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沙巴沙巴特写
04/12/2021
【风乡墨苑】书坛孝子——潘景祥(下篇)
文/薛君毅
笔者(薛君毅)与潘景祥(右)合影。

徜徉方寸大乾坤 石破刀衝势可吞
法古创新灯下事 青春无悔自留痕

篆刻是书法和镌刻结合,篆刻艺术是书法、章法、刀法三者完美的石上乾坤。旁通书、画之理,又兼涉镌刻技艺。最寻常取材不过一方长宽有数的刻石,内容形式却是变化多端:书画家落款时必不可少的名号盖章、警言佳句的閒章、还有形态各异的人物肖像、图案,可谓“方寸之间,气象万千”。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自小便具有艺术天赋且心灵手巧的潘景祥,小学时代便开始对镌刻图章感兴趣,甚至可以用“痴迷”二字来形容。据景祥的小学同班同学邱殷勇称,景祥学习成绩优异,书法尤精,经常代表学校参赛且获奖无数。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景祥能以橡皮和刀片为同学们制作姓名图章,师长无不被他那精湛的技艺和细腻的心思所折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学习书法以后,他一面以秦篆入门临摹,一面开始篆刻的研究。在印石等材料匮乏的当年,任何一块普通的印石在景祥眼里都显得珍贵无比。他仔细参考各种资料,认真书写印稿,再小心操刀镌刻,一切都是那么用心。等到每个周六晚上的书法课,他都会把刻好的作品拿来向我请教。尽管我所提出来都是极度肤浅的见解,景祥总是悉心聆听,虚心向学,为师惭愧不已。我深知自己所学有限,唯恐误人前程,便将手中所藏的篆刻相关书籍一一介绍景祥参考,包括中国大陆的大康、韩天衡,台湾的王北岳、拾得法师、小鱼,我国的开印法师、刘创新等,而这些名家的印风,自然影响着景祥后来治印的审美情趣。

二十多年来,从中学到学院,从初踏出学院生涯到如今为人师表,潘景祥始终身不离刀,手不离印,他对印学的追求始终如一,不离不弃。二十多年来,他刻印无数,有书画自用的、有客户定制的、有应酬送礼的,不管哪种情况,他一概认真看待,绝对没有半点马虎,这是他对篆刻的执着,也是对自己的要求,难能可贵。

因为这篇专访,景祥找出了几枚最有代表性的篆刻作品。

ADVERTISEMENT

潘景祥所刻的”马来西亚华裔摄影记者协会”。

第一枚,是他刻过最大且最多字的一方印”马来西亚华裔摄影记者协会”。这是一方铁线篆的朱文大印,静雅端庄,肃穆大方。铁线篆的体势是标准篆书的变体,结字是篆刻第一法,它以圆熟优美的形体结构,施以毫厘不爽的线条,来成就铁线的定义。景祥将前朝人写铁线篆的极尽婉转流动表现在金石刀法上,圆融与刚健相佐,视觉上既流美又端凝,是一件难得的作品。

潘景祥的四枚极小印章。

第二,是一组四枚特小印,平均每枚只有半毫米,放在指头上,俨然如米粒般大小,玲珑可爱。四枚小印章额内容分别是“潘”、“景祥”、“佛造像”和“舍利子”。四枚之中,除了“景祥”一方是白文印外,其余都是阳刻。印章本来就费眼力,要刻如此小的印面,而且还是阳刻,简直就是难上加难,如果缺少些微耐力和恒心,一般人是不会轻易向此极限挑战的。

潘景祥的得意之作。

第三,是我要他选出对自己最满意的两件作品。那是一方方形朱文印“无量寿”和一方自然形的“观音肖像”。这两方印除了体现他纯熟的刀法外,更多是表现出他个人高雅的印风。就一位刚过而立之年的青年,能在传统技艺有如此精湛表现者,不管是州内或国内,皆属罕见。

从艺之路,何其坎坷?一路走来,潘景祥一步一脚印,没有半点迟疑。他总是无怨无悔,勇往直前。能拥有今天的成就,潘景祥最想感恩的便是慈母的教诲和影响:凡事择其所爱,忠其所择!

指头上的小印章。
潘景祥应笔者之要求,为《风乡墨苑》治印。

ADVERTISEMENT

风乡墨苑
薛君毅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天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