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社论
01/12/2021
社论.重启“隆新高铁”,希望别又胎死腹中!

从国家宏观经济发展评估,除非投资项目的前景是“与全球发展趋势逆向而行”(如兴建燃媒电厂、发展传统汽车工业等),否则政府带头投资,推动国家基础建设以促进经济发展是必要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首相依斯迈沙比利向新加坡献议重启“隆新高铁”(HSR)的协议谈判,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对建议保持“开放态度”,简单而言,这一课题可以硏究,但必须重新谈判协议内容。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一计划始于纳吉任相时代,两国领导人在2013年1月的一次会谈中同意兴建“隆新高铁”,并于2016年签署双边协议予以推动计划。但2018年政府改朝换代,计划变成好事多磨,以致两国政府在今年1月1日同时宣布,由于对计划细节无法达成共识而被迫终止,大马还向新加坡政府做出3.2亿令吉的赔偿!

根据新加坡交通部长王乙康当时的说法,马新双方对以公开透明的方式委托“资产管理者”(Assets Co)负责高鐡的设计、建造、营运、维修的作法存在重大歧见;正因为大马政府作出“取消资产管理者的重大改变”,新加坡政府无法接受,所以计划胎死腹中!

大马政府的壶里乾坤,其实我们应该都心知肚明,“公开透明委托资产管理公司建设和营运隆新高鐡”,光是这几个字,戏就唱不下去了!

ADVERTISEMENT

当协议失效后,首相署部长慕斯达法当时表示,政府将“详细研究”在大马境内自行兴建“隆(新山)高铁”以“惠及大马百姓”,这个毫无经济效益,教人惊心动魄的“白象计划”幸好只是仿傚咖啡店大叔“聊聊而已”!

之前高铁计划终止,肇因于两国“形象清廉的政府”对“公开透明委托资产管理公司建设和营运隆新高鐡”无法达成共识,如今计划要重启,那么首相要先替我们自己解开那道死穴。

马哈迪曾说高铁建造费高达1000亿令吉,经过这几年的岁月磋砣,造价必将改变。中国高铁截至2020年总里程数达到3.9万公里,其中造价最高的“成灌鐡路”每公里1.26亿令吉、北京到到上海的“京沪高铁”,每公里造价1.04亿令吉;这些数据足以作为隆新高铁造价的参考。350公里的造价,600亿令吉可能都太多了!

“隆新高铁”会否带来效益?我们认为营运收入暂时赚不了钱。但乐观的看,会带动吉隆坡终站“大马城”(近400依格造城计划)的商业与住宅产业发展(但会同时挤压吉隆坡其他地区产业的生存空间)、KLIA机场距离吉隆市区太远,如果“隆新高铁”单程不超过100分钟,隆新航空业会被取代、高鐡沿途城市的发展会被带动。

更重要的是,高铁的建设会为相关产业带来投资机会,注入资金活水;以及兴建中及营运后创造的就业机会,但如果过程中全仰赖外劳,这项基建计划会失去很大的意义。

从国家宏观经济发展评估,除非投资项目的前景是“与全球发展趋势逆向而行”(如兴建燃媒电厂、发展传统汽车工业等),否则政府带头投资,推动国家基础建设以促进经济发展是必要的。

ADVERTISEMENT

以美国为例,总统拜登在11月6日盛赞国会通过1兆美元的基建法案,并称这是“一个世代只有一次的投资”;他的竞选承诺是投入2.25兆美元预算作为国家基建。中国近20年的高速发展,与在“年度财政预算”中前后投资数十兆人民币于“软硬体建设”是完全相关的。反观大马,每一年用于基建的经费少于500亿令吉,国家要怎么发展?

凯因斯学派就认为在经济萧条时期,会出现长期的高失业率问题,同时出现通货紧缩,此时货币政策无法刺激经济复苏,因此要以扩大政府财政支出政策解决经济萧条;政策虽然会造成财政赤字,但当政府基建计划启动,就可以带动相关产业发展及增加就业机会,接着经济复苏、生产、就业及所得增加,进而增加政府的税收,政府财政赤字问题就会迎刃而解。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

所以我们希望重启高铁,千万别再半途夭折,赔钱了事!

ADVERTISEMENT

社论
首相署部长慕斯达法
大马城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
白象计划
隆新高鐡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2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