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专题
23/11/2021
国家数字公司 爱立信签协议 5G网络 总耗资125亿(下篇)
报道:陈孝仁
摄影:林毅钲

23/11下版∕新闻专题(下)∕专访DNB

政府在2月公布“MyDigital”大蓝图时指出,我国将在未来10年投资150亿令吉在全国铺设5G网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随后,国家数字公司于7月与瑞典电讯巨头爱立信(Ericsson)签署协议,爱立信将负责在马来西亚进行端到端的网络开发,总耗资为110亿令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不过,由于错估了国家现有的纤维基础建设,额外的纤维基础设施建设还需要15亿令吉;因此,5G覆盖网络设备和基础设施的总耗资,随即再次被调整为125亿令吉。

技术 商业 社会经济
爱立信3指标高分获标

DNB早前曾邀请8家供应商参与投标,该公司在今年3月启动的严格招标活动中,选择了爱立信。

国家数字有限公司首席财务官聂阿兹兰表示,爱立信在3个评估指标中,包括技术、商业以及社会经济皆获得了最高的评级。

ADVERTISEMENT

“这就是爱立信获得招标的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明讯电讯公司早在2019年就与华为签署了谅解备忘录(MoU),双方将开展全面5G试验合作,从端到端5G系统到服务,旨在加速马来西亚的5G部署。

华为等供应商仍发挥角色

国家数字有限公司首席技术官陈聚坚表示,尽管爱立信受委成为我国的5G网络设备供应商,但其余5G供应商包括华为依旧能在我国的5G生态系统发展扮演各自的角色。

“5G发展将不会停止,我们还会有私人5G,其他物联网的发展,这些5G供应商还是能可以发挥他们的作用。”

●成本

聂阿兹兰:40亿付爱立信
10年 85亿建5G基设

聂阿兹兰解释,125亿令吉的总耗资中,有40亿将支付给作为网络设备供应商的爱立信,85亿令吉则充作未来10年的基础设施发展。

ADVERTISEMENT

“在付给爱立信的40亿令吉中,约有23亿令吉将留在国内;而85亿令吉的基础设施发展预算中,约40亿令吉用于支付给站点所有者和电讯塔基础设施公司,大约25亿令吉用于铺设额外的光纤,10亿令吉用于供电,10亿令吉支付于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作为设备转让费。”

聂阿兹兰澄清,DNB的5G部署总成本将完全由私营领域提供资金,不涉及政府资金或发展支出。
大部分资金留国内经济链

聂阿兹兰强调,这些资金的绝大部分将留在国内并在国内经济链循环。

“事实上,这些资金大部分将流向国内的电讯生态系统。”

除了125亿令吉的5G覆盖网络的建设资本支出(CAPEX)外,未来10年运营5G网络的企业和运营支出(OPEX)估计为40亿令吉,其中包括员工费用、专业费用、数据中心支出、保险范围以及营销和促销支出。

“这使得未来10年推出5G网络和基础设施的费用,可能达到165亿令吉。 ”

国家5G特工队于2019年12月公布的报告显示,国内电讯公司将4G网络升级到5G的费用约为75亿令吉;若现有4家主要电信公司个别部署5G网络的费用,则可能超过300亿令吉。

ADVERTISEMENT

指单一批发网络更具竞争力

聂阿兹兰表示,而国家数字公司以单一批发网络(SWN)部署5G所需的费用,显然要比电讯公司个别部署5G网络的费用更具竞争力。

他继称,未来可能还需35亿令吉的额外投资,以增加站点或增加网络密度,以满足人民、企业或政府对额外容量的需求,使得总耗资可能超过200亿令吉。

“然而,35亿令吉纯粹是对未来潜在耗资的估计,只会根据对5G容量需求的可能增加来承担。”

●私营企业融资

没涉及政府
5G资金 私营领域支付

聂阿兹兰也澄清,我国5G部署的总耗资将完全由私营领域提供资金,不涉及政府资金或发展支出。

“大华银行(马来西亚)有限公司已向国家数字有限公司的网络设备供应商(NEP)马来西亚爱立信提供第一笔8亿令吉的应收账款购买协议(RPA)融资,以便爱立信能够展开初始阶段5G网络部署的工程。”

ADVERTISEMENT

“同时,马来西亚大华银行还会继续提供23亿令吉的RPA融资。”

将通过RPA融资筹31亿

“预计将通过RPA融资筹集总计31亿令吉,以支持国家数字有限公司整个5G网络的供应、交付和管理。 ”

此外,国家数字有限公司从现在到2024年所需总营运资金,预计也高达50亿令吉。

因此,国家数字有限公司也在从德意志银行获得了高达4亿令吉的营运资金融资。

“这包括由德意志银行纳闽分行发行的1.5亿令吉银行担保额度,以及由德意志银行(马来西亚)有限公司在无抵押基础上提供的2.5亿令吉循环信贷额度。”

“4亿令吉的融资计划将为国家数字有限公司提供短期融资以满足营运资金需求,主要用于支持公司的日常运营和资本支出。”

ADVERTISEMENT

拟通过长期伊债筹获资金

国家数字有限公司还计划通过长期伊斯兰债券筹获营运资金,并将在2022年推介高达50亿令吉的伊斯兰债券。

聂阿兹兰强调,国家数字有限公司是以供应为主导推出5G,因此无需前期资本支出。

他说,倘若我国等待移动网络运营商各自推出5G,将远远较DNB在2021年实现5G更迟达成目标。

“移动网络运营商更愿意在过渡到5G之前,尽可能长时间地从他们的4G资产中获取最大利益,这将大大不利马来西亚的经济发展,将使我国的5G计划推迟四到五年,进一步落后于新加坡、越南和泰国等区域邻国,而这些邻国去年都引入了5G。”

他补充,随着国内用户网络数据消费的快速扩张(从目前的人均约25GB 增加到 60GB 甚至更高),4G基础设施将需要大量额外的资本支出来满足数据需求的预期增长。

“因此, 5G可以帮助和减轻这种快速数据增长的影响。”

ADVERTISEMENT

陈聚坚认为,我国的单一批发网络与墨西哥的执行情况依旧有很大的差别,两者其实不能相提并论。
不存竞争风险
“DNB唯一获5G频谱”

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GSMA)早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我国目前的5G计划存在许多严重风险,包括采用单一批发网络(SWN)方式,如果没有明确的缓解策略,大马的5G计划前景不会乐观。

报告指出,采取相同方式的其他国家(墨西哥)记录,实施单一批发网络的效果并不佳。

陈聚坚也做出回应称,我国的单一批发网络与墨西哥的执行情况依旧有很大的差别,两者其实不能相提并论。

他说,墨西哥电讯公司阿尔坦(Altan)在其他电讯公司部署各自的网络几年后,才开始部署了他们的4G 网络,因此阿尔坦是与私营领域直接竞争;而在马来西亚,国家数字有限公司正在建设马来西亚唯一的5G网络,因此不会与国内行业竞争。

“国家数字有限公司是我国唯一拥有5G频谱的公司,若移动网络营运商不从DNB购买5G频谱,他们将无法获得5G网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爱立信
5G网络
国家数字公司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月前
1月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