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03/12/2021
两张被丢掉的旧报纸/吕才易(古来)
作者:吕才易(古来)

那天早上,我和太太上街买早点。开车出去时,我看见屋旁横巷又有被丢弃的报纸。

上街后回了家,我走过去拾起来。一看,一张是上面印着一个个作者人头照的言路版,另一张是占大半版,气定神闲的往生者讣告。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时,我心里不由得在想,自己的照片被来往的车子一趟趟地辗过,和路人踩踏的情景,要是让作者目睹,不知他们笑得出来吗?要是死者的家属看到,又会是怎样的感受呢?他们会把报纸捡起来带走?还是若无其事地走过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照例把拾到的旧报纸揉作一团,和其他杂纸一样,装在大塑料袋,改天卖钱去。

平时,这类废弃的纸张,我本来收集给慈济功德会,集合大德们送来的资源,换钱来捐助贫病者。每个月一次我去替慈济整理回收资源时,顺便用车子载去回收站。但这一两年来由于疫情,慈济的资源回收工作停顿了。

实在遗憾啊,我们彼此之间,显然少了尊重人的意识!一般上,大都是漠然的。

ADVERTISEMENT

在过去二十来年的资源回收活动中,令人最不好过的,是我曾捡到参加团体举办的征文比赛者的玉照!我要怎样处理呢?

那些袖珍的巫华字典、马来语大词典和新汉语字典,我带回家略微修补了使用,房间、客厅、工具袋,各放一本,以便随时查阅。一面打印一面空白的A4纸,我的草稿,打印机正好用得上。文艺书呢,是我所爱的,就大多一股脑儿往家里搬了。

一位师姐知道我喜欢书,特地把她捡到的几本介绍作者生平事迹的书转送给我,书所评述的作者是我心仪的,而著者是相识的,我非常感激那位师姐,可是掩不住自己内心的酸楚!

大德们送来的旧报纸,我们志工一张张摞起来,称过了,搬上卡车,不是信手一丢,好像四处遗下的垃圾,惨不忍睹!

我平常人,平凡心。那时,我幸好在郊区搭建厂房。那一帧帧玉照,我装了塑料袋,拿去那儿的橡胶园,塞到草丛下的地底,自己分解了。

有这么样的经历,我自己也该是若有所悟了吧。此后,我不再天真地把亲友们,尤其是儿孙辈的照片印在书上,以免被糟蹋。

ADVERTISEMENT

而我这个“73,84……”没人有兴趣理会的老人呢,倒是无所谓的!

ADVERTISEMENT

照片
旧报纸
内心酸楚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4月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