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东海岸关注东海岸
3:21pm 27/11/2021
张玉刚:州政府调涨农业地租 蔬菜价暴涨祸首

(金马仑27日讯)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认为,彭亨州政府是最近国内蔬菜价格暴涨和难以调节的罪魁祸首。

张玉刚说,州政府调涨农业地的租金,致使蔬菜价暴涨。 (朱淑仪摄)

他说,州政府在冠病未缓和时期,经济最恶劣的情况下,仍一意孤行调涨金马仑农业地的租金,向农民征收高昂税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州政府在2020年初转换金马仑农耕地的租赁条件,即把所有农业土地临时使用准证(TOL)转换成农地租约(Sewaan),使到TOL的准证费由每年900令吉一英亩,转为租约费每年4500令吉一英亩。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换言之,农民必须为同一幅菜园地缴付涨幅高达500%的租金。”

张玉刚(右)领取由王建民赠送的手提电脑,以派发给金马仑的学子。(张玉刚提供)

张玉刚是昨日在万宜国会议员王建民赠送10台复新手提电脑移交仪式后,针对蔬菜价格暴涨发表谈话。

他说,农地租金是农民的固定成本,一旦其他的农业成本开销如农药、肥料、工人等涨价,那么市场就失去调整空间,难以稳定食物价格,间接加剧低收入群体的生活负担。

ADVERTISEMENT

他希望槟城消费人协会(CAP)不要错怪农民或商家,蔬菜食物价格暴涨并不是他们的错,而是政府没有及早预警气候变化和农耕资源供应的不确定性,并杀鸡取卵式的向农民征收高税收,导致市场失去对粮食价格的调整空间。

在肥料、农药、种子、饲料等重要农耕资源的价格都暴涨的情况之下,农民和供应商也是受害者。”

他也指出,金马仑许多小农场只占地约12英亩,一向来都属于自供自足的小本经营,如今面对高企不下的成本开销,小农民无法承担沉重的财务负担。

他促请州政府理解小农民的困境和挑战,重新调整土地租约政策,协助联邦政府稳定蔬菜粮食价格,加强我国农业生产自给自足的能力,并且全面提升粮食安全的风险应对能力和综合竞争力。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张玉刚
蔬菜涨价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3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4月前
5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