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社会
09/12/2021
纳吉SRC案上诉案 | 上诉庭:犹如《天方夜谭》 “沙地捐4200万论无公信力”

(布城9日讯)上诉庭说,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辩称个人银行户口的4200万令吉,是来自于沙地阿拉伯王室,犹如阿拉伯的民间故事《天方夜谭》。

上诉庭三司在驳回纳吉就SRC国际公司4200万令吉洗钱案提出的上诉的完整判词中说,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沙地王室捐款的故事无公信力,没有证据显示4200万令吉的来源,或可能源自于沙地王室,也没有任何合理理据。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故事甚至超越了《天方夜谭》,不仅缺乏公信力,还被书面证据反驳和驳斥。”

此外,上诉庭三司说,法庭必须根据所引述的证据,而非前总检察长或反贪会前主席的意见,解释及决定控状是否毫无疑点。

判词说,上诉者人仰赖第14名辩方证人前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及第17名辩方证人反贪会前主席丹斯里祖基菲里阿末的证词支持其论点,即自己不知道4200万令吉的来源,也依赖数则反贪会及阿班迪的声明,显示上诉人已被免除任何刑事罪行,以及上诉人目前面对的起诉是没有根据的。

ADVERTISEMENT

“但根据阿班迪的解释,当时发出的声明是截至2016年1月26日的调查结果,而有关当局当时仍在展开进一步的调查。”

他们指出,反贪会志期2015年8月3日的文告说,调查显示,汇入上诉人账户的26亿令吉是捐款,非源自1MDB的款项,但文告也说明与SRC相关、涉及40亿令吉的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

“另一份志期2015年8月5日的文告说,已鉴定26亿令吉的款项源自中东,与1MDB无关,但反贪会也重申,针对SRC的调查正在进行,并由其内部特工队处理。”

“当阿班迪发表声明及祖基菲里提及反贪会的两份文告,认为上诉人没有涉及任何SRC及其资金的非法活动时,反贪会的调查仍在进行中,进一步向新证人及之前的潜在证人录取口供,因此尚未有定论指上诉人已被总检察长及反贪会免除任何犯罪行为。”

阿班迪言论是未成熟言论

上诉庭三司说,反贪会发出上述声明后,仍持续调查据称源自于沙地的款项,以鉴定汇入上诉人账户的26亿令吉是捐款,但赴沙地调查此事的反贪会官员未能以可受理的证据形式,从据称的捐款者中获得任何确认。

他们指出,阿班迪的文告不能豁免上诉人的任何刑事犯罪,也不能作为不正当起诉的证据。

ADVERTISEMENT

“阿班迪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言论,是根据截至2016年1月26日的情况,而调查仍在进行中。因此,阿班迪当时的言论是尚未成熟的言论,不能阻止之后的总检察长,在收集额外证据后行使其提控权。”

法律上须了解账户交易
“不能装不知逃刑责” 

上诉庭三司指出,法律上要求银行客户了解其账户中的银行活动。

他们说,银行账户运作方式的主要责任完全由账户持有者,即上诉人(纳吉)承担。

他们指出,上诉人不能假装对其账户中发生的事表现得一无所知,并将自己与授权者的行为保持距离。

“上诉人不能以对其银行账户中的交易一无所知为由,逃避刑事责任。”

他们说,在此上诉案中,上诉人知道资金进入其银行账户及其不诚实意图获得证据支持,即上诉人发出志期2014年12月24日的指示信予大马伊斯兰银行,以及有关资金汇入和使用的时间点。

ADVERTISEMENT

纳吉曾授权聂法依沙管理其个人银行账户。

致信银行指示转账3200万
纳吉知悉SRC资金汇账户

上诉庭三司说,在上诉人起诉敦林良实诽谤案的宣誓书中,以及他致给大马伊斯兰银行,要求银行转账3200万令吉的信函,已表明上诉人事先就很清楚SRC公司的资金将进入他的账户。

