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全国综合
3:18pm 07/12/2021
独家 | 网红教师揭老师帮学生“插鼻子” 教专:无投诉 坚决反对
独家报道:郭秋香
莫哈末法里沙列上传这组照片,指一所学校的老师们正在为学生进行鼻喉拭子测试练习。(照片取自莫哈末法里沙列脸书)

(八打灵再也7日讯)不是医护人员的学校老师,如今得为学生进行鼻喉拭子测试(Swab Test)?

一名网红老师揭露,有老师被教导对学校学生进行鼻喉拭子测试的方法,不过他坚决反对教师对学生做这项测试,担心这反倒会弄伤学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名在脸书有逾52万名粉丝的莫哈末法德里老师在脸书上载一组被广传的照片,照片显示护士在指导貌似老师的人,对学生展开鼻喉拭子测试。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认为,老师不应该被要求做鼻喉拭子测试,因为教师不是卫生部的职员,教师没有这方面的技能。

“我不同意,如果老师们需要做鼻喉拭子测试。”

莫哈末法德里表示,在英国,有人被插得太深,加上手法粗糙,导致脑部受伤,非常严重。

ADVERTISEMENT

因此,他表示,他绝对不会允许校方给他的孩子做鼻喉拭子。

“口水测试还可以,但如果是鼻喉拭子, 绝对不行!”

唾液测试应由父母在家做

莫哈末法德里认为,唾液测试应该是父母在家做的。做这件事对老师来说不是一个负担,它消耗时间和精力。

他说, 如果被学校指示为学生进行鼻喉拭子测试,他促请老师务必小心。

“发生错误的话,会遭家长起诉。”

15小时内,这个贴文已经获得逾7000次赞、超过1000则评论和1800多次转发。

ADVERTISEMENT

莫哈末法德里在贴文中表示,这张广传的图片据说, 老师们被教如何对学校学生做鼻喉拭子测试(Swab Test)。他不确定是哪所学校, 但据说的确在大马,并促请任何有这所学校信息的人帮忙评论。

他表示,正如米占巴哈医生(Mizam Baha)所说的,这种鼻喉拭子不是教师的技能领域。

教育部规定12月1日起,为期5周,小学必须从总出席人数中,抽样10%的学生,进行唾液样本自行检验。

网民的留言也是一面倒的反对这个措施。在这个贴文的留言区,莫哈末法里沙列分享这个事件貌似发生在关丹,雪州也有。

莫哈末法德里分享自己收到的情报,指有人分享关丹也发生了老师需帮学生“插鼻子”进行检测的事件。(取自脸书)

也有网民贴出国家检测政策的标准作业程序(SOP),说明唯有卫生部人员可谓学生进行检测。

对此,全国教师专业职工会(NUTP)总秘书黄田泉说,目前他们还没有接获教师被要求对学生进行鼻喉拭子测试的投诉,如果真的发生,教专的立场是坚决反对。

ADVERTISEMENT

他说,对于教育部现有的指示,要国内的小学每个星期轮流随机抽取10%的学生进行自行快速抗原检测(RTK-Ag),这种唾液的测试,该会已经是反对立场,若是鼻喉拭子测试,该会更是坚决反对。

黄田泉指出,鼻喉拭子测试不能乱作,需要专门的训练和培训,教师没有这方面的知识,不应该叫老师这么做。

“插得不够深拿不到准确的结果,插得太深又担心出意外,老师根本不能做。”

他说,在这个测试中老师和学生的距离将更加靠近,会加剧老师感染冠病的风险。

不过,他认为,网红老师分享的照片可能当中存有误会。

“可能不是真的,因为通常要是学校有人感染了冠病,卫生局将派官员到学校为学生们进行鼻喉拭子测试,不可能叫老师去替学生做的。”

ADVERTISEMENT

对于已经开跑一次的小学生唾液测试,黄田泉表示,他们已经看到了这个测试带来的问题,因此坚决建议这个测试应该由家长在家替孩子进行,而非老师在学校替学生检测。

他指出,已经发生有学生确诊,校方联络卫生局最后却没有派人来,校方只能请家长来把孩子带回家。

黄田泉重申,学校什么都没有,老师没有获得任何保护支援配备,也没有提供配备,检测后试剂要怎么丢、丢去哪里都没有告知和提供。

“这些检测试剂不可以乱丢,尤其是确诊者的试剂,但是校方都不知道怎么处理。”

他说,如果有学生确诊,是非常危险的,现场的老师们更是一片惊慌。要是面对残障的学生,这些学生需要老师更多的援助,老师们的风险更高。现在是上面的人一句话,下面的人辛苦,结果由老师来承担风险。

“不要忘记,一些老师家里也有老人小孩,如果遇上确诊的学生,那他们就可能把风险带回家里。”

ADVERTISEMENT

若有人确诊 影响很大

黄田泉说,整个检测程序没有被明确下达,后来问官员万一检测中有人确诊,结果被告知现场要马上封锁,所有人都不能离开,必须等到卫生局来消毒后才出去,这些人还要被隔离和进行检测,影响非常大。

他说,虽然只是10%,但是对于大型学校,这个检测非常耗时,一天的上课时间就此浪费了。

黄田泉透露,该会接到一些老师的投诉,不是所有老师都愿意替学生检测。

“万一口水喷到老师,老师也是非常怕的,这个工作应该交给护士去做。”

他说,教专理解全国这么多的学校和学生,卫生部没有足够的人手提供护士到学校为学生检验,因此建议由家长在家替孩子检测是最理想的。

ADVERTISEMENT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筛检
学生
老师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2天前
4天前
7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