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全国综合
2:08pm 11/11/2021
疫情阻扰 女儿周岁 父未抱过她
诺维妲与刚满周岁的女儿举行生日会,远在大马的父亲非常伤心,因为他已经错过了女儿出生至满周岁的日子,就因为受限于边境封锁,在疫情间不被允许出国相见。(今日自由大马图)

(吉隆坡11日讯)掐指一算,女儿都满周岁了,她的爸爸却从未把这个前世情人抱在怀里,也没有唱过一首摇篮曲哄她入睡。

自从爆发冠病疫情以来,这一家庭便受到各国封锁边境的防疫策略所限,不能随心所欲的飞行,就连向政府提出探亲申请时,都被以“非必要旅行”而拒绝。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为撮合异国夫妻在疫情下能相聚的“爱,不是旅游”(Love Is Not Tourism)联署运动马来西亚脸书专页里记录了太多类似故事:被疫情耽误的婚礼、被封关隔离的夫妻、被禁令相隔两地的小情侣,太多太多有情人都因为无法相见,最终离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印尼籍的新手妈妈诺维妲和她刚满周岁的女儿,就是被疫情阻扰不能与丈夫和父亲相见的异国夫妇。

诺维妲对网媒《自由今日大马》说,自2020年3月21日,她便与丈夫黄伟廉(译音)相距印尼与马来西亚,期间她向政府提出不下20次的My Travel Pass申请,没有一次被批准。

因此,她只能与女儿庆祝周岁生日,爸爸的缺席,注定成了一生的遗憾。

ADVERTISEMENT

“有时,大马政府拒绝我的申请,理由是我要带女儿返马与父亲相见,并非‘必要的行程’,有时又因为没有足够的文件,有时又说组别不对。最常见的理由,就是这不是必要行程。”

诺维妲说,她知道丈夫非常伤心,尤其是极度想要亲自拥抱亲吻自己的女儿,“我们唯有坚强起来,积极的去互相支持,否则很难去面对这种想见又不能见的苦日子。”

努鲁:每晚哭未能完成的婚礼

来自吉兰丹的努鲁,也是相思很苦的异国夫妻,她原定去年嫁给英国籍丈夫,却因为爆发了世纪疫情,耽搁了一段跨国爱情。

“19个月了,我们分离19个月了。现在的我,每晚都在哭,哭我那远在沙地阿拉伯工作的丈夫,哭我未能完成的婚礼,哭这场疫情什么时候才能终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过去的平常日子。”

努鲁说,原定去年举行的婚礼,就因为外国人被禁止入境,以及不准举办婚礼等行动管制令的限令而无限期展延,而努鲁也因为须照顾中风的母亲而无法远赴沙地与未婚夫会面,让两人饱受相思苦。

“我每晚都流泪,每天都睡眠不足,我对一切都感到那么无望与哀伤,我甚至在想,我这辈子还可能嫁人吗?

ADVERTISEMENT

“因为远距离,我们已经争吵很多次了,我已经渐渐对这段感情失去想望了。”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异国夫妻
爱,不是旅游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月前
7月前
8月前
8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