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17/11/2021
【不如听歌】歌词中找你/苏燕婷
作者:苏燕婷

学生告诉我,看到报章上有我的专栏,我回应他们:“我是一个一无是处的老师,整天只会看戏听歌,千万不要学我。”他们听了哈哈笑之余,也说这样的生活很惬意呢!惬意,谁不喜欢呢?我是忙里偷闲,不喜欢长期累垮才来休息,边做边休边修而构筑了片言只语。我也喜欢戏里歌里偷文字/文学意味,所以,继上一篇我钟爱的城市之后,我就选择钟爱的文学为题。

如果说起现代歌词里的文学意味,肯定很多人会想到方文山。〈菊花台〉〈青花瓷〉〈兰亭序〉等有古典意蕴,你看〈菊花台〉所述:“雨轻轻弹/朱红色的窗/我一生在纸上被风吹乱/梦在远方/化成一缕香/……北风乱夜未央/你的影子剪不断/徒留我孤单/在湖面成双”。剪不断的愁,如李煜,夜雨中仿佛有李商隐,我却最喜欢“在湖面成双”的意境。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比较喜欢〈青花瓷〉,天地辽阔书画细致,烟雨中文字中都有你的身影。“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汉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色白花青的锦鲤跃然于碗底/临摹宋体落款时却惦记着你”。这让我联想到柳永〈八声甘州〉的情境辽阔:“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然而心底愁绪却是扭成一团;如同摊开宣纸、书汉隶或临摹宋体时的稳定,而心底却惦记着飘逸的你。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总觉得张学友〈李香兰〉(周礼茂词)是一首现代版的“宋词”,“恼春风/我心因何恼春风/说不出/借酒相送/夜雨冻/雨点透射到照片中/回头似是梦/无法弹动/迷住凝望你/褪色照片中”,这些句子有古典意境(春风、酒、夜雨、梦),却有现代社会的褪色照片提醒我们“它在现代”,字句间又有古典词那种一波三折、长短句的节奏感,“冻”更是粤语味浓,读起来感觉丰富。这节奏感,倒是像我喜爱的隶书字体,横画总是微微起伏,把冷硬黑墨变得柔和,外冷内热似的。

走入不是现在的世界

除了古典意味,歌词中还有很多不同面貌的文学。比如你听见一段段小说情节,在〈光阴的故事〉中怀想年少:“年轻时为你写的歌/恐怕你早已忘了吧/过去的誓言/就像那课本里缤纷的书签/刻划着多少美丽的诗可是终究是一阵烟”;在〈烟花句〉中体验友情或人生高低起伏:“共你举杯又重聚/回头看/年月似水/一切终须过去/烟花再闪下去/情共义/在我心里”;在〈领悟〉中接受痛苦:“啊多么痛的领悟/你曾是我的全部”。

又或者,你在歌词里看到许多修辞手法,看到月亮落花流水等古典意象,咖啡火车钢笔等现代痕迹,听到许多押韵的句子,最终,体会到文字的生命。

ADVERTISEMENT

文学之韵,总在现实基础上有所想像、投入、穿越时代,然后走入一个连接此刻却又不是现在的世界。有点虚幻吧。这世界纯属个人感觉的释放,有共鸣知音对话当然欢喜,却也不该以此为手段欺骗人走入一个流光运转的世界。文学应该源于美、源于保护。

当想像时空滑到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那一刻,看一段“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而我已经听到柳永〈玉蝴蝶〉所咏:“难忘。文期酒会,几孤风月,屡变星霜……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斜阳”。孤帆远影,立尽斜阳,相隔一个朝代,却又天涯咫尺,你说,你是不是一个最有意思的你?

ADVERTISEMENT

苏燕婷
古典
穿越
虚幻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星期前
3月前
4月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