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届大选还有这1国1州席未有结果!今晚开票 看这里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艺文
8:00am 06/12/2021
粉墨勾兰/正邪大战临阵换帅 儿童剧的英雄不见啦!
作者:粉墨勾兰;照片提供:Noise Performance House
好巫婆姑底要煮的是“花花笑声靓靓汤。配方就是小朋友带来的爱心”花花卡片以及现场发出的笑声,姑底用一个捉蝴蝶的扫网收集笑声煮汤。

槟城噪音演艺屋(Noise Performance House)线上演出《不得了,巫婆靓靓不见啦》。此剧的重点在于道德灌输、游戏与剧场参与三者并重。这也是许多的标配。在本剧,道德即戏主题——不要做一个自私自利、不懂欣赏别人的人。剧中主人公少年毛毛天资聪颖,学术、才艺出众,但由于自视过高,且喜欢嘲弄同学,故无朋友。同时又提出了一种吸引力法则——同类相吸:毛毛因为这样的性格缺陷而吸引了坏巫师卑底(Baddie)的到来。来者不善,卑底此行目的就是要把毛毛投进去他煮的一锅汤。

这里要岔开说一下这个剧本浓浓的粤文化——“煲汤”文化的应用。“煲汤”是粤方言,意即煮汤,这是包括香港等粤文化区人饮食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内容:一年四季转换,就有不同煮法配方的“煲汤”。在剧中,卑底要煮的是“蝎子毒蛇丑陋汤”,配方除了蝎子毒蛇,还加上老鼠、耳屎,以及“一个自私自大、损人利己的孩子”。这就是他来找毛毛的原因。而老鼠,他就现场向小观众征求。够重口味儿吧?对抗卑底的好巫婆姑底要煮的是“花花笑声靓靓汤”。配方是小观众带来的爱心花花卡片以及现场发出的笑声,姑底用一个捉蝴蝶的扫网收集笑声煮汤。很搞笑吧?

ADVERTISEMENT

Baddie
梁文辉饰演坏巫师卑底。这个角色有很大的发挥空间,很能吸引观众的兴趣。

天马行空的“煲汤”文化

“煲汤”文化的加入,让这个儿童剧的游戏与剧场参与部分得以天马行空乃至荒诞不经的开展。可说是到了一种黑色幽默境界,这在儿童剧中是较少见的。在引导观众参与方面,可能是线上的限制——演员没有太充裕的视角看清观众的反应,或担心线上有很多不可知状况,于是点到为止,这让热度无法更热。演员的一些特技表演例如变魔术,可能是功夫还没到家,不敢太施展,有点遮遮掩掩。

除了煲汤,本剧的另一个文化元素就是女巫文化。这一东一西的混合,让人很自然地与剧本出处——香港这个华洋混杂的社会联想起来。剧中一共有两个女巫和一个男巫角色。主角张晓晶创造了一个有点功力不强、乐于助人的好巫婆,她的人物设计与表演节奏方式挺有趣的,有点儿憨、有点滑稽的老女人。梁文辉饰演的坏巫师卑底节奏快了点儿,或许是还不适应线上表演,感觉他有点儿沉不住气,总想速战速决。其实相对于晓晶,他有更大的发挥空间,更能吸引小观众注意力,如果能悠着点儿就好了。饰演毛毛的张茗杰演技语言和其他演员相距较远,有待磨练。陈龙金是很出色的讲故事人(听过他的故事集音频),但在本剧他作为说书人,说话的音调和情绪好像过高了,听起来减少了美感,这一点可能和角色的定位不明确有关。

毛毛
饰演毛毛的张茗杰,演技语言和其他演员有段距离,有待上升。
陈爱碹在剧中饰演靓靓巫婆,正如剧名所示,她果真“不见了”,只在戏的最后一小段以声音演出。
Goodie
张晓晶在这个制作中身负多职,包括制作、编、导,并担任女主角好巫婆姑底。

 

塑造儿童剧中的英雄角色

用“说书人”来指龙金的角色,是因为他第一个出场,带领观众进入戏剧,并过后宣布故事结束。在戏剧一个关键情节,他也参与到剧中带领小观众协助好巫婆战胜坏巫师。一般戏剧里,“纯粹”的说书人可以在戏剧开始、结束和幕间出现,有连接、过渡戏剧各场的作用:戏剧不想做或不可能做的就让他来说。而像本剧,说书人和剧中人对话、介入戏剧也是常用手法。但“游戏规则”要先设置好——铺垫。龙金在戏剧开场后就一直藏在幕后,却在本戏已经演了五分之四,进入关键高潮场景时突然跑进来,高调参与并决定了戏剧的转折,难免让人感觉突兀了。这里出现的问题是:

一,如果龙金是被设置为故事的角色,以作为其他角色与小观众之间的桥梁,那就让他在全剧中不时参与;如果只是作为纯粹说书人,就让他连接、过渡戏剧各场,不去干涉剧情。现在龙金的定位好像是这种:(从开头和结尾来看)但又不是这种(没有在各场负起叙述与连接的功能),却突然在关键时刻介入。感觉人物定位模糊。

二,本剧的道德灌输,是通过正邪大战,让邪不胜正,以获取道德荣誉感:毛毛决定痛改前非,自我救赎;小观众通过参与灭魔,认同道德。于是,这场大战就要有一个战役统帅,下达指令指挥全体参与者齐心合力攻敌。那么,这个统帅或英雄是谁呢?从剧本的人物设置来看,显然是好巫婆姑底。因为戏剧的主要线索就是她出招打退卑底救出靓靓巫婆与毛毛。来到决战时刻,改编却临阵换帅:姑底向说书人求救,使他得以介入戏剧带领观众击垮卑底,无端领得头功。

Kim Sir
故事人陈龙金的加盟,在制作行销上是个亮点。但在改编中有点儿定位不明。
Jimmy
本剧是改编自香港予心灵文化产业的粤语儿童剧《弊家伙!巫婆靓靓唔见咗!》。这是香港著名单人剧演员詹瑞文(图)的作品。

说书人在剧中只是一种功能角色,由于没有清晰的人物形象与个性创造,也就不承担行为模楷的教育功能。反之姑底在剧中的人物形象与行动,都可以成为,在儿童剧中可视之为英雄。临阵换帅虽不至于冲淡本剧的教育主题,却冲走了英雄——减少了人与思想的粘合剂——儿童剧通过对英雄的塑造,从情感上吸引儿童观众接受某种思想品德的潜移默化。

更多文章: 

谭宝婷/艺术没有界限──Telur Pecah 2021当代艺术展 

郭碧容/线上剧场的媒介运用——新加坡实践剧场《她门的秘密》 

吴伟才/爱琳的日常之美 

粉墨勾兰/触目惊心的校园黑暗 意想不到的《吹冷气》

打开全文
戏剧
儿童剧
儿童剧英雄
小观众的学习模仿对象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