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柔佛今日焦点大柔佛焦点
15/11/2021
疫情期间助生产防疫用品 25车衣女工遭欠薪半年
报导/摄影:张柔生
**已签发(请置头条)**柔:第二版头条:疫情期间助生产防疫用品,25车衣女工遭欠薪半年
黄玉英(前排左五)协助25名工厂女工,声讨被厂方拖欠的薪水。

(居銮15日讯)在疫情期间协助工厂生产防疫用品,却被拖欠近半年薪资。居銮一家制衣厂的老员工集体呼吁厂方在本月17日之前,发还大家冒著染疫风险而努力工作的血汗钱!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25名华裔车衣女工是在昨日由马华居銮市议员黄玉英的陪同下,于佰乐园召开新闻发布会时,提出上述诉求。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工人代表范翠玲向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透露,工厂在疫情期间转为生产防疫用品,至今还在运作,却已久未发薪,受影响的还有更多工厂员工,包括巫裔工人群体和外籍劳工。

她说,制衣厂拖欠全职员工长达半年的薪资,累计金额至少已逾20万令吉,但对于每次去投诉者,管理层会给数百令吉作为补贴,不会给付全额薪水,而没去投诉的,则都没有获得薪水。

**已签发(请置头条)**柔:第二版头条:疫情期间助生产防疫用品,25车衣女工遭欠薪半年
范翠玲希望制衣厂可以针对积欠多个月薪金的做法给予合理交代并且尽快支付欠薪。

“在疫情严峻的期间,我们仍冒著爆发工业区感染群的风险,如常回到工作岗位,协助缝制防护衣、口罩等防疫用具,我们也担心如果不去工作,会拿不回之前的薪资,其中一些人不愿继续白做工,已经请辞。”

ADVERTISEMENT

她表示,大家都希望制衣厂可以针对积欠多个月薪金的做法给予合理交代并且尽快支付欠薪,否则员工不排除进行和平请愿活动,以捍卫个人的权益。

她透露,出面投诉的这些工人中,服务年资最浅的也有二十几年,大家都没想到这家大型制衣厂会拖欠薪水,而且近期人事部和经理都相继离职,联络不上管理层,也没有给员工任何解释。 

她也提到,工人代表也曾到劳工局进行投诉,但经过查询,找不到公司的注册号码,在没有官方记录的情况下,投诉无门。

“此外,我们的公积金结单显示,工厂在今年起也停止缴纳公积金,我们好几个月没有获得薪水,一些人的生活已经陷困。”

吴三妹(62岁)在该厂工作了29年,因为多个月没有拿到薪资,在今年4月离职。

她指出,自己还有一名孩子在台湾念书,尚需要支付孩子的生活费,所以至今还会回去争取被拖欠的4个月薪水,不过都无功而返,一等再等。

ADVERTISEMENT

**已签发(请置头条)**柔:第二版头条:疫情期间助生产防疫用品,25车衣女工遭欠薪半年
吴三妹在离职后仍数次回去公司争取欠薪,但都无功而返,一等再等。

吴丽玲(51岁)表示,大家都是工厂的老员工,没想到会有欠薪的情况,员工们其实也不希望事情演变成这样,只要求老板尽快出粮给大家,解决员工的生计问题。

**已签发(请置头条)**柔:第二版头条:疫情期间助生产防疫用品,25车衣女工遭欠薪半年
吴丽玲认为,老员工们其实也不希望事情演变成这样,只要求老板尽快出粮给大家。

罗美玲(45岁)指出,大家都是全职员工,虽然薪金不高但还是一笔稳定的收入,但是在这两年来,时不时薪水都会有分为几百令吉的小额入账。

“我们也是很辛苦,每日早出晚归,靠自己的交通,要打油也要维修,现在有工作,却还要向丈夫伸手要钱。”

**已签发(请置头条)**柔:第二版头条:疫情期间助生产防疫用品,25车衣女工遭欠薪半年
罗美玲指出,有工作但没薪水,需要支付一些费用时还要向丈夫要钱,不是滋味。

黄玉英表示,这些员工的家人也会反对他们在疫情期间到工厂工作,但他们还是一直站在前线卖命,雇主理应就此事做出回应和交代,而不是对旗下的员工不管不顾。

她也透露,虽然数次联络厂方都没有回应,不过她将继续协助跟进这起事件,为受影响员工讨回公道。

ADVERTISEMENT

至截稿前,记者无法联系上事件中的制衣厂雇主或负责人,未能取得厂方回应。

ADVERTISEMENT

欠薪
制衣厂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月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