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人言藉藉
29/11/2021
陈孝仁.EPF已无法解燃眉之急
陈孝仁

经济活动近乎完全开放,并且正朝着积极方向前进,政府是否还需要开放提取公积金存款值得商榷。

冠病引发的全球经济放缓,让发展中国家包括大马在内的经济状况惨不忍睹。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有鉴于此,政府在疫情爆发初期就迅速推出特别提款措施,让民众可以自由提取他的公积金存款,以舒缓受疫情直接影响的人民所面临的经济压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项举措受到高度赞扬,我们也发现这项措施开始实施初期,公积金局即涌现大量人潮;或许,从长远来看,提前挪用退休基金可不是一个好现象,但考虑到大部分受疫情影响的民众几乎都已是“山穷水尽”,提取公积金存款是无奈之举。

雇员公积金局在本月初宣布,因冠病疫情而落实的特别提款措施,即i-Lestari、i-Sinar和i-Citra计划已经终止。

这意味着不论是第一户头或第二户头,政府都不会再批准50岁以下的民众自由提取他们的公积金存款。

ADVERTISEMENT

随后,不少网民在公积金局脸书上留言,要求可以继续提款,而且要求允许会员提高提款限额。

前首相纳吉更是一再促请政府,将雇员公积金局i-Citra提款限额从现有的5000令吉增至1万令吉。

公积金局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疫情期间有超过740万名会员,即超过一半的会员人数,提取了1001亿令吉的存款。

此外,610万名公积金局会员的户头剩下少过1万令吉存款,其中360万人的存款更是少过1000令吉;其中,73%的会员,或相等于四分三的会员,如今处在非常严峻的处境:他们不仅没有足够的存款应付退休生活,也会因此变成赤贫一族。

公积金局存在的意义是强制民众将一部分的薪水作为存款,以便可以帮助民众在退休时,拥有足够的金钱应付生活开支。

然而,面对疫情来袭而引发的经济压力,政府在疫情初期确实有必要开放提取公积金存款,帮助受影响群体一解燃眉之急。

ADVERTISEMENT

只是,疫情爆发至今已接近2年,尽管距离病毒彻底消失似乎还远远没有看到尽头,但全球在新常态下也已开始逐渐恢复正常生活作息,经济活动也近乎完全开放,并且正朝着积极方向前进,政府是否还需要开放提取公积金存款值得商榷。

公积金局也发现,在落实3项预支退休金措施后,该局的存款额也出现严重偏差:40%基层会员(约500万人)的存款中位数是1005令吉;40%中间会员的存款中位数却是2万4995令吉。

这也意味着,有需要、且还能够提取公积金局存款的会员,似乎也已寥寥无几,因此政府再允许会员从公积金局提取存款,起到的援助效果预料不大。

至于公积金局内还有足够存款者,也足以证明他们在过去两年的艰难日子仍有其他的办法来应付疫情带来的影响,开放公积金提款对于他们而言相信也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如今一再要求提高公积金提款限额,似乎就带有民粹主义的政治目的和意图。

ADVERTISEMENT

疫情
陈孝仁
人言藉藉
退休
公积金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小时前
4小时前
7小时前
11小时前
13小时前
1天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