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逆思流
14/11/2021
玛丽安莫达.如何拯救大马人身分
玛丽安莫达(Mariam Mokhtar)

对宗教的强调阻碍了我们孩子的思想,消灭了好奇心,并将他们隔离,从而限制了不同种族和信仰之间的适当融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如果有人问起你的国籍,你会说你是大马人,还是提到你所属的特定种族?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如果你在海外生活了相当长的时间,你可能会意识到你所在国家/地区的人对你的种族出身毫不关心。你很有可能会说你是大马人。

如果你问一名非马来人他首先是大马人还是非马来人,他很可能会欣然承认他是大马人,而不是强调他的种族。开明马来人也是如此。他会毫不犹豫地宣称他是大马人。

另一方面,居住在大马的马来人可能不愿承认他是大马人优先。为什么?

ADVERTISEMENT

大马人在不健康的环境中长大,他们通过种族和宗教有色眼镜来控制我们的生活。那么,我们是否忘记了自己是大马人?

我不这么认为。尽管我们对宣扬分裂的领袖感到绝望、无望和蔑视,但我们往往忘记了我们许多人实际上正在实践大马精神,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例如,妮可大卫、潘德莉拉和法拉安与行管令期间飘扬的白旗有何共同之处?答案很简单。

这3名女运动员在国际体育赛事中为大马而战,受到大马观众的大力支持。这些大马人不在乎潘德莉拉是否来自砂拉越。他们只希望她在跳水赛事中获得最高分。

同样,支持法拉安的大马人也不在乎他们是否认为她的紧身服太贴身而且露太多。他们只想要她获胜。

大马人在疫情期间悬挂白旗与运动员有一些共同之处。

ADVERTISEMENT

响应白旗运动的个人、非政府组织和企业只看到有家庭陷入困境。他们没有以种族或宗教来捐赠食物和物资。他们的努力是关于大马人帮助不幸的大马人。

那么,如果我们在帮助穷人和支持国家队时可以扮演大马人,为什么我们不能在其余时间都是大马人呢?

要回答我们如何实现“首先是大马人”的问题之前,我们必须解决5件事。

第一、今天的马来人已经失去了他的身分。他在穆斯林、阿拉伯人和读过的有关马来群岛早期历史的书籍之间感到困惑和纠结,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兴都教徒后裔。

为了政治上的权宜之计,政党和宗教司劫持了伊斯兰,并用它来操纵马来人的思想。

通过恢复马来人的文化身分,他可能可以找回大马人的归属感。

ADVERTISEMENT

第二、问题是许多马来人并不真正了解他们的宗教,政客要求马来人绝对忠诚,他们只能盲目服从。因此,如果我们想拯救大马,请阻止宗教走向不归路。

第三、老实说,我们所谓的领袖不过是自负膨胀的二流汽车销售员。在我们的文化中,我们尊重长辈,这就是我们发现自己被保守派——那些已经过了鼎盛时期、70多岁、拥有过时政治理念的政客——困住的原因之一。

所以,如果我们想实现大马人优先的梦想,年轻人必须勇敢地抓住挑战来解决我国领导层的真空。

第四、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教育部长们为降低教育质量奠定基础。

对宗教的强调阻碍了我们孩子的思想,消灭了好奇心,并将他们隔离,从而限制了不同种族和信仰之间的适当融合。

如果我们能够厘清教育制度,我们就更有能力实现大马人优先的梦想。

ADVERTISEMENT

第五、由于不同社群之间几乎没有互动,我们在“他们”和“我们”的社会中长大,这主要是出于恐惧。

只有通过对话才能消除障碍。这时不同信仰和文化的人们才会惊讶地发现他们拥有许多共同利益,如良好的医疗保健、体面的工作、安全的生活环境、有效率的基础设施、以及为子女提供良好的教育。

我们应该促进艺术和创意,以开放态度接受新的思想。

然而,我们不能把这个重要的任务留给政治人物。我们可以从家里、学校、社区、成人学习小组、游乐场、运动场和网上开始。

一部分人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我们已经通过体育运动和帮助社区中的其他人来实践“大马人优先”的精神。我们只需要进一步扩展。

Mariam Mokhtar: Being Malaysian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玛丽安莫达(Mariam Mokhtar)
逆思流
法拉安
大马人
潘德莉拉
大马人优先
妮可大卫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5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