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北马北马新闻
25/11/2021
在路上 | 被韩国人说更像韩国人 李嘉雯 情牵韩流

​李嘉雯和韩国的缘分,早于一波又一波的所谓“韩流”。中学时期她虽然也看过当时初被引进我国的韩剧,为剧中主角的爱情故事心动过,但韩国对当时的她来说始终是一个陌生遥远的国度,至到她中学毕业后前往中国南京升学。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当时的南京大学里,学汉语的韩国人是众留学生中最人多势众的队伍,李嘉雯居住的外国留学生宿舍,同层就有五六个来自韩国的女生,嘉雯被分配到的宿舍单位,同房也是一名汉语言专业的韩国女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因为自驾才得以看到的正东津冬日日出,是人生中最美丽的回忆之一。

单一民族的韩国人,对看似肤色发色一样却总是操着不同语言的马来西亚同学感到好奇;大马人对韩国人常呼朋唤友一起腌制泡菜的风景也是如此。聊开后,嘉雯发现两国的国花来自同一科——韩国的温带木槿花和马来西亚的“大红花”;韩国人热情好客的天性,也跟大马人很相近。

在同房的介绍下,嘉雯再次拾起了韩剧,也和对方互相交换学习语言,嘉雯学习韩语,同房则学习英语和中文。

嘉雯(左)和“失而复得”的大学韩国同屋金伶美。

第一次游韩国印象“寒冷”

ADVERTISEMENT

同房回国以后,嘉雯以为自己和韩国的缘分已经告一段落,直到2009年她在新加坡念研究所时,忽然有了去韩国发表论文的机会。

“那是我生平第一次踏上这陌生又熟悉的国度,第一个印象只有‘寒冷’。”

当时是2月,连最耐寒的木兰花也尚未绽放,同行的学姐没有带足御寒衣物,嘉雯只好把仅有的一些御寒衣物让出来。4天3夜的行程,在东大门、南山塔、明洞、仁寺洞、景福宫这些地方游览,记忆里似乎也只剩下无止尽的严寒,以及色彩朴素的冬日街景。

因为看得懂也听得懂简单的韩文,嘉雯也成了同行学长姐的“导游”,带着他们坐首尔复杂的地铁、看地图、问路,而唯一温暖的记忆,则是带队教授的韩裔丈夫买单的一顿参鸡汤和人参酒。

首尔大学路汇聚了大大小小的剧场,每年上演数以万计的戏剧作品。这里是嘉雯每回造访韩国必到的地方之一。图为她拍摄的舞台剧《寻找金锺旭》谢幕照。

与网友游济州岛 被载货车运下山最难忘

ADVERTISEMENT

嘉雯第二次造访韩国是在很多年以后,温暖的济州岛春天。研究所那趟的韩国行后,因为研究生生涯既烦躁又苦闷,她在妹妹的介绍下开始接触韩国综艺、流行音乐和韩剧,迷上了韩流组合,通过互联网和不同地区的追星同好交流,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

回国工作后,这个业余习惯也一直延续,在2015、16年左右,她通过网络的韩剧讨论认识了香港和台湾的朋友,因缘巧合下网友们相约结伴到济州岛游玩。那次的旅游带来许多难忘的经历。

壮阔的韩国海洋美景,是吸引嘉雯无数次造访韩国的理由。

“我跟妈妈和朋友们登上韩国最高的山——汉拿山山顶,但却也很无奈的意外发现自己的体力和脚力很不行”,她笑说。

汉拿山不允许游客在山上驻扎过夜,晚上7时就会封山,一般下午2时半左右就会要求游客下山。嘉雯和同行旅伴因为膝盖不好,落后其他下山的人群,结果最后被山上的管理员用运载货物的单轨车“运输”下山。

李嘉雯(左)和母亲攻顶汉拿山成功,在顶峰的白鹿潭合影。

韩国自驾 省时省钱更自由

济州岛行也是她第一次申请国际驾照,在韩国自驾。

ADVERTISEMENT

“在大马习惯了左边行驶,原本以为右边行驶会很难,但只要一定要记得交通圈运转的方向跟我们不同之外,慢慢就熟悉了。”

有了这次的自驾经验,她之后到访韩国,也和朋友一起开车到韩国江原道东岸的海边玩,到访了以日出闻名的正东津,还有以韩剧《鬼怪》、《男朋友》等拍摄地闻名的江陵海边。

赴一场“放火烧山”的浪漫——图为济州岛每年的野火祭,带有祈福新的一年平安健康、物产丰收的含意,是嘉雯在韩国参加过最震撼的民俗节日之一。

她说,在交通相对比较不方便的韩国郊外,自驾在时间和金钱安排上更自由,可以造访的地方更多,是非常推荐的旅游方式。

由于不间断进修韩语,她在韩国旅游的时候也尽量跟当地人用韩语交流,平时也通过阅读韩国新闻、论坛、文学作品,和追踪非常贴近时事动向的韩国综艺等等,进一步了解和分析韩国社会文化。

首尔林的秋天,仿佛几米笔下作品的其中一页。

各种因缘建立了对韩国情感

“近几年韩流盛行,除了韩流音乐,影视作品和其他文化也更为国际平台认识,然而,也造就了很多人对韩国的刻板印象——不是过于美化,就是下意识排斥拒绝。”

ADVERTISEMENT

嘉雯说,她对韩国的情感,是因过去种种的因缘而建立的联结,通过到韩国旅游和各种生活上的交流,认清自己对这个国土风情文化的喜欢以及厌恶,其实也是一种自我发现和开拓的过程。

嘉雯和旅伴为了造访江原道麟蹄的这片白桦林,在零下15摄氏度的天气里爬了一个多小时的山。

几年前,她误打误撞之下,和当时回国后就音讯全无的大学同屋再次取得联系,之后去韩国,两人必定会见面,2019年同屋结婚前夕,她也到韩国旅游顺道送上贺礼。两人约好了以后要一起去韩国郊区露营,但因为疫情无法出国,目前只能通过通讯软件维系感情。

“那位姐姐常笑说我有时候比她更像韩国人,说我前世大概是韩国人。我想可能也是,要不然,也很难解释我对这国度的奇怪感情了。”

ADVERTISEMENT

韩国
韩流
在路上
李嘉雯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0小时前
1天前
4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