他们指出,在针对林良实的民事诉讼中,上诉人承认,知悉一笔来自SRC公司的4200万令吉汇进他的银行账户,尽管他否认对该笔款项是通过两家中间公司GMSB及IPSB公司转移一事是知情。

上诉庭三司说,上诉人随后致给大马伊斯兰银行的信件,指示该银行从他的账户转账总额3200万令吉给Permai Binaraya私人有限公司和Putra Perdana Construction,有关资金在上诉人下放指示时尚未进入他的账户。

指对4200万故意视而不见

他们也说,上诉人故意视而不见,没有进行任何调查,以确定4200万令吉是否为非法活动的收益。

上诉庭三司说,根据洗黑钱法令第4(2)(b))条文,上诉人是由犯罪意图的,因为上诉人没有进行任何调查。

ADVERTISEMENT

“这就是法律所说的故意视而不见。”

他们说,控方第37名证人(Ihsan Perdana私人有限公司(IPSD)董事经理拿督三苏安华苏莱曼)和第49名证人(前一个大马人民基金(YR1M)首席执行员洪素玲)在2015年7月中旬已告知上诉人有关交易的真正性质,但上诉人继续维持坚决不要进行任何调查,或采取行动澄清或解决任何问题。

他们说,上诉人声称他对个人账户的交易、余额和资金来源是不知情的,但有充分证据反驳上诉人的主张。

他们说,在刘特佐与大马银行前客户经理余静萍的黑莓手机即时通讯软件(BBM)聊天记录中,提到刘特佐与上诉人之前的谈话。

“上诉人自己证实了这一事实。BBM讯息以及上诉人在意大利和夏威夷的信用卡消费也存在相关性。”

向银行查询账户余额供消费

他们说,上诉人承认BBM聊天记录显示刘特佐直接与上诉人沟通,并通过拿督阿兹林(时任纳吉首席机要秘书)就上诉人的银行余额进行沟通,以便上诉人根据账户可用余额估计自己可以花多少钱。

ADVERTISEMENT

“上诉人还承认,阿兹林、聂法依沙和刘特佐的工作是确保他的银行账户有足够的资金,以确保他的支票兑现。”

他们说,尽管有这些证据,但上诉人供证时说,他只是在审讯期间,才得知刘特佐在他银行账户中所扮演的角色。

他们认为,这些证据与上诉人的论点相反,上诉人主张,他从不知道使用这些银行账户5年内的余额,因为他委托授权人管理。

承认刘特佐确保账户资金足

“这显然是错误的,这与他自己在审讯中承认的完全不一致,他承认刘特佐负责确保他的个人银行账户中有足够的资金。”

他们也说,4200万令吉来自SRC公司是无可辩驳的,大量证据显示SRC公司通过Gandingan Mentari公司和Ihsan Perdana私人有限公司进行资金流动。

“事实上,时任总检察长(阿班迪)在新闻发布会上手持的资金流向图,显示这些资金来自SRC公司。”

ADVERTISEMENT

“纳吉刘特佐是好友” 
没理由指被操纵

此外,上诉庭三司指出,需要注意的是,根据上诉人本人的证词,上诉人与刘特佐,在2011年至2015年是好朋友。

“没有证据表明他们两人之间有任何不和,因此没有理由说明上诉人为何被刘特佐操纵,以及出于什么目的。”

他们说,上诉人本人承认他没有失去任何东西,相反的,从存入他账户的资金中获得了数百万。

他们指出,证据显示,是上诉人,而且只有上诉人,而不是刘特佐,从4200万令吉的资金流动中受益。

“当整个证据被仔细审查时,说明了刘特佐的作用是确保上诉人的个人账户中,资金充足。”

“这就是在4200万令吉资金从SRC非法流入上诉人的个人账户所做的事情。”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纳吉
纳吉SRC案
天方夜谭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天前
4天前
6天前
7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