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马林学者
26/11/2021
陈伟豪.本地大学讲师的困境
陈伟豪(蘇丹依德里斯教育大學副教授)

本地大学讲师所面对的困境不仅仅是疫情爆发所造成的,只是因为冠病锁国导致长期依赖外国学生的一些大学在收入锐减后被逼转型,才让此困境凸显出来。或许当下实行的纯网上修读博士、做学术研究和发表论文的风气可以是这些讲师解困之法。

今年8月初收到本地一家大学人事部主管的电话,问我是否有兴趣跳槽加入这家位于首都吉隆坡、亚洲年轻大学排名跟研究型公立大学有一拼的学府。凑巧那时候我即将接受升职面试,所以我在婉拒邀请之际,反建议让该大学任命我当客座教授,并在需要时兼职教一两门课。过了不久,在获得依大这边的院长批准后,我和一名同事就开始在周末兼职授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和公立大学一个学年分两个学期相比,国内的一些私立大学已因应大环境所逼而增加了每个学年的学期数量,希望能够借此提高学生人数以达到收支平衡。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受冠病疫情影响而解雇的讲师们就得不停地授课,且经常会面对当下的学期还未结束,新学期就因为有招到新生而开始的情况。除了面对学期重叠的挑战,大学当局也必须符合马来西亚学术资格鉴定机构(MQA)所限定每个讲师可以教授的课程数量和学分。如果授课量超过了讲师们可负荷的界限,课程协调人就得到处寻找一些纯授课、不做其他学术工作的兼职讲师来顶档,让课程教学活动持续运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一般上,没有博士资格的讲师都得教比较多的课,这一点在公私立大学都是一致的。倘若大学没有想转型成研究型学府的意向,讲师们只专注在教书授课的工作还是可行的。尤其是主要靠学生缴付学费来维持运作的私立大学,这个生产力模式并没有问题。然而,一旦大学领导决定挤入世界大学排名,只负责教书授课的讲师想晋升的机会就变得不明朗了。因为想要在国内外排名较靠前的大学工作,讲师们就得在授课的同时发表高素质的学术论文。没有这些论文,讲师们就只能周而复始地不断授课,且晋升无望。倘若大学高层想加速转型,直接聘用已有发表学术论文经验的讲师就是一条可行之路。

如今,国外一些年轻的大学(创立至今少过50年)或许是为了加入世界大学排名的马拉松式长跑,进而在聘雇条件上设限,只录取年纪35周岁以下、已完成博士的人员当助理教授。同时,也有大学注明只聘雇专做研究和发表论文但不必授课的研究助理教授。无论是哪一种助理教授,都可以被归类为“青椒”群体。这群年轻青椒如果能够一直达到大学预设的任务目标,就可以晋升为终身聘雇的副教授,不然就得在聘约届满时走人。 现在,这种运作模式也在我国逐步成型,我任职的依大就是用这样的模式招聘外国讲师的。

至于那些已经在大学里孜孜不倦授课多年但没有博士资格的中年讲师(45岁至59岁),大多已经失去让大学赞助修读博士的时机了。如果在早期已获得终身聘雇的长粮,就得祈求大学不会倒闭、被收购或者被合并,然后乖乖地任教到不能教书授课而退休为止。至于没有长期粮票的,要嘛就赶快自费读博士自我转型,要码就准备在聘约届满时走人,转变为兼职讲师。

ADVERTISEMENT

本地大学讲师所面对的困境不仅仅是疫情爆发所造成的,只是因为冠病锁国导致长期依赖外国学生的一些大学在收入锐减后被逼转型,才让此困境凸显出来。或许当下实行的纯网上修读博士、做学术研究和发表论文的风气可以是这些讲师解困之法。

ADVERTISEMENT

疫情
陈伟豪
马林学者
公立大学
助理教授
讲师
私立大学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小时前
6小时前
9小时前
1天前
2天前
2天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