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花城花城最热点
11/11/2021
为援助街友而设立 “欢乐之家”需义工及赞助车辆
报道:黄翠娴
供FB/为援助街友而设立,“欢乐之家”需义工及赞助车辆
陈丽群说,要把街友带走需要“软硬兼施”,谈判的过程有时会很漫长。(取自脸书)

(芙蓉11日讯)若雨天能有被窝取暖,或晴天能倚在窗旁看晨光飞鸟,谁会选择流浪街头?

对常人而言,倒街卧巷是因为处境窘迫,从来不是一种选择。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而作为一名市民,你可以选择在这“无止境轮回”的社会现象里,在能力可及的情况下,给予一点援助。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随着森州行政议员陈丽群倡导的“欢乐之家”(Rumah Minda Ceria-RMC)基础成型并已运作,她受访时说,这家由义工经营、为街友带来曙光的机构,需要更多义工加入,同时希望能获得赞助,让义工们能有一辆车子,专门用作“拯救”街友用途。

有意成为义工,或想通过其他方式援助街友,都可以直接联络陈丽群019-653 2977。

供FB/为援助街友而设立,“欢乐之家”需义工及赞助车辆
陈丽群(蹲者)忆述,真正让她下定决心成立“欢乐之家”的街友“过渡中心”是源于2019年,在梅岭援助的街友个案。左为万茂州议员叶耀荣。(取自脸书)
陈丽群:沦为街友的人士都各有故事

芙蓉的街道里从来“不缺”露宿者,特别是老街,更不时会出现“新”街友。这些街友,有的清醒、有的精神异常,有的会捣乱、有的只是静静躺在五脚基睡觉。

ADVERTISEMENT

陈丽群说,这些沦为街友的人士都各有故事,露宿街头原因各异。

“他们有些是因为酗酒、吸毒、吸强力胶而长期处于不清醒状态,有的是因为和家人失和离家出走而流落街头、有的因为有精神问题但没有治疗或服药所以情况加重,也有的是身患阿尔兹海默症的走失老人。”

她指出,有个时期,芙蓉的街友数量曾一度达四十余人。

“RMC目前收留了约14人,该处最多可以收留二十多人,但RMC的作用并不是成为收留街友的庇护所,这里的功能是对街友进行治疗和改造,让他们重新来过。”

陈丽群直言,不少人会误会RMC是收容所,但其实义工们不会让他们永久居住在RMC里头,而是会针对他们的情况,作出“调整”。

“比如有精神疾病的需要吃药,酗酒成瘾的需要戒酒。我们有芙蓉端姑查化医院的专科医生协助这些事,他们也会进行评估,包括个案已经修养好了,可以重新到外头工作

ADVERTISEMENT

展开新的生活,RMC的义工还有芙蓉端姑查化精神科医生都还是会继续的监督他们的情况。”

她说,在RMC里,义工会鼓励街友振作,也会让他们“重新”学自理,他们必须冲凉、理发,用餐后要自己洗碗碟,这些简单日常,都得重新教导。

供FB/为援助街友而设立,“欢乐之家”需义工及赞助车辆
陈丽群说,义工们把街友送往医院治疗,曾经一等就是10个小时。(取自脸书)
需让街友重新回到社会
而不是把他们困在精神病院里

陈丽群指出,成立RMC这个援助街友的过渡中心(Pusat Transit)计划,源于端姑查化医院精神科医生——希蒂哈斯拉,对方是在2019年提出计划,并交上了计划书。

她说,希蒂哈斯拉当时说过,精神疾病是可以治疗的,而街友的精神情况也可以在设立的中心里改善,但必须让他们重新和其他人相处并回到这个社会上,而不是把他们困在精神病院里。

“2019年8月,我在梅岭处理一名‘破坏设施’的街友个案时,因为各个单位都有各种理由拒绝扮演善后角色,我才意识到,要赶紧‘填充’救援和善后的缝隙,才能解决问题。”

她说,有关经历让她意识到芙蓉迫切需要援助街友的“过渡中心”,所以她便和相关的非政府组织逐步促成了如今的RMC。

ADVERTISEMENT

“不过RMC暂时只是收留男性街友,毕竟男性街友占90%的比例,女性会被安排在其他的中心。现在的义工大概有8人,他们都是很善良的人。街友问题是一个社会现象,是不会完全消失的。但是我必须直言,当援助街友的义工,必须要很有耐性。”

她举例,曾有一名义工在街道发现一名离家出走和孩子后,和对方父母聊到了凌晨4时,才成功说服父母把孩子带回去。

“还有一次,一名义工在‘捉到’街友后,带他去端姑查化医院治疗,在医院等了10个小时。”

她说,在“救援”神志不清街友的时候,过程一般也会很艰难,必须要追、围攻、劝解,软硬兼施才能把对方劝下。

“义工大部分时候都会通过救护车或民防部队援助载送街友,但有时候两个单位也会因为太忙而无法援助。因此曾有义工试过用自己的车子,载送浑身酒臭味的醉汉去中心。这就是为什么义工希望能有人赞助车辆给他们,方便进行援助工作。”

供FB/为援助街友而设立,“欢乐之家”需义工及赞助车辆
除了福利局官员,在“拯救”街友的过程中,援助单位还有来自端姑查化医院的救护车、民防部队等,右起为助理诺茜拉及陈丽群。(取自脸书)

陈丽群也说,倘若家中有“照顾不来”的家人,需要获得援助,可以寻求福利局帮忙,切勿把他们“丢”到街头。

ADVERTISEMENT

“比如一些特殊的孩子或家人,可能他们的情况很严重,无法自理或家里的状况太糟照顾不来,其实都可以向福利局求助,经过评估,如有需要,福利局官员就会协助处理。”

供FB/为援助街友而设立,“欢乐之家”需义工及赞助车辆
曾经在芙蓉老街活跃的女街友,如今剪了一头短发,并会在用餐后自行清洗餐具。(取自脸书)
供FB/为援助街友而设立,“欢乐之家”需义工及赞助车辆
希蒂哈斯拉(右)在2019年向陈丽群(右二)提议了有关为街友准备改造及治疗的“过渡中心”。(取自脸书)

ADVERTISEMENT

援助
义工
街友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7小时前
5天前
6天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