼职广播员,后来电台发展出电视部门,她也自然而然地从事跟电视有关的工作。直至1969年,30岁的她,转行到广告代理公司充当道具和试镜工作人员,主要是协助艺术总监寻找所需的道具和模特。

“这份工作让我有机会走访吉隆坡,到处寻找漂亮的事物,也从中学习到谈判技巧,因为需要说服艺术总监采纳我的想法。”
她在同一家广告代理公司工作超过40年,从道具和试镜工作人员慢慢晋升成为制作助理,到制作人,再到负责制作各种广告的视听觉部门主任。

尽管当时广告代理公司的工作繁重,但她依然兼顾着演员副业,“这不是选择的问题,而是确保我的时间有充分利用的问题。”

ADVERTISEMENT

致力开拓本地表演艺术空间

24岁那年,她嫁给了在电台担任新闻播报员的同事,然而这段婚姻并未获得法丽达父母的祝福,原因是她的丈夫是印度人,结果也真如法丽达父母的预测,婚姻无法长久维持下去,并在接下来的20年,她独自抚养儿子长大。

直至1986年,她与从澳洲来到马来西亚开设制作公司的祖哈山(Joe Hasham OAM)相识,两人随即相恋,还在3年后结婚,同年共同创办艺人馆(The Actors Studio)。

“当然我们的愿望不只是要创办表演艺术团体,还包括表演艺术空间,因为当时并没有私营剧场。尽管有国营剧场,但要是不拥有自己的剧场,表演艺术会难以发展起来。”

后来,他们选在Plaza Putra成立艺人馆剧场,随后也在一家购物中心打造剧场空间,正当一切往前推进之际,却在艺人馆剧场成立8年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豪雨导致剧场淹水,摧毁了他们多年来的努力和心血。

ADVERTISEMENT

他们只好转移到购物中心的剧场,继续经营表演艺术,同样的在8年之后,因购物中心要装修和提升设施,认为剧场不符合未来设计蓝图,因此他们被迫搬离。

庆幸的是,基于失去艺人馆剧场,在杨忠礼集团(YTL Group)的支持下,他们早已在冼都物色好设立剧场的地方,并在2005年,正式成立吉隆坡表演艺术中心。数年后,他们再将表演艺术空间拓展至北马,联合创办了槟城表演艺术中心。

由法丽达执导的《Uda Dan Dara》。(相关单位提供)
表演艺术最大的挑战是资金

“这三十多年来,是一段充满泪水和艰辛,并缺钱的难以置信旅程,时至今日,表演艺术领域依然缺钱。表演艺术领域面对的最大挑战并不是人才稀缺,而是资金,还有要如何吸引企业来支持艺术。当企业不再考量艺术是否带来利润,表演艺术也许就会有机会发展起来。”

尽管如此,法丽达仍保持乐观态度看待我国表演艺术领域的未来发展,并坚信终有一天,表演艺术能赚钱,“我们不能永远这样继续下去,必须把艺术教育放在对的位置,从学校开始努力尝试教育表演艺术,这是唯一提升表演艺术的方法,而且不只每个阶段的学校都需教导表演艺术,还应该以各种语言来教育。”

法丽达笑起来依然有着孩子般的稚气。

ADVERTISEMENT

她认为,教育部在推动表演艺术教育上扮演着重要角色,要是教育部长不理解艺术在学校的重要,艺术教育将永远不会发生。

“表演艺术不是不能赚钱,像悉尼、中国、香港和台湾的表演艺术工作者都能赚钱,只要我国好好发展这块领域,我们不会不一样,表演艺术是能赚钱的。”

法丽达说,我国表演艺术界的发展需依靠年轻一代,而充满热情、勇气、不畏惧尝试和不贪财的年轻人更能帮助表演艺术领域迅速发展。

为推进本地表演艺术界,艺人馆与泰莱大学在约3年前,共同创办了表演艺术学士(荣誉)课程(TUTAS),除了教导学生表演艺术知识,也包括灯光和音响技术知识,以及艺术管理。

“很多学生会问,毕业后他们能做什么?其实表演艺术毕业生出路广,可以继续深造、当老师,或者成为专业演员,而且可以到国外发展,不一定要留在马来西亚,所以出路选项并不匮乏,完全在于本身选择,当然勤劳和勇敢也是影响未来的重要因素。”

法丽达在2004年于BOH金马仑艺术大奖获颁终身成就奖。(相关单位提供)
 
各州政府应努力推动当地表演艺术

法丽达建议对表演艺术感兴趣的年轻人,勇敢投身相关领域,“我们并不知道你的未来将会怎样,因为你选择的可能是没有人尝试过的路,但你必须努力抵达目的地。”

ADVERTISEMENT

她亦鼓励学生毕业后,返回家乡创办剧团,“表演艺术空间不能只集中于吉隆坡,吉隆坡已经处于饱和状态,吉隆坡人对于表演艺术演出也出现疲态,我国有这么多个州属,每个州属都有发展表演艺术的机会和潜能,各州政府理应推动表演艺术在当地的发展。”

法丽达透露,其实几乎每天都有人询问他们,如何才能成为吉隆坡表演艺术中心的全职职员,这对她而言,是一大鼓舞。
“他们知道投身表演艺术领域的薪资不高,但依然愿意从事这行业,我想是因为身为艺术家,不只能感受自由,还能成为一个真实的人,或许父母不能了解艺术所带来的感受,但年轻人都晓得。”

法丽达参与《Adam The Musical》演出。(相关单位提供)

对她来说,艺术的创意能激发人们思考,并丰富心灵,“当观众来到剧场观赏演出,离开的时候,一定会留下让他们思考或讨论的东西,不管他们喜欢或不喜欢相关演出,都可以加以讨论,这就是艺术必须带给人们的启发。”

法丽达与祖哈山因工作相识,进而相知相恋,共同推广本地表演艺术。(相关单位提供)

年届82岁的法丽达接下来仍然会致力于推广本地表演艺术,尽管并不容易,但她相信只要每个人都有决心,表演艺术在我国终将会发展起来。

相关文章:

视觉艺术家Eddie Putera/我不是完美主义者,我只是鄙视平庸

ADVERTISEMENT

张君明/疫情宅家,钻入小人国玩微缩摄影去!

书画家王嘉堃/书法不只是写字,书法线条组合的变化可以无限大

ADVERTISEMENT

人物
法丽达
大马剧场第一夫人
大马剧场
表演艺术
祖哈山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