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新教育教育导航
23/11/2021
疫后本地漫画市场萎缩 NFT为创作者另辟发表新途径
报道:本报 郭慧筠 摄影:本报 辛柄耀 作品图由受访者提供

科技日新月异,不仅造就新行业的诞生,也促成许多新平台的出现,让各行各业人士有更多曝光和谋生的管道,当中少不了漫画领域,非同质化代币(NFT)于今年冒起,漫画家因此多了一个售卖作品的平台。

随着时代转变,漫画家发表作品的途径和生存形态亦跟着产生变化,但不变的是,按部就班打好基础和坚持依然是要成为漫画家必须具备的特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报道:本报 郭慧筠
●摄影:本报 辛柄耀
●作品图由受访者提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今年3月,美国数码艺术家Beeple的作品在网上卖了六千多万美金,带动了全世界艺术家和设计师纷纷投入非同质化代币领域,马来西亚漫人协会创始人兼会长刘少鸣便是其中之一。

“我国漫画界大概是6月开始接触非同质化代币,我算是第一批接触的人,也通过协会举办了一些活动给华裔漫画家参与,向他们讲解什么是非同质化代币和营运模式,后来有十多名漫画家加入这个行列,于是我们便结合所有漫画家的力量,在Discord成立了名为Comicker Universe NFT的社群。”

刘少鸣认为,非同质化代币对从事艺术、音乐或电影的人士来说,无疑是增加收入的管道之一,只要创作方向准确,并懂得推广宣传,相信能获得收益。

基于他一向来都有做慈善活动的想法,加上他常思考漫画家除了创作,还能为社会贡献什么,因此便透过Comicker Universe NFT名义举办慈善活动,希望通过漫画家的创作帮助有需要的机构。

ADVERTISEMENT

“猫狗护生和孤儿院是我们想合作的主要单位,刚好我们十几个漫画家中,有5个的作品都跟猫和狗有关,因此我们的首个慈善活动就找来了希望护生园(H.O.P.E)为受益单位。”

他说,Comicker Universe NFT X H.O.P.E慈善活动共有12名本地漫画家参与,每名漫画家各创作一猫一狗的NFT图像作品,每款作品限量出售各50幅,目前正于Opensea平台(https://opensea.io/collection/hopexcomic)上贩售。活动预计将于12月31日截止或售完为止,如在截止后还没卖出的作品也会直接删除,以确保买家的NFT收藏价值,而总收益的50%会捐给希望护生园作为营运资金,目标金额为3万令吉。

(左)Gloom Drone作品。(右)Joonong作品。

大马的语言多元环境,反不利本地漫画竞争?

尽管非同质化代币在我国仍未掀起热潮,但刘少鸣认为,非同质化代币对从事艺术、音乐或电影的人士来说,无疑是增加收入的管道之一,只要创作方向准确,并懂得推广宣传,相信能获得一定收益。

随着时间推进,漫画家发表作品和生存形态也逐渐产生变化,他说,本地漫画界以往的生态是,实体方面,一般上漫画家都会投稿给出版社来获取出版作品的机会,抑或应出版社要求创作作品。

至于网络部分,有别于中国、台湾、日本、韩国、泰国和印尼,我国并没有设立专属的网络漫画平台,造成漫画家无法投稿到相关平台赚取收入。

ADVERTISEMENT

“虽然我国是多元族群的国家,我们会中文、英文和马来文,但大企业都不选择在我国开设新网络漫画平台,是因为马来读者可以看印尼的平台,中文读者可以看台湾、香港或中国的平台,而英文读者可以看美国或英国的平台,所以大企业不需要专门再在我国设立网络漫画平台。”

(左)Relaxed Comics作品。(右)Pee Yong Diary 作品。
(左)Redcode作品。(右)CPoring作品。

他说,也因为这样,导致在我国从事网络漫画的创作者经营得相当辛苦,只能通过社交媒体发表作品,而社交媒体却无法赚取盈利,因此本地网络漫画家需要接业配来维生,但前提是要拥有一定的粉丝流量。

“我国业配市场已经被网红霸占,而且商家不注重创作内容,要的只是流量,就算网红创作的内容让大众对产品反感,他们也能接受,为的就是要博取大众眼球,所以漫画家要争取业配是相当困难的。然而,只要漫画内容有一针见血击中要点,作品被分享的次数其实会比网红来得更高。”

漫画家需按部就班打好基础,也需学会推广自己

来到今年,因非同质化代币的冒起,给了创作者有别于以往的发表作品的途径,大部分网络漫画家都纷纷接触相关领域,当然并不是所有漫画家都能通过非同质化代币赚钱。

ADVERTISEMENT

“我都跟艺术家说,作品能不能热卖需要运气,要是能遇上有名收藏家喜欢你的作品,就能爆红,因为部分收藏家都是跟风的。”

刘少鸣说,因受疫情影响,实体漫画市场不断在萎缩,“疫情尚未来袭前,我国的实体漫画市场其实比台湾和香港还强,但基于疫情缘故,学校无法开学,而我国有80%的漫画都属于儿童漫画,进而造成了一定影响,部分出版社甚至已经砍掉大部分的杂志,像3M画报都停刊了。”

(左)黑色水母作品。(右)CKoh作品。
(左起)iAdoptedACat 作品、Meteor1991作品、WMM作品。

因此他预测,未来两年实体漫画市场会继续萎缩,小型出版社将遭淘汰,只剩下财力雄厚的大型出版社能够生存下去。

“其实对创作者来说,未必是件坏事,实体漫画接下来可能会走向精致化,也不会大量生产,变成收藏品。漫画家需要一直求新求变,要是这条路行不通,就要转变,尤其是经营网络漫画。”

他发现,新一代的年轻漫画家想法和态度跟上一代并不一样,而且追求新鲜感,但其实这不是从事漫画领域应有的态度。

ADVERTISEMENT

“漫画家还是要按部就班打好基础,而且要有毅力坚持下去,因为有的漫画家是撑了20年才有成就,然后也不能一直躲在家里画画,要懂得推广自己,现在这个年代,要是不懂得推广自己是走不出去的。另外,不管跟出版社,还是读者也好,都要保持良好沟通。”

相关稿件:

未毕业已创业 大学生善用大学资源做初创

从无心插柳到获奖无数 邵恩琪享受新闻传播工作

 

ADVERTISEMENT

教育导航
非同质化代币
本地漫画市场
本地漫画家
NFT漫画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天前
4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