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即时国内
29/11/2021
槟海底隧道案 | 纳兹里:约在隆酒店碰面 我介绍扎鲁给林冠英认识
第14名控方证人:巫统硝山区国会议员

(吉隆坡29日讯)巫统硝山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纳兹里今日供称,基于商人拿督扎鲁表示想要认识槟州的“强人”在槟州进行项目,他于2011年1月初,在吉隆坡香格里拉酒店的酒吧,把扎鲁介绍给槟州前首席部长林冠英认识。

扎鲁也是林冠英涉嫌在63亿令吉槟城海底隧道案向发展商索贿的案件关键证人。在槟城海底隧道计划中,中标的Consortium Zenith BUCG私人有限公司(CZBUCG)是由BUCG(北京城建集团)和数家公司组成的财团,而扎鲁以BUCG代表的身分,出席与槟州政府就槟城海底隧道计划召开的数场会议。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扎鲁表明想认识槟“强人”

此案今日进入第13天审讯。67岁的纳兹里是此案第14名控方证人。他宣读书面证词时指出,他是在90年代初透过朋友认识扎鲁,之后成为好朋友,时常就国家时事交换意见,他们无生意上往来,只是社交事务的私交。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纳兹里供称,扎鲁曾向他表示,想要认识槟州一个强人(orang kuat ),以协助他进行项目。

“但是他(扎鲁)当时并没告诉我是什么项目。之后我联络林冠英,并告知林冠英,有人想要针对槟州的项目和他会面。”

他指出,林冠英同意与扎鲁会面。

ADVERTISEMENT

他说,在2011年1月初,他在吉隆坡香格里拉酒店的酒吧,将扎鲁介绍给林冠英认识。

“除了将扎鲁介绍给林冠英认识,我没和林冠英进行任何事务。林冠英是我在政界认识的人。”

收扎鲁捐款助泰南学校

此外,纳兹里供称,扎鲁曾给他捐款,他将钱用于帮助泰国南部的学校,但他否认扎鲁在这起案件给他50万令吉。

他接受主控官旺沙哈鲁丁副检察司的复问时则供称,扎鲁知道这笔捐款,是用在协助泰国南部的学校。

他指本身来自上霹雳县,当地有许多马来人是泰国南部北大年府的后裔,他也是北大年府的马来后裔。

他到访北大年府时,发现当地有许多破旧学校,从90年代开始,他就开始协助当地的宗教学校。

ADVERTISEMENT

辩方律师哥宾星的交叉盘问时问道:“扎鲁是否曾经付你钱?”

纳兹里答:“他给我捐献,让我给学校。”

哥宾星再问扎鲁在这起案件是否有给他钱时,纳兹里说没有。

“你证实在这起案件有收取扎鲁50万令吉?”

纳兹里回答没有。

第12名控方证人:高庭司法专员
阿德琳:槟政府就初步协议
支付10万费用不过分

第12名控方证人高庭司法专员阿德琳曾是Lee Hishammuddin Allen & Gledhill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在2013年,该事务所获槟州政府委任,以准备槟城海底隧道计划的初步协议。阿德琳后来被受委为高庭司法专员。

ADVERTISEMENT

她今日供称,槟城海底隧道计划的初步协议并不存在巨大错误;槟州政府就初步协议方面所支付的共10万令吉费用并不过分。

她同意辩方的主张,即槟州政府委任外部认证的法律顾问,以准备槟城海底隧道计划的初步协议,并非不寻常的事。

47岁的阿德琳接受哥宾星交叉盘问时指出,在Lee Hishammuddin Allen & Gledhill律师事务所获槟州政府委任为法律顾问准备初步协议后,她有尝试要和槟州时任法律顾问拿督菲查祖基菲见面,以针对初步协议进行讨论,但得不到对方的回应。

曾向槟行政会议汇报

她供称,在初步协议最后阶段,她曾向槟州行政会议汇报,菲查祖基菲当时也有在场,后者当时也没就该律师事务获槟州政府委任为法律顾问准备初步协议一事提出反对。

她说,菲查祖基菲至今也没告诉她,有关初步协议出现了哪些巨大错误。

今年11月12日,菲查祖基菲供称时指槟城海底隧道计划的初步协议内容有数个在打字时犯下的失误,地段标明也有错误。

ADVERTISEMENT

今审讯中,阿德琳在主控官莫哈末慕扎尼副检察司的引导下供证时指出,上述初步协议一开始的费用为一个月7万5000令吉,后来延长期限,增加了2万5000令吉的费用,总费用为10万令吉。

她指出,这些费用都是由槟州政府所支付。

此案将于明日续审。

林冠英海底隧道案审讯
尤瑞庆的遗孀薛静玲在庭上供称,她最后一次见尤瑞庆是在今年10月5日的凌晨1时左右。(黄安健拍摄)
第13名控方证人:尤瑞庆遗孀
薛静玲:凌晨如厕 最后身影
“夫不曾透露海隧案详情”

此外,已故Ewein集团首席执行员拿督尤瑞庆的遗孀拿汀薛静玲(Sit Chin Leng,译音)今天也出庭供证,并指她最后一次见到丈夫是今年10月5日的凌晨1时左右。

薛静玲是此案第13名控方证人。她接受哥宾星的交叉盘问时表示,当时尤瑞庆刚上完厕所返回房继续睡觉。

她在主控官法兰欣副检察司的引导下供证时指出,尤瑞庆不曾向她透露槟城海底隧道计划案的详情。

ADVERTISEMENT

尤瑞庆是于今年10月5日凌晨5时,被发现在加拉歪路的The Palazzo高级公寓底楼游泳池范围坠楼身亡。

尤瑞庆原定11月29至30日到吉隆坡地庭,作为此案控方第15名证人。

林冠英海底隧道案审讯
莫哈末纳兹里供称,他曾向尤瑞庆录取4次口供,后者一直都给予良好的合作。(黄安健拍摄)
第15名控方证人:反贪会官员
莫哈末:尤瑞庆录供表现合作

第15名控方证人,也是反贪会官员莫哈末纳兹里今日表示,他曾向尤瑞庆录取4次口供,后者一直给予良好合作以及有问必答,不曾拒绝录取口供。

他在法兰欣引导下供称,他曾在2020年7月3日、7月8日、7月9日以及2021年8月14日,向尤瑞庆录取口供,当时他是在舒适的状态下录取口供,不论是面对提问,以及每次录完口供离开反贪会大厦时,看起来没压力。

“当尤瑞庆被传召到反贪会录取口供时,他受到了很好的待遇。”

“尤瑞庆是一名素食者,他吩咐员工将食物送到反贪会,我也不曾反对。”

ADVERTISEMENT

莫哈末纳兹里今日也在庭上确认尤瑞庆的4份供词。

ADVERTISEMENT

林冠英
纳兹里
槟海底隧道案
扎鲁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3天前
4天前
5天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