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北马北马新闻
10/11/2021
建材价格暴涨 吉玻房价可能起
(大北马)发展商自行承担建材暴涨成本,然而后疫情恐迎高房价时代。
各种尺寸的PVC管需求大,疫情后涨价。(黄荣文摄)

(亚罗士打10日讯)后疫情时代,吉打、玻璃市未来可能迎来一波房地产价格涨价的情况,不过首当其冲的是发展商须先承担建筑成本高涨10至20%的问题。

建筑领域逐步复工以来,发展商面对诸多压力及挑战,在疫期中要防范员工可能确诊冠病,工地需临时停工等问题,背后尚有建筑材料价格暴涨、人力成本激增的问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据了解,建材价格居高不下,一方面是建筑领域复工后,各地工地发展商争抢货源,另一方面则是入口原料及建材价格上涨,层层堆叠下一再攀升,而这些都是没有预先计划的突发情况。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大北马)发展商自行承担建材暴涨成本,然而后疫情恐迎高房价时代。
杨思源:复工后面对大家抢购,建筑材料价格高涨的问题。
杨思源:今年业绩不明朗

马来西亚房地产发展商(REHDA)吉玻分会会长杨思源分析,除了政府鼓励和相关政策,从去年6月1日至今年5月31日推行的“拥屋计划”(Home Ownership Campaign,或简称HOC)时,豁免住宅房屋印花税,使屋价折扣高达10%,大大刺激了房地产消费市场。

他指出,建筑领域虽已随着不同阶段的国家复苏计划(PPN)逐步复工,但消费者对于是否马上投资房地产,或购买自住的房屋,可能暂时还在观望。

他说,疫情起起落落,导致行管令的封锁开开关关,让房地产行业和建筑领域受到冲击,从去年整体尚算不错的业绩,到今年的不明朗。

ADVERTISEMENT

他说,去年3月开始的第一波行管,让各行业措手不及而感到紧张,但到了五六月稳定下来,虽不能举办实体展销会,但“网络营销”(E-Marketing)后,仍然有不错的业绩。

不过,那时候是政府相继推出3至6个月的“暂缓还贷”的金融措施,以及一些相应的关怀援助措施,因此民众仍愿意持续投资房地产,特别是有空地的房屋。

“然而,疫情一再延长到看不到尽头,特别是去年11月至年杪的疫情再恶化,以及年初实施的第二次的行管令(MCO 2.0),民众对于投资及开销进一步愈加谨慎,让房地产行业趋缓。”

工人受限 拖慢工程

杨思源受《大北马》社区报记者访问时说,行管令2.0的封锁措施,几乎大部分建筑领域如房地产都受影响,特别是就算工地特别申请后获准开工,工地仍被限制工人数量,结果拖慢了工程。

他说,之前因疫情和行管令影响,建筑领域的工程平均延误了10至20%的工期,现在复工后需要重整脚步赶回进度;初步估计需要耗时三四个月,才能赶上原定的时间表。

“不过,现在大家一起复工,又面对有钱未必有建材的窘境,建材供不应求,特别是入口产品,因物流运输问题,间接或直接导致涨价。”

ADVERTISEMENT

他说,该会于疫情期间有持续跟政府部门如大马建筑业发展局(CIDB)、州政府及地方政府单位沟通,探讨工地不能复工而衍生的后续问题,例如拖慢房产工程竣工,让购屋者未能如期拿到房子锁匙、发展商增加额外的成本。

他直言,建筑领域在疫情有好转后,面对的是“工程越慢成本越高”的问题,若复工时尚剩七八十巴仙工程需进行,将迎来建材费用高涨的问题。

“钢铁、铝、木材、砂石、沙子等建材全面涨价,都是疫情后突发因素,之前规划有关房地产计划时没有纳入成本的支出,现在需要由发展商承担这些额外成本,压力不小。”

他说,建筑领域也面对人力资源部突然严令落实员工集中宿舍(CLQ),已更改符合条件,否则会被罚款或不能开工。

他说,未来的房地产计划可能迎来涨价潮,但那已是发展商在未来规划新项目,重新计算成本、订立屋价,现在已获房地部批准但尚未售出的房屋,屋价不能随便调涨,所以额外的成本都须发展商承担。

政府“压价”需评估

杨思源说,政府希望“压低”国内房价,但那需要评估多方面的综合因素,不能一味对发展商提要求。

ADVERTISEMENT

他说,房地产的价格,绝非发展商随随便便能决定的,必须衡量到有关地段、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征收的各种税务和费用,以及建材、员工薪资、工程设施支出等等。

他说,商人逐利,发展商可以降低盈利,但是房地产建设若无利可图,甚至必须亏本,发展商就“赔本赚吆喝”。

黄吉和:五金店行管期生意跌

吉玻五金机械建材商公会署理会长黄吉和说,该行业商家面对的市场,主要是应对装修行业和房地产建筑行业,但是逐步复工后面对挑战多,面对涨、缺及却步。

他说,之前行管期间,该行业生意额直线暴跌,五金店虽获准营业,但只能销售“小五金”商品,不能销售“大商品”的建材,否则遭开罚后得不偿失。

“据了解,商店营业限售小五金,每天的营业额平均只达两三百令吉而已,差不多陷入做也死,不做也死的窘境,生意额下跌50至70%之多。”

他说,不论是木材或钢铁建材的价格都暴涨,令人瞠目结舌,例如PVC管涨价约30%、油漆涨价10至12%。

ADVERTISEMENT

“之前是工厂停工,现在复工后则是全世界都抢着要货,不是僧多粥少问题,而是每吨货可能价格500令吉,现在他人出600令吉,价高者得抢先、截货。”

他说,沙和砂石等建筑材料也暴涨,每吨涨幅一度高达40%,甚至还必须自备罗里去载,且需排队轮候。

询及多久可以恢复疫情前状态,他直言暂时还难以想像,因为还没有看到前路,大家都担心疫情反扑。

(大北马)发展商自行承担建材暴涨成本,然而后疫情恐迎高房价时代。
钢铁是不可或缺的建材,一旦涨价将牵发而动全身。(黄荣文摄)
(大北马)发展商自行承担建材暴涨成本,然而后疫情恐迎高房价时代。
黄吉和:安装屋棚所需要的钢铁方管也涨价。(黄荣文摄)
(大北马)发展商自行承担建材暴涨成本,然而后疫情恐迎高房价时代。
逐步开放后,建筑工人需要赶工赶进度。(受访者提供)

ADVERTISEMENT

房价
建材
暴涨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4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