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本报特约
28/11/2021
东姑赛夫鲁.2022年财政预算案:不分肤色的大马一家预算案
东姑赛夫鲁(財政部長)

2022年财案一直以需求为先。它从未根据种族、宗教或信仰,只要我是财政部长,它就永远不会是。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10月29日,我在国会提呈2022年财政预算案的两小时演讲中,提到了近30次“大马一家“。这句话在国会最重要的演讲中频繁出现,说明这个主题是2022年财案的核心精神。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大马一家是首相依斯迈沙比利的构想,也是我全心全意支持的一个原则。它指的是包容和团结意识,这种意识甚至在独立之前就已经将这个国家多元种族凝聚在一起。

2022年财案的制定体现了这种崇高精神,以及家庭中任何成员都不应被遗忘的原则。事实上,自从我担任财长以来,财政部总是根据需求,而不是种族、宗教或信仰来制定年度预算。

这就是为什么在财案提呈后的几个星期里,我们看到社会上的一些人挑出了演讲的部分内容,影射财案如何优先考虑土著而牺牲非土著,这让我们感到沮丧。在我看来,鼓吹这种扭曲的观点不仅是不负责任的,且还近乎于煽动仇恨。

ADVERTISEMENT

我可以向大马人保证,我们的财案从来没有通过种族角度来制定,偏向某一群体的措施完全是无稽之谈,更何况我们还广泛邀请利益相关者参与讨论。

在制定2022年财案之前,财政部已经通过28个焦点小组与各行业负责人进行交流;与各利益相关者进行了80次讨论,包括反对党,以及到柔佛、吉打、彭亨、槟城、沙巴、雪兰莪和马六甲等地征求利益相关者的意见。副部长们还去了其他州属。

财政部从公众咨询文件中收到了1200多份反馈,从105个单位收到了1000多份备忘录,并通过我们的2022年财案官网收到了5万多项建议。所有这些都获得彻底考虑和评估。

但这里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接近70%的大马人是土著,其中包括来自沙巴和砂拉越的土著和原住民。大马一家必须支持在经济上落后的成员,就像父母会送他们的孩子去补习班恶补他们尚未掌握的科目一样。诚然,部分是由于遗留问题造成的,财政部正在密切关注这一问题,但这完全必须分开讨论。

自然,在我们丰富多元的种族里人口占多数的一方将获得最多援助。这种逻辑是直接的:如果占主导地位的种族持续被抛在后头,国家也会被抛在后面。同样的道理,如果占主导地位的种族繁荣起来,国家也会随之繁荣。

但这是残酷的现实:截至2018年,土著股权只有16.9%。就绝对贫困而言,土著占7.2%,而华裔占1.4%,印裔占4.8%。2019年,土著家庭收入中位数为5420令吉,而华裔为7391令吉,印裔为5981令吉。

ADVERTISEMENT

此外,正如第12大马计划所强调的,我们有理由担心,2019年占全国家庭总数65.1%的土著家庭,其中71.4%的家庭属于B40收入群体。疫情对土著的收入增长、财富和工作机会产生了更大的影响。2020年,土著的失业率为总失业率的57.1%,其中大部分人的年龄介于15至30岁。

然而,仅仅因为土著受到特别关注,并不意味着其他种族得到的关注变少。正如有贫穷的马来人一样,政府意识到也有贫穷的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伊班人和其他人。

例如,总额达82亿令吉的大马一家援助金(BKM)将让960万受益者受惠。这是根据大马一家援助金的前身人民关怀援助金(BPR)的数据。根据记录,其中有58%受惠者为马来人,19%为华人,8%为印度人。就算猜出这个比例的背后原因也无法获得援助金:它们大致反映了我国人口结构。

诚然,这包括2021年和2022年财案以及8大振兴经济和援助配套,包括一些主要受惠者为非土著的倡议。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在2022年财案中通过大马国家银行为中小型企业提供的总额112亿令吉拨款。根据过往记录,预计约有2万家中小型企业将从这些措施中受益。而且,大马统计局2016年全国经济普查报告显示,非土著拥有80%的中小型企业,而土著主要参与我国商业领域的非正式和微型企业。尽管如此,调查发现50万家微型企业中只有44%由土著拥有。由于微型和小型企业雇用了全国70%的劳动力,政府自然希望协助这一领域尽快恢复正常。

工资补贴计划是在早前的振兴经济配套中推出的另一项重要财务援助,该措施同时也包含在2022年财案中的特定行业。政府已经为该计划预留了200亿令吉,帮助雇主留住员工以维持他们的生意。当然,考虑到我们的中小型企业的数量,非土著公司预计将成为这项措施的最大受惠者。

ADVERTISEMENT

简而言之,正如有许多措施可以帮助土著一样,也有许多举措可以让非土著受惠。

2022年财案一直以需求为先。它从未根据种族、宗教或信仰,只要我是财政部长,它就永远不会是。我们的2021年和2022年财案是不分肤色的。现在,我们唯一应该关注的是全面经济复苏,这将需要大马一家的每一个成员都同样不分肤色,携手团结起来。

Tengku Zafrul bin Tengku Abdul Aziz: Budget 2022: A color-blind budget for all in Keluarga Malaysia

ADVERTISEMENT

东姑赛夫鲁
大马一家
首相依斯迈沙比利
土著
2022年财政预算案
种族、宗教或信仰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1天前
1天前
2天前
3天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