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城乡大桌
02/12/2021
丁杰隆.让发展商共同承担防洪成本
丁杰隆

因为防洪必须以区域“整体性”的排水系统为重,各地区的发展商不能只扫门前雪,最终依然得由公部门统筹防洪,否则强降雨后发生淹水的几率依然非常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强降雨后导致大规模淹水,一般可分为两类。一类淹水是清澈可见底,乃是因雨量过大且急泄,既有排水系统瞬间无法负荷而发生溢满、泛滥乃至倒流,但在雨后却又迅速退散。只要确保社区沟渠和防洪沟有定期保养,避免把杂物丢进河流,因淹水所引起的财产损失风险亦相对来得低。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另一类淹水则是带有沙石或泥质的“黄泥浆”,在淹水退散后需要花费很大力气和时间清洗。这类淹水往往和人为因素有关,经常发生在建筑工程工地或推芭、开垦森林地周遭,因没有做好降雨疏导工作,或建设足够的临时滞洪池或截沙池(silt trap),导致黄泥浆流入邻近社区。

后者在马来西亚的发生频率,又比前者高,且愈发频密。只要对比晚近大吉隆坡区发生的淹水记录与其肇事原因,必离不开和邻近建筑工程、大道工程、捷运和轻快铁工程有关——主要承包商或次分包商为了节省成本而忽略工地周遭排水和防洪措施。

今年9月28日提呈国会的国家总稽查司报告就点名,吉隆坡峇都区某综合土地开发计划在未经水利灌溉局评估下,擅自在防洪池进行非法开发活动并转换防洪池用途,乃是导致晚近吉隆坡频频发生淹水主因(从2017年5次增加至2020年13次)。国家总稽查司报告也点名吉隆坡市政局发出的相关发展令并没有要求发展商遵守相关防洪条例。

ADVERTISEMENT

更大的问题是,每当发生大规模淹水之后,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因缺乏治水拨款,无法解决燃眉之急,只能藉词推托或甩锅给联邦政府。州政府辖下机构从县署到地方县市政府,尽管拥有庞大且完善的人力动员机制,但因财力不足,往往无法针对防洪做好超前部署,只能在事发后才派员进入灾区协助清洁,非常讽刺。

这是因为整治流域或提升区域防洪系统的预算,百万令吉起跳是基础,千万令吉是平均,所以往往得向上层联邦政府申请拨款治水,否则只能优先处理最紧急事宜而被迫牺牲其他,无法在短时间内对症下药,一劳永逸解决淹水问题。而且,由于申请拨款程序冗长耗时,更多时候迫使那些原本不算严重的个案逐渐恶化,让苦等解决方案的灾民看见下大雨便会一再担惊受怕。

虽然近年地方政府在审核开发项目时逐渐要求发展商承担更多企业社会责任,分担局部原本属于政府的工作,如拓宽工地周遭的公共马路和沟渠,但这并不足够。因为防洪必须以区域“整体性”的排水系统为重,各地区的发展商不能只扫门前雪,最终依然得由公部门统筹防洪,否则强降雨后发生淹水的几率依然非常高。

所以,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在审核发展商的发展令或建筑工程许可申请时,除了必须将发展商的防洪措施纳入申请考量,也应根据工地面积、工地地形和工程复杂程度向发展商征收防洪费用,或成立防洪基金,充作防洪工程和教育用途,并确保发生洪灾时,当地政府有足够紧急现金和拨款可以从容应对,迅速展开补救工作。

ADVERTISEMENT

丁杰隆
城乡大桌
淹水
排水系统
开垦森林地
建筑工程工地
轻快铁工程
国家总稽查司报告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