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游车河
29/11/2021
莫辛阿都拉.国盟的选择
莫辛阿都拉

如果国盟能够保持这一势头,那么在第15届全国大选中,它将成为国阵和希盟的强大对手。

我本来以为国盟会在甲州选面临惨败。我知道很多人都有同感。毕竟土团党领导的国盟没有基层支持,缺乏吸引力,根本就很弱。伊党骄傲地以国盟资深成员党自居,但在马六甲却从来不够强大。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因此,有人说甲州的竞争是在国阵和希盟之间。政治观察员、分析人士和评论员,包括你在内,都说这是一场紧张而激烈的竞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结果,国阵以令人信服的方式获胜,希盟望尘莫及。而国盟呢?他们“只”赢了两席。这两席都是由土团党在双溪乌浪和望万赢得的。早在2018年,当它作为希盟成员党于第14届大选上阵时,土团党也拿下了两席,即巴也隆布和直落垵。伊党重复了它的惨况。2018年零议席。现在也是零议席。

但国盟的故事还有很多。显然。或者应该说很明显。巫统、土团党和伊党都在争夺同一个马来基本盘。巫统和土团党争夺11席,显然巫统是赢家。但是国盟/土团党能够在马六甲乡区挑战国阵/巫统,即长期以来被视为巫统堡垒区的马来中心地带。土团党只是以微差票数落败。这意味着他们已经削减了巫统的马来支持票。

让人震惊的是,土团党在双溪乌浪取得胜利。我们知道,当地有一个很大的军营。因此,42%登记选民是由军警人员及其家属组成。在过去,军营和军事设施总是被认为是国阵的定存。

ADVERTISEMENT

从甲州选结果来看,不再是了。至少在这个选区。就目前而言。国阵是否已经永远失去了定存?很难说。

尽管有了选前预测和州选成绩的“总结”,国盟在马六甲的表现“意外”的好。显然(又一次),许多人,包括我自己,都 “忘”了国盟曾经是联邦政府的领导,如今也是联邦政府的一分子。

尽管投票率很低,但我认为投票给土团党的人都很重视“Perpaduan ummah”或穆斯林大团结,因为土团党有伊党作为其合作伙伴。

据报道,这次有大量的老年人和乡区居民前往投票。无论如何,我相信投票给国盟的马来人是那些希望所有马来穆斯林团结起来,不要互相争斗的选民。更别说他们其实是在投票反对同为马来穆斯林的对手。

《当今大马》引述诚信党主席末沙布的“计算”,在甲州选中,土团党、伊党和民政党共获得7万7731票,土团党获得3万1161票。这些数字是在他根据2018年大选,从伊党中扣除了4万4570票后得出的。

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在脸书上说,尽管伊党在国盟标志下而不是使用自己的月亮标志上阵,且未能在马六甲赢得一席,但他看到了一线生机。他表示,此次伊党上阵的议席“显示出令人鼓舞的选票增长”。

ADVERTISEMENT

考虑到土团党和伊党的故事,不管他们在马六甲经历了什么,毕竟并非前景黯淡。可以说,国盟希望在马六甲取得进展并在此基础上再接再厉,如果国盟能够保持这一势头,那么在第15届全国大选中,它将成为国阵和希盟的强大对手。

然而,如果国盟有一个很大的担忧,或者说是恐惧,那就是如果土团党不保持“团结”。当然,由于现在巫统被认为是重获力量,它们担心的是如果它的一些党员跳槽至巫统,或者它们的巫统叛徒重新回到了巫统阵营。

然而,土团党总裁慕尤丁承诺永远不会重返巫统,并承诺将继续 “土团党的斗争”。

至于伊党,我记得在10月的某个时候媒体引述了巫统元老的报道。根据这些报道,如果国盟在甲州选落败,巫统元老“预料”伊党将抛弃土团党。

巫统元老组织秘书慕斯达法耶谷说:“如果国盟在马六甲遭遇决定性的失败,我预料伊党将离开土团党并重新回到全民共识”。请容我提醒大家,全民共识现在还是或曾经是巫统的盟友?

在我撰写这篇文章时,《前锋报》报道说,在败走马六甲之后,伊党希望能与巫统在全民共识下再次合作。

ADVERTISEMENT

据报道,该党领导层现在说希望再次与巫统合作,“因为我们的基层支持者认同的是全民共识而不是国盟”。

这对国盟来说这是个坏消息,你说是吗?但还有一点。同一篇报道引述伊党精神领袖哈欣雅欣的话说,这并不意味着伊党会离开国盟,因为伊党“想要团结所有的穆斯林”。

此举会让国盟感到高兴和放心吗?

Mohsin Abdullah: Behind the gloom and doom

ADVERTISEMENT

国盟
游车河
伊党
莫辛阿都拉
马六甲州选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3天前
4天前
4天前
5天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