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柔佛今日焦点
30/11/2021
【特稿】最后一趟驶过毛申律 銮火车闸门走入历史
报道:锺传颖、张柔生
柔:最后一趟驶过毛申律  銮火车闸门走入历史
居銮毛申律大街的火车闸门正式卸下历史的任务。(锺传颖摄)

(居銮30日讯)随着双轨铁道工程的进展,居銮市区火车闸门今日正式走入历史,居銮区的火车走上了高架天桥,市民期盼结束了火车闸门落下的日子,可以让市区的交通状况获得改善。

位于丰盛港路(旧称毛申律大街)与依斯迈街交界处的火车闸门,陪伴居銮人度过了无数的岁月,也是居銮市区的重要交通枢纽。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随著高架火车天桥的启用,居銮最后一趟在地面行驶的火车在昨晚9时30分驶过毛申律火车闸门,最后一次使用有过百年历史的旧铁道行驶。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从2021年11月30日开始,居銮区的火车会在高架桥上行驶,也意味著随著火车闸门落下而造成的交通大阻塞情况,将不复存在。

柔:最后一趟驶过毛申律  銮火车闸门走入历史
火车行驶经过居銮毛申律大街的场景将 不复存在。(谢有达提供)

另外,以往在火车站内的咖啡店边喝咖啡边候车,或是欣赏火车经过、人来人往的热闹情景,也将不复存在。

在火车闸门附近营业多年的市民接受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访问时纷纷指出,期待随著火车走上了高架天桥,居銮市区每逢火车到来就变成大型停车场的情况就不复存在了。

ADVERTISEMENT

一些市民也希望火车闸门能获得保留,未来成为一个历史遗迹供游客参观,也可以作为曾经的历史做一个见证。

柔:最后一趟驶过毛申律  銮火车闸门走入历史
随着火车高架天桥的启用,汽车的行驶不会再受火车时间表所影响。(锺传颖摄)

吴兰瑾(54岁)为嘉诚文房供应的东主,该店铺紧邻火车闸门,她说,这么多年来已经习惯火车行驶时所发出的声音。

她说,今早在工人的提醒下见证了火车第一次行驶在居銮的高架天桥,她也期待随著这个改变,能让居銮市区的塞车问题获得解决。

吴兰瑾指出,之前每逢火车经过都会塞车,十分不便。

柔:最后一趟驶过毛申律  銮火车闸门走入历史
吴兰瑾见证了火车第一次行驶在居銮的高架天桥,并期待随著这个改变,能让居銮市区的塞车问题获得解决。(锺传颖摄)

广利玻璃镜庄东主邝长明指出,他从小就在依斯迈街生活和工作,每天都见证火车闸门开开关关,已经麻木了。

他希望随著火车闸门不再使用,车流不会再因为要等待火车通过而塞在店门前。

ADVERTISEMENT

“特别是放学时段如果遇上火车,整个毛申律大街、南峇街甚至到中华路都会塞车,情况十分严重。”

他也希望随著新的发展,居銮市区的交通系统会获得改善。

柔:最后一趟驶过毛申律  銮火车闸门走入历史
毛申律大街每逢火车经过时排起长龙的场景,为居銮人所熟悉。(档案照)

国际汽车装饰店东主谢新财(60岁)则希望,旧有火车闸门能够获得保留,以作为一代时代的见证,日后也可以让游客参观。

他认为,火车高架天桥的落实能方便道路使用者,因为每逢放学时段遇上火车,车龙往往塞著不会动弹。

柔:最后一趟驶过毛申律  銮火车闸门走入历史
谢新财希望旧有火车闸门能够获得保留,以作为一代时代的见证,日后也可以让游客参观。(锺传颖摄)

南源布庄东主姚国光则表示,对于火车闸门停用,也是一个历史的长河中的一个转捩点。

他回忆道,在火车闸门改为铁杆前,火车闸门是木造的,每逢火车要经过时就要用人手拉动。

ADVERTISEMENT

无论如何,他也希望随着这项最新的进展,能让居銮市区的塞车情况得到缓解。

柔:最后一趟驶过毛申律  銮火车闸门走入历史
姚国光:居銮毛申律大街的火车闸门曾经是木造结构,每逢火车经过时需要工作人员提前将闸门拉出。(姚国光提供)

位于居銮火车站的火车站咖啡店总行经理陈文贵(43岁)在受询时提到,火车走上高架铁轨后,在咖啡店边喝咖啡边候车,或是欣赏火车经过、人来人往的热闹情景都成为了回忆。

他相信火车停驶地面,并不会为该咖啡店带来影响,因为作为居銮老字号的咖啡店,不单只有火车乘客光顾,向来也获得3大民族顾客的青睐。

“很多人都是为了寻找回忆而来,店里也保留居銮历史特色和风味,特别在装潢上也没有进行太大的改变。”

他也认为,新建设带来的改变是必须面对的,也是好的发展,即使火车没有经过地面后,该店还是会选择保留在该处,为民族留存过往记忆。

柔:最后一趟驶过毛申律  銮火车闸门走入历史
陈文贵指出,火车走上高架后,在咖啡店边喝咖啡边候车,或是欣赏火车经过、人来人往的热闹情景,将不复存在。(张柔生摄)

居住在怡保的旅客哈菲(39岁,巴士维修员)趁著假期乘搭火车旅游,他今日购买11时30分的车票前往金马士。

ADVERTISEMENT

他表示,自己有幸能参与到历史进程中,担任居銮火车首日上高架的见证者。

他指出,要进步必须做出改变,这是当地公共设施中一项新的突破,虽然要登上火车没以往那么方便,要走比较远到临时月台,但相信这个问题在新火车站竣工后,就会获得解决,届时会更加方便民众。

柔:最后一趟驶过毛申律  銮火车闸门走入历史
哈菲:要登上火车没以往那么方便,需走比较远才能到达临时月台。(张柔生摄)

毛申律大街火车闸门小历史

居銮毛申律大街火车闸门曾在1997年11月1日一度关闭,当时红毛丹路的汽车天桥建竣通车后,地方政府决定关闭该火车闸门。

当时地方政府和地方代议士在凌晨时分,大阵仗进行了关闭仪式。闸门关闭后车辆无法通行,第二天一早就引发大塞车,导致学生和上班族上学上班大迟到。

这导致当局在关闭道路仅仅16小时,在下午4时就紧急重开闸门以解决塞车问题,也体现了该道路作为居銮交通枢纽的重要性。

ADVERTISEMENT

柔:最后一趟驶过毛申律  銮火车闸门走入历史
每逢火车经过毛申律大街时,闸门两侧总会排起长长的车龙。(谢有达提供)

ADVERTISEMENT

居銮
火车,毛申律大街
火车闸门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