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07/12/2021
海凡/往事浸润余生
作者:海凡

那时大约是八、九月间,干爽的旱季渐渐走远,年初曾经照彻雨林的骄阳只余下淡淡日影。而缠绵年底的雨季还在路上,只听闻它雷声隆隆的脚步。陆续有了间歇性雨水,树冠罩着绿云,特别葱茏油绿。果实纷纷结成。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有一次我闯入一片野芒果林,泛着酒香的芬芳如薄雾飘拂,熏得人直想打喷嚏;翠玉般的果实,垂挂在黛绿叶丛间,风一撩拨,摇荡着夏天的韵律。地上还躺着许多坠落的熟透的芒果,砸烂了,或被松鼠咬破,像果子汽酒掀开瓶盖,冒出阵阵醇蜜香气。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们弯腰忙着捡拾地上比较完好的果子。就是这时,我发现在落叶间隙,有一堆堆小小的圆锥形,小茶杯般倒扣着,状如泡软的银耳,浅栗色并布满胶液。它非果实,更显然不是什么菌类!我大奇,向旁边同志问起,回答道:胖大海。

胖大海,噢!外头吃过的解暑清汤主要的配料,这里竟然也有!我蹲下身子,拿根小树枝搅动它,果然让我忆起炖银耳入口那种粘稠滑润的感觉。然后发现当中深埋一枚种子。

几天后再经过,那一小堆炖银耳已经干枯,贴地成了纤维,当中赫然长出两片绿叶,被一根嫣红色嫩芽挺着,分外精神。我一下明白了,这胖大海费心张罗,用潮润,用营养,用丝丝缕缕爱心呵护着的,正是当中那枚种子!

ADVERTISEMENT

我们的许多往事,经历,那些被认为有意义的,也会被我们生命分泌的,粘稠而潮润的胶液守护着,滋养着,在往后的日子,长成一片绿荫。

有时不免会想,那十余年的雨林游击生涯,给自己带来些什么?不说精神方面够我一辈子去审思反省,就是日常生活作息,又有哪些浸润我的余生?

对树林的钟爱是由衷的,那些高耸的树木,繁茂的叶簇,纠缠的藤蔓,奔湍的溪流……雨林里一木一石,都是我们熟稔的故友。当年故事,几乎都在绿林里铺陈。雨林既严峻又宽厚;既粗暴又温存;它把我们隐蔽得很好,却也使我们目光无法穿透二三十米……彼此之间相互给予、剥夺、纠结、挣脱。特定时空下的生存状态,年深月久凝成了我们的骨骸血肉,再无法剥离。这样我也就明白,战争结束后,几十位经历抗英战争的老同志,背井离乡数十载,却没有几人选择回归故里,大多留在紧挨着泰南雨林的和平村。尽管各自的考虑不同,而广漠恢弘,地老天荒的雨林一直在身边,它就像历尽沧桑的老人,所有命运的波折磨难,在它面前都犹如一片落叶轻飏。它就是安抚,就是慰藉,就是一个让人心安的存在。

我归返岛国城市,山林树木也一直没有走出我的生活圈子,稍有闲暇,总爱漫步山林,空气中弥散着的树脂和绿叶的气息,渗透我的毛孔,感觉格外松弛惬意。偶遇当年煲做消炎清热的香蕉藤,去除枪支锈迹的沙藤叶,充当野菜的榈檬树,以及作为消炎生肌的独角莲——原来竟是赫赫有名的东革阿里!故友重逢,不由得满怀惊喜。

近日住家高楼楼下,一行十几棵街树,每到傍晚,麇集了几百只归鸟,在树梢间盘桓,扑腾,淡墨色剪影般的枝叶无风自动,聒噪声连绵不绝。家人,邻居啧有烦言,而我却毫不在意,依窗聆听,如闻大自然的呼唤和欢欣。

雨林游击岁月,既是社会性的,又是军事化的。无论行军还是驻营,早睡早起已成固定节律。雨林的夜晚是近乎完美的黑甜乡,强劳动后的一日,夜晚偶有上课或播放录像带观赏电视电影,至多也到晚间10点。漆黑静谧的森林之夜,敌情依靠警觉的哨兵,其余都交付给了睡神。早起更加是军事上的必须,早安哨是在天亮前吹响的。除非病号,同志们都在天色发白前起身,要听广播,准备出发,集队操练……绝对没有赖床这回事。我从少年起即过集体生活,个人与集体密不可分。曾经心悦诚服地长期把自己当做一枚“螺丝钉”,一朝从刚硬庞大的机器上脱落,集体与个我的诸多缠绕,引发的相关思考,殊难辨析分明。倘放下思维上直面反省,撇开如何安身立命的焦灼与沉重,当年军事化集体规训下,养成规律的日常作息:天明即起,从不熬夜,膳食定时,出入有序……都成了实实在在的好习惯,一份给散漫个体的简单而实惠的赠礼,健康的身心获得切实的保证,世俗生活的烦琐滞重中,缭绕了一缕珍稀的轻盈。

ADVERTISEMENT

无论出门工作,或是消闲健行,我的挎包里总装有一满壶开水,这也是延续当年旧习。既解渴不求人,又远离碳酸饮料。虽然稍有不便,却始终贯彻白开水就是最佳饮品。还有一个细节,引起我的思索沉吟,几乎没有一回我会将水壶里的水一饮而尽,无论多想痛快解渴,摇摇水壶,还是勉力压制住,需留存一两口剩余才放心。这大概已成为潜意识。记得当年有一次翻越峻岭,天色快暗下来,我们还在上陡坡,而且看似无法在大山脊找到水源过夜。大家的水壶却都干了。这时前头尖兵组传来喧哗,吸引大家簇拥上前。原来发现手臂般粗大的沙藤,正一节节被砍断,同志们各自高举一段,张口承接从截口处滴下的汁液……画面历久弥新。近两年遭遇疫情,过了“耳顺之年”的老友们,彼此除了问候安康,也会关心生活境况,大家都是那句话:还有点老本,可以简单度日。长年的匮乏养成了危机意识,总存有一两口水,以备未可逆料的不时之需!

回翔瞻顾,最能强烈感受时光飞逝,“朝如青丝暮成雪”,绝不是浪漫诗人的夸饰之词。撞上世纪疫情,对这困厄的人间又添多一番见识。暮色苍茫,彳亍而行,从挎包里掏出来,摇摇生命的水壶,时间的涓滴已所存无几。如何在这个世界好好生活,成为最大的关注。无需再问归路了,只管前行,走自己的路。重要的是路上的风景,以及调适好看风景的心情。

ADVERTISEMENT

散文
游击队
雨林
海凡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5小时前
5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