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北马大新闻笔
08/12/2021
刘必强|消毒液,你是怎么喷的?

​冠病疫苗加强针开打,随著奥密克戎变种毒株来袭笼罩,人们又开始躁动起来了。开始在各社交媒体上追问哪个疫苗接种中心接受登门接种加强针,追问某某疫苗接种中心是否有某某牌子的疫苗供应?

这样的情况比起疫苗接种计划的初期,还有中期,要好很多了。还记得,疫苗接种计划初期,许多人因为看了许多的“报导”,感觉接种疫苗后会死掉,所以都在半推半就的情况下接种疫苗;中期时,则是国内的疫情天天几万人,怕了就抢疫苗接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下,自动自发地查看自己的MySejahtera,逾期了就自动自发地去排队接种加强针。虽然已不见抢疫苗接种的情况,零星还会看到坚持要某个牌子的疫苗,否则就等到有关牌子为止。也好,国家就需要人民有这样的防疫意识,才能控制得住疫情。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其实,我觉得,只要人们有足够的防疫意识,疫情才不会见恶化。这防疫意识,还不就是那些老掉牙的标准作业程序(SOP),什么不群聚、戴口罩、勤洗手、保持人身距离、接种疫苗等,很多很多。那些最基本的,你都有做好吗?

冠病全球乱窜至今2年,疫情下的生活新常态已离不开口罩,还有就是消毒液。这些物品用久了,人人都在开始问:几时能够回到不需口罩与消毒液相伴的日子?但是,起码不是现在,因为现在还需要这些物品生活下去。

前几天去吃早餐,根据SOP戴好口罩、探体温、扫码MySejahtera,点好食物后选个角落的桌子坐下等吃。由于星期天人多,需要等好一会儿,所以就惯性地看著进进出出的人群。没一会儿,隔壁桌来了看似母亲、儿子与儿媳的一家三口。

ADVERTISEMENT

一家三口比我迟进来,占好桌子后等服务员将桌子清理了,为母者便拿出喷雾式的消毒液,站在风扇地下的桌子旁先喷了下桌子,再喷了自己的双手,然后把瓶子递给了儿子与儿媳,三人都在风扇底下忘我地狂喷著。

当时,因为我逆光地坐著,消毒液从瓶子里喷出来时,清楚地看见瞬间从喷嘴喷出并被风扇吹压飘散的消毒液,然后就往我的桌子上放飘过。当下,我傻眼了。只是幸好当时食物还没上桌,不然消毒液就会沾上我的食物了。只是,当时几档小贩的员工正捧著食物走过那边……

这样的场景,你感觉熟悉吗?不说整个事情的发生,就算局部也好,你会忘我地喷消毒液吗?或是,你在一旁时,在你一旁的人不顾前后左右地在狂喷消毒液。

此事并没有所谓的对或错,有防疫意识固然是正确的。但是,我却认为你在给自己做防护的同时,是否也应该看一下周遭的情况,那样的消毒方式合适吗?还是更应该就现场的情况,在使用喷雾式消毒液时,要小心翼翼。

类似这样的状况,很多时候并不是要吹毛求疵,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是否应该也要有一颗同理心。如果,我也拿著喷雾式的消毒液在你身边喷,而正当你在享用著美食,不懂你会把我给喝住吗?

所以,比起喷雾式消毒液,我更偏向于凝胶的消毒液。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大新闻笔
刘必强
消毒液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5天前
6